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第三百七十四章 那也是我小媳婦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四章 那也是我小媳婦兒

小說:穿越之輕鬆當軍嫂| 作者:林夕夢葉| 類別:科幻小說

她想著或許近幾年,王菜花在白玉的生活中就充當這母親一樣的角色,關心她的冷熱、饑飽、安危等等,隨時隨地準備好給予孩子擁抱,讓孩子整理好了再出去沖。現在白玉要訂婚了,說明她的人生到了新的階段,不管是當「母親」的王菜花還是當孩子的白玉,都會有些複雜的情緒。

想到這些,蕭紀瀾特意瞪了瞪,看著兩人收拾好心情了,才掀開帘子進門,笑呵呵的,「阿玉,好了嗎?」

「好了好了,我們阿玉今天賊好看,十里八村沒一個比的上。」王菜花滿眼的得意,拉著白玉站起來跟蕭紀瀾顯擺。

蕭紀瀾也是兩眼發亮,「哎呀,可真好看,阿玉這衣服你自己做的吧,你夏天的裙子,很多就很好看。」

外面的霍雲霆跟驢轉磨似的來回走個不停,房間裡面傳出來各種,這個好看,那個好看的聲音,就是不出來讓他見見。他好想掀了帘子喊,這我媳婦兒,我要看。

他在這兒轉,洗漱好的白子安自己顛顛的跑進了白玉的房間,也是捂著嘴巴尖叫讚歎,「姐姐好漂亮,像仙女1

霍雲霆差點爆粗口,恨不得把帘子給瞪穿,漂亮的像仙女,那也是我小媳婦兒。

總算是王菜花想起來時間不早了,還是早點感到李家去比較好,要是客人都到了,主角還沒到,那可是真不像話了。等霍雲霆看到落在最後面撩帘子出來的白玉,心裡以為見不著的焦急火焰瞬間熄的沒了煙兒,整個大哈巴狗一樣的蹭到白玉身邊,沒有尾巴可以搖,但是他又漂亮的星星眼。整個都被白玉的美貌給迷倒了,拔不出來了都。

他沉醉的很,看的嘴巴咧到耳朵根,整個一傻蛋。跑步運動回來的霍成邦,覺得這樣的傻兒子簡直沒眼看,幾個警衛員也是深深的覺得自己好像看到了什麼不得了的黑歷史,也不知道這人清醒過來了,自己這些人會不會被滅口。

「好看嗎?」白玉看著他這傻傻的樣子,心情挺好的,故意逗他。

「好看1用力點頭,就差把脖子給點折了。

「哈哈哈哈,小混蛋。」蕭紀瀾一向是比別人更願意看到霍雲霆笑話的,這會兒笑的最開心的就是她,別人還偷偷摸摸的笑,她都直接笑出聲了。

回過神的霍雲霆可沒覺著丟人什麼的,見著這麼漂亮的小媳婦兒,他發會兒痴怎麼了,不發痴才是不正常的呢?這可是自家媳婦,他又不是看別人家的看呆了,要是那樣才丟人呢!

白玉主動拉著他的手,帶著他往屋外面走,「二哥,幫我打水,我擦一下臉。剛剛二嬸讓我打扮,我都來不及梳洗。」自己笑他是可以的,別人可不能隨便笑他。

「一點也看不出來你沒洗,好看的很。」

留給眾人的只有她倆的背影,還有小小的說話聲。

因為有汽車,眾人到李家的時候還挺早的,霍成邦和蕭紀瀾夫妻坐在客廳里和姥爺姥姥說話,霍雲霆把白玉安頓在小舅媽的房間里,不知道從哪兒拿出一本書塞到白玉手裡,「阿玉,你就呆這兒。別出去幹活了,我肯定幫著舅舅舅媽們的忙。

這麼冷的天,你就擱屋裡看書,待會兒開席了,我領著你出去敬一圈酒,你再回屋來吃飯就行。別的都不用你管,穿這麼好看,別讓活計還有別的小孩兒給你整埋汰了。我肯定帶好安安,你別操她的心。」

霍雲霆都打聽好了,覺得訂婚白玉別的都不需要做,就是美美的出去露個面就行了。本來還應該出去跟來的客人中的中老年婦女還有年輕的姑娘說說話,招待招待女客,只是他知道白玉不耐煩這些應酬,而且她嘴巴有一句是一句,根本不是能聊天的人。讓她干那個,就是煎熬。

因此他都給安排好了,一來就跟小舅媽商量好了,讓小舅媽擱屋裡招待女客。他幫著去借桌椅板凳,招呼外面的迎來客往,還有別的活計。廚房裡的切切剁剁的活計,那對於霍雲霆來說也是小菜一點,他那個刀工一般人可比不上。

看著兒子心疼未來媳婦的舉動,霍成邦心裡滿意的很,自然就安排車子三趟接過來的兩個警衛員去給他幫忙。只有一輛車,這麼些人,當然只有分多次了。他也捨不得小閨女寒冬臘月的還要出出進進的迎接客人,跟她們陪笑臉。

到了的客人,都跟小舅媽感嘆她外甥女白玉這未婚夫找的好,因為今天過來的時候,霍家人放在車裡好幾天的定親禮總算是可以搬出來了。之前送給陳家還有李家的都是年貨補品還有京都特產啥的,最後剩下的就是這次帶來的定親禮。

這邊的風俗定親禮是要曬一曬的,這會兒大家都看到了四折禮,樣樣都是撿的好的,另外的首飾六件套擺在一個紅木盒裡面,一隻耀眼奪目的赤金鳳釵,耳環一對,項鏈還有一隻手鐲。不是金的的就是鑲了寶石的,大家都知道白玉這訂的人家了不得,這滿青山鎮估計沒一人能拿出這些東西。

最最讓人津津樂道的是,聘金是一萬零一,這可是真正的萬里挑一的意思。透露的意思這只是訂婚,結婚的時候,要拿出專門的彩禮錢。

有適齡的要出嫁的姑娘的家裡,羨慕的眼睛都紅了,能走啥運碰到這樣的女婿就好了。

要是沒看到霍雲霆那張帥的一看就迷眼的俊臉,還有那大高個,大家還能說說,說不準嫁的是什麼混人的酸話,解解心裡那酸氣。可是滿場子忙活的霍雲霆,那真是農村婦女拿放大鏡滿身照照都挑不出毛病來,連他面對外人,不覺間嚴肅的有些嚇人的臉,大家都能說,那是穩重。人當軍官的,不嚴肅,咋領著別人打仗?

沒人覺得霍雲霆是不情願跟白玉訂婚的,沒看著他那個忙活勁兒,好像有用不完的力氣。要是有個人跟他拉話,打聽部隊,他那是一個字一個字的蹦,但是拉著他誇白玉,好傢夥,那人冰霜一樣的臉,立刻笑的跟個大傻子一樣的。聽一句點一下頭,聽一句點一下頭,說什麼好話,他都覺得符合他未婚妻。

要是有人嫉妒看不慣白玉找到這麼好的小夥子,說酸話,「這白玉也不知道躲在哪兒,咋不出來見見人,是不是找了好人家,瞧不起父老鄉親了?」

倒不是當著霍雲霆的面說,那不是霍雲霆他耳朵靈嘛!那可不得了,他那冷颼颼的眼神一下子掃過去,讓說話的人瞬時覺得被他看一眼,那真是比這數九寒天還要冷,再不敢胡咧咧點什麼。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