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末世女王修仙記>第一百八十二章。和死神賽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二章。和死神賽跑

小說:末世女王修仙記| 作者:綰墨傾蝶| 類別:

盼兒帶著葉瑤和王桀森來到了基地的中心,那裡有一個還算不錯的公寓,還沒進去葉瑤就已經感受到了死亡的味道…

葉瑤皺了皺眉毛,正要進到公寓的時候,突然冒出來一個能力者要和盼兒聊基地的事情,盼兒雖然也很著急,可是磨不開面子,停下了腳步開始傾聽這個能力者的話。

一分鐘,兩分鐘…

「不要他媽再聊了,再聊去下這你丈夫就要死了。」

葉瑤能感覺到這公寓里有能力者的能力在不斷的流逝…

再這麼搞下去,這男人離屍變就不遠了。

盼兒一聽這話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也不管那能力者在說什麼了,直接往公寓里沖,葉瑤和王桀森就跟在她後面。

一進門,葉瑤就看到了那個臉色蒼白毫無生氣的能力者…

再有個半個小時,差不多也就要死了,然後就開始快速屍變。

「現在兩條路給你選,第一是可以直接救他性命,但是以後他不可以再用能力,如果再用能力或者吸收晶石,他就會爆體而亡。還有一條路,就是我救我丈夫妹妹的那個方法,可以保留住他的實力,但是成功率我沒有辦法確定。」

「第二條路的成功率有多少?高不高?」

「我不知道,當時也就是死馬當活馬醫,具體的成功率沒有辦法估計…」

葉瑤其實是有溢鳴丹的,但是這個丹藥她真的沒打算拿出來用,就算她再樂善好施,畢竟這東西太過於稀有,而且如果讓別人知道她有這個葯…

那真是世界大亂了。

盼兒這回可就崩潰了,她現在很糾結,自己的丈夫是一個高階的水系能力者,如果一下子能力全部都失去的話,對基地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損失…

可是如果因為這個,讓自己的丈夫就丟了命…

葉瑤嘆口氣,掏出匕首切開了這男人的靜脈,然後開始往裡面輸入木系能力。

「我先讓他蘇醒,到底怎麼救,看他自己吧。我明白你的難處。」

盼兒低著頭用手抹了抹眼淚,她現在不想抬頭,雖然她知道葉瑤是在幫助她,可是她還是不想讓外人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

夷芰很強大輸入以後,這能力者很快就醒了過來…

他虛弱的睜開眼睛,看到葉瑤的時候有些迷茫。

「我只能讓你清醒這麼一會兒,現在有兩條路給你選,一條路是現在給你吃藥,你的毒素會被抑制住,只要你不動用能力不吸收晶石,你就能安安穩穩的活一輩子。還有一種辦法,可以保住你的能力,但是成功讓你活下來的機率我不能保證。」

那男人一聽這話,就嘆了口氣,半天才說道:

「第二種吧,如果沒有能力了,我怎麼保護基地還有盼兒,到時候我就是廢人一個,遲早也要被這個世界淘汰的…」

葉瑤點了點頭,拍了拍正在哭泣的盼兒的肩膀道:

「現在還不是哭的時候,你知道你丈夫的血型么?」

「是…是O型。」

「那你現在就去外面,給我找十個O型血的壯漢,你們這裡有醫生么?給我找兩個醫生去給這是個大漢抽血。我需要足夠多的O型血。再給我準備一個大浴缸。」

葉瑤這次不打算給這男人吃溢鳴丹,這丹藥對於能力者到底有多大的作用她現在也不清楚,貿然行事肯定是不行,而且她也沒打算讓別人知道自己有這個丹藥。

之前救王晴晴的時候,是因為王晴晴已經死透了,她偷偷摸摸的做這些事兒沒有人發現,現在這裡不是自己的基地,做什麼她都怕被人看見。

這溢鳴丹絕對不能在這個基地出現。

葉瑤不停的往這男人的身體里輸入著能量,一直持續到盼兒帶著好幾袋子血漿還讓人抬了一個大浴缸過來。

葉瑤的力量很大,直接就把這男人抬進了浴缸。

「你們兩個退後些。」

王桀森明白葉瑤可能是要做一些不好給別人看到的事情,所以趕緊帶著盼兒後退了很多,葉瑤一隻手開始往浴缸里注水,一隻手把這人手腕上的傷口再切得大一些,然後把手甩到浴缸外面開始放血,同時開始用木系能力給這男人換血。

這人沒死,而且還是個能力者,那之前那麼亂來的舉動還犯不上用。

王桀森認真的看著葉瑤的舉動,當時他知道自己妹妹死了的時候就已經崩潰了,根本就管不了那麼多。他也不知道葉瑤後來是怎樣把自己妹妹救活的,只是知道葉瑤用了很極端的手法,這還是那幾個研究所的老教授和他說的。

當時就可以用非常慘烈來形容,滿地都是血,葉瑤的身上也都是血…

「你當時也是這麼救我妹妹的?」

看著好像還好啊,不是很血腥暴力。

葉瑤沒有回頭,只是回答道:

「我直接把你妹妹血抽幹了,然後重新往裡注入的血。你妹妹那時候都死透了,我想著怎麼樣都得再試試…所以方式比較血腥,那幫老頭沒和你說?不應該啊,那幫老頭的嘴巴可不校」

王桀森嘆口氣,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

「你…你…你是怎麼和葉總長在一起的?「

盼兒聽到這兩個人的對話有些懵,她總覺得這不是兩個情侶的狀態,這根本就是工作戰友的那種溝通方式。

「就是,我愛她。她也愛我。」

王桀森深情地望著葉瑤。

「但是…她用那樣血腥的方式對待你妹妹…」

不是盼兒八卦,也不是她不懂感恩,只是聽到這種匪夷所思的芳方法整個人都不太好。

「不管怎麼說,我妹妹活了。」

王桀森一向是把自己妹妹和葉瑤放在第一位的,現在盼兒這麼說,雖然他知道盼兒是沒有惡意的,可是心裡還是不舒服,這話說的其實有點兒腹黑,還有點兒毒舌。

他這話的意思說的很明白,不管怎麼說我妹妹活了,你丈夫能不能活還是個未知數。

葉瑤也聽到這兩個人的對話,盼兒的話她是可以理解的,畢竟自己的做法是過於偏激了,當時也是真的沒有其他辦法了。

她好笑的是王桀森,這男人不知不覺也開始維護自己了,這話說出來吧,別人聽著多少會覺得有些過分了,但是葉瑤聽著卻覺得很甜蜜。

那男人的狀況並不是很差,王晴晴當時是個普通人,而且已經屍變了…

這男人又是高階能力者,而且還活著,沒有徹底屍變。

嘖嘖。

這一場救援不虧。

救了人,也立了威信,更是讓她得到了很多的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