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錦繡儂田>第一百三十章 攪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三十章 攪局

小說:錦繡儂田| 作者:山闕| 類別:女生小說

「二拜高堂——1

「城主府小姐駕到——1門外的高喊聲直接蓋過了堂廳里舉行儀式的聲音。眾人的身子雖然還停留在原地,但是目光卻早已經丟下新人紛紛轉向門口,都想要一睹這位一年前忽然出現在城主府,傳說是凌城第一美人的城主府小姐!

就連坐在高堂位置之上原本當以晚輩的婚事為重的秦大夫婦和田嬸都將目光聚到了門口。

田埂這個花中浪子自然比任何人更想見到傳說中的第一美人。上次原本有人通稟城主府小姐要來莊子上,不知道為什麼忽然半路折返,令他無緣得見。這城主府的小姐雖然不是他能肖想的,但是見見總是可以的!

田埂只顧著想自己的心事,壓根沒有注意到,站在他身旁的秦春雨的身體抖得更加厲害了,不過這回是激動的!

說是要看,但是當方好踏進門檻的時候,眾人忍不住低下頭了,紛紛跪地叩拜。

「拜見小姐1

「都起來吧1清脆中帶著一絲稚氣的聲音在上首的位置上響起。

眾人起身,小心翼翼的抬起頭。

只見方好身穿一身寬袖白底暗紋外罩輕紗的長裙,頭戴一頂白紗帷帽,由身旁一個穿著講究長相清秀的丫鬟扶著坐下。

眾人沒有看到方好的面容,並沒有露出失望之色。看著這樣的方好,不知道為什麼,他們的腦海里忽然生髮出一個來者不善的念頭!以前凌霄來莊子上,都是隨性、隨和的,他們見慣了凌霄的爽朗,哪裡正面過現在這種嚴肅的氛圍。沒想到城主府的小姐氣場竟然比城主還厲害!

「小姐,您可來了!民婦等了您半天了,但是民婦知道小姐是守信的人……」

「既然知道我是守信的人,為何不等我就讓新人拜堂?」方好朝著劉氏看過來,打斷劉氏的話。雖然輕紗擋住了她的眼睛,但是劉氏依舊覺得輕紗後有一陣寒芒朝著她刺射過來,嚇得她一哆嗦,就跪趴在地上。

「虛偽1方好看著跪在地上的劉氏,冷笑一聲。

「小姐您……」劉氏不敢置信的看著和之前印象中溫婉柔和判若兩人的方好。

「閉嘴1秦大走到劉氏的旁邊跪下,低聲呵斥了劉氏一句,轉向方好道,「鄉野婦人,不懂規矩,還請小姐見諒1

「我若不見諒呢?」方好寸步不讓。

人群中忽然爆發出一陣低聲的議論聲。

「不是說城主府小姐和秦家的關係很好嗎?怎麼看起來不像是來喝喜酒的,是來找茬的?」

「你懂什麼?富貴人家的小姐,都是這個脾性1

「我看就不是!城主的脾性不好嗎?說出來,不都人人敬佩嗎?城主教出來的女兒,那肯定沒得說!我看,一定是秦家哪裡惹到了小姐1

「對對對,之前還以為秦家是什麼公正清明的人家,沒想到金玉其外敗絮其中……說不定小姐知道了秦家之前的那些破事兒1

「別說了,別說了,看看再說1

……

「小姐,今天是小的大喜的日子,能否給田埂一點薄面,讓小的先拜了堂?」田埂聽到眾人的議論聲,面色變了幾變,沒想到事情變得這麼麻煩,連忙走上前去跪在秦大的身旁,朝著方好行禮道。

「田總管,我想你是身處高位瑟慣了,忘了規矩吧?我說話的時候,你也能插嘴嗎?」方好看向田埂,幽幽的問道。

田埂被噎了一下,面色變得鐵青。

「回稟小姐,小姐是城主府的小姐,是主,這樣說來,小的確實沒有資格插嘴。但是除此以外……」

「除此以外……義父將偌大個城主府都交給我打理,你還認為我只是個只會待在閨房裡繡花的悶頭小姐嗎?」方好打斷田埂的話。

「什麼,城主竟然讓您打理城主府?1田埂錯愕的抬頭看著方好。

一個女人,更何況只是個義女……城主怎麼這麼糊塗!城主府是凌城的核心,有資格打理城主府的人,相當於默許了她接管凌城的資格!

雖然眾人沒有再議論什麼,但是從大家吃驚的表情可以看出來,他們的心裡想法和田埂一樣。不過並沒有田埂現在所帶有的憤怒!

「很驚訝?那你說,我現在還有沒有權利過問你,啊不,是你的莊子上的事情?」

「即使是城主,也不會在今天攪局,小姐請自重1

「好一個自重!你以為拿我的義父出來壓我,我就會放過你嗎?田埂1

果然是沖著他來的!

田埂跌坐在地上,看著方好佯裝鎮定的笑問道:「小姐何出此言?」

方好的唇角勾起一抹冰冷的微笑,她將目光緩緩的從田埂的身上移到劉氏的身上。

「劉氏1

「民婦在……」

「你該當何罪?」

劉氏猛然聽到方好問罪,愣了愣,連忙叩頭道:「小姐饒命,民婦口無遮攔,小姐千萬不要和民婦這等沒見識的人見識1

「看來……你還是沒有認識到自己罪在何處啊1方好悠悠的說道。

「啊?」劉氏叩頭的動作猛然一頓,不是怪她說錯了話,那是怪她什麼?

方好很快就告訴了她答案。

「你之前不是答應了我,要給我的好朋友秦姑娘找一個如意郎君嗎?怎麼轉身就將她嫁給了一個殺人犯!你欺騙我,該當何罪?」

「小姐……」劉氏被方好一聲冷呵驚得出了一身冷汗。殺人犯?什麼殺人犯?!田埂是殺人犯?田埂殺人了!殺誰了?

「小姐,您年紀小,城主有心鍛煉您,作為下人,是心服的,但是您也不能將殺人這等一等一的大罪名安在小的的頭上啊!小的承受不起1田埂忽然跳起來,雖然話是恭恭敬敬的說出來的,但是渾身的氣勢恨不得立馬上前掐死方好。

「呵呵呵,我隨便說說的,你這麼大的反應做什麼?」帷帽底下忽然響起一陣歡快的銀鈴般的笑聲。垂在帷帽四周的輕紗隨著方好的笑聲輕輕的抖動著,輕靈可愛的樣子讓人不忍責怪。

眾人鬆了一口氣,心想,到底是個孩子,難免有點貪玩之心!

「小姐您……」田埂立馬又在方好的面前跪好,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

就在緊張的氣氛轉為歡快的時候,方好忽然看著田埂輕鬆的說道:「我自然不能昧著良心說瞎話,將這一等一的殺一人的罪名胡亂的扣在你的頭上,不過殺兩人的罪名你還是當得起的1

話音落下,如一首曲調激昂的鋼琴曲在最**的部分戛然而止,眾人臉上回暖的笑容的頓時全部僵硬在臉上。一種名為恐懼的目光如聚光燈一般從四面八方朝著田埂照射過來,落在田埂的頭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