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福貴>第106章:妻離子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6章:妻離子散

小說:福貴| 作者:九亡| 類別:

沐溪鎮城西陳府,林福兒和展雲趕到時,陳世懷和林懷義竟也在,還沒看到外公、外婆還有娘他們,反而先看到了爹,林福兒的臉色瞬間就變的一片慘白。

現在才上午啊!

這時候陳世懷和自家爹出現在這裡,說明兩人肯定是連夜趕來的,趕來之前,陳府也必定派人過去送了信,這一來一回的得耽誤好幾個時辰。

也只有遇到緊急情況,才會如此著急的將人叫過來。

「福兒!~」林懷義看到林福兒回來,獃滯了幾息后,快速的跑過來,彎腰一把將林福兒抱在懷裡。

林福兒的下巴磕在林懷義的肩膀上,盯著眼前的廳堂,廳堂里,只有陳世懷和一個與陳世懷容貌相似的男子,除此外,並沒有其他人。

那、娘和祿兒……

「福兒?福兒,你怎麼了?你說話、說說話……」陳世懷見林福兒神色不對勁,擔憂的湊過去,緩聲問道。

他的聲音,驚到了林懷義,林懷義慌忙鬆開林福兒,見林福兒神色僵愣,蒼白的臉色越發失了血色。

「福兒、福兒,爹在這裡,看看爹,福兒,說話……」林懷義捧著林福兒的小臉,想從林福兒略顯空洞的眼底找到些光彩。

林福兒如此模樣,就連一路帶林福兒過來的展雲,都有些緊張了,他凝著眉頭說道:「福兒擔心大家的安危,不知道其他人怎麼樣了?」說出實情雖然殘忍,但林福兒想知道。

展雲說話時,林福兒飄走的思緒被喚了回來。

林懷義將將從陌生的展雲臉上收回視線,就看到女兒緊緊盯著自己。

陳世懷見此眼眶一紅,轉頭看向了別處。

就連陳世懷的兄弟陳世錦也神色凝重,被眼前親人相聚的一幕,觸動到了。

可是,那個結果,讓他們怎麼說?

難道告訴一個五歲的孩子,你娘和你妹妹下落不明,你外公和你外婆病倒床?這、叫他們如何開的了口?!

「呼~~」林懷義深深呼了一口氣,重又抱起了林福兒,輕聲說道:「福兒不怕,爹帶你去看外公外婆。」

「我娘呢?祿兒呢?」林懷義話音落下的一瞬,林福兒立馬接上了話茬,她昂著腦袋,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緊緊看著自家爹。

迫的林懷義無處躲逃。

「福兒,我們去看外公外婆,他們看到你,肯定非常高興,肯定非常高興的……」林懷義眼睛通紅,說話時,聲音裡帶著滿滿的苦悶之色,像是在說給林福兒聽,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如此模樣,林福兒竟有些不忍追問。

緊緊摟著自家爹的脖子,再沒有說一句話。

片刻后,林懷義將林福兒抱進了陳府的客房,為了方便照顧,蘇仁德和許氏都被安排在這裡。

此刻的兩人,一個神色獃滯、目光空洞,一個雙眸緊閉、昏迷不醒,整個客房裡都充斥著濃濃的悲傷。

……女兒落水生死不知,兩個外孫女都下落不明,這樣的打擊,誰受得住!

幸虧有陳世懷來前給的介紹信,這兩個一輩子都不願給人添麻煩的莊戶人家,絕望之際找到了陳府,陳世錦看到兄長的親筆信,聽過蘇仁德的遭遇,立馬招來家丁,外出尋找,同時派人連夜趕往青陽鎮,通知陳世懷。

一夜,找了整整一夜。

蘇桃花娘仨,都沒有音信。

要不是陳世懷說,林福兒聰明,沒準能自己脫身回來,於是讓陳貴留在客棧等著,到這會兒恐怕連林福兒都沒回來。

「福兒……」守在蘇仁德和許氏床前的蘇守旺,看到林福兒,憔悴的小臉上透出幾分驚喜,喜色轉瞬即逝,眼底生了淚,只悶悶的低聲喚道。

林福兒從自家爹懷裡滑落地上,跑到床前。

明明不過幾步的距離,每落下一步,卻猶如踩在刀尖上,迫的她心神劇痛。

是她,都是她造成的啊!

做什麼買賣?賺什麼錢?要是不來這一趟,也就不會遇到流雲山弟子橫行街市,娘就不會落水,妹妹就不會失蹤。

「外公,外婆……」悶悶的叫出一聲,林福兒泣不成聲。

猶記得外公帶她去河裡捉魚時,那寵溺的眼神;猶記得外婆為她們姐妹捏好兔子饅頭后,遞給她們時臉上滿滿的笑……

他們的笑容,與前世外公外婆的笑容疊在一起……

可是他們都不笑了,安安靜靜的躺在床上,僅僅一夜沒見,外婆的鬢間添了幾縷白髮,外公的眉宇間多了幾道豎紋。

「外公,外婆,福兒回來了,你們醒來好不好……」林福兒抓著外公外婆的手,哽咽著喚道。

許是聽到了期盼中的聲音,一直處於獃滯狀態的蘇仁德,漸漸的扭著腦袋尋聲看過來。

「福、福兒……」真的是福兒,蘇仁德嘴唇哆嗦著說道,說話時,想抬手摸摸福兒,癱在身側的手臂卻怎麼都抬不起來。

「外公,是福兒,福兒回來了。」林福兒心知外公如此模樣,怕是急火攻心導致的身體脫力,她壓下心中的難受,輕輕靠在外公的臂彎,避開視線時,臉頰上滑下兩行清淚。

「你娘和祿兒呢?」蘇仁德就手摸到了福兒,一顆心總算踏實了幾分,想起同樣下落不明的蘇桃花和祿兒,忍不住輕聲問道,問話時,視線已經抬起,掃向床邊。

沒有,不僅沒有,還看到了他此刻最無法面對的人。

「……懷義,懷義!岳父對不起你啊!~」蘇仁德聲淚俱下,說出話來,老淚縱橫。

林懷義聞言心臟裂開了一般,趕忙上前,噗通跪在床前,哽咽著說道:「岳父,您千萬要保重啊!等桃花回來,見您如此傷心,她會自責的。」

提及自家任勞任怨的媳婦,想到她下落不明,林懷義的眼淚也嘩嘩的往下流。

誰說男兒有淚不輕彈?人誰無情?有情必定會觸情,一旦觸及心底的情感脆弱,又有誰能壓的住滿腔的淚?!..

「外公,爹,我會找到娘和祿兒的,一定會。」在外公和自家爹的哭聲中,林福兒雖是傷心,卻硬生生將眼淚統統憋回去,她探起頭來,目光堅定的說道。

  • (快捷鍵:←)
  • 福貴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