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好食多磨>第178章 剪褲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8章 剪褲子

小說:好食多磨| 作者:閑眉| 類別:科幻小說

馬車很快抵達城西,在一處幽靜的小院子前停了下來。扶留跳上車廂來幫忙,和沈依依一起把蔡禮扶進了房。

房間雖小,但很乾凈,蔡禮趴在床上,露出了慘不忍睹的後背。

郎中已在此等候多時,上前為蔡禮檢查過傷情后,問沈依依道:「你是他娘子?」

沈依依連忙點頭:「對。」

郎中把蔡禮一指,道:「鞭傷主要在後背上,但臀部也有波及,你先幫他把褲子剪開,方便我上藥。」

剪褲子?噢,不不不,沈依依趕緊叫扶留:「你來,你來1

扶留連連擺手:「少夫人,剪褲子是個精細活兒,我這手粗笨,萬一沒個輕重,戳到了少爺,給他添了新傷,怎麼辦?」

粗笨?沈依依正要仔細看看他的手,扶留卻一個轉身,跑出去了。

這小廝,跑什麼!沈依依要去追,郎中不耐煩了:「你既然是他娘子,怎麼剪個褲子還推脫?到底還要不要治傷了?1

得,她這假娘子,讓人批評不賢惠了,沈依依沒辦法,只好深吸一口氣,給自己壯了壯膽,操起剪子走上前去。

還好是后臀,不是前面,沈依依阿Q的想著,尋准褲腰,自上而下地把褲子剪開了。

后臀上果然有幾道鞭傷,斜貫了整個臀部。

嗯,傷口很深,身材不錯。沈依依佯裝鎮定地看了幾眼,起身退到了一旁。

蔡禮把臉埋在枕頭裡,耳根通紅,自從郎中說要剪他的褲子,就沒吭過聲。

一個大男人,居然會害羞?她這剪褲子的人都還沒臉紅呢,沈依依故意彎下腰,拍了拍他的肩:「喂,頭抬高點,當心窒息了。」

「咳咳咳1蔡禮瞬間被口水嗆到了。

小樣兒,沈依依偷笑著,給他把枕頭抽走了,免得他真的呼吸不暢,憋著了氣。

郎中朝她這邊看了一眼,又有意見了:「你是他娘子,怎麼不來學上藥?這葯每天得換的,總不能每次都叫我來吧?」

不是吧?又被嫌棄了?這年頭當個假娘子都這麼難?沈依依只好挪了過去,虛心學習。

郎中一手托藥瓶,一手拿紗布,給她演示:「用紗布蘸了葯塗抹,每一處都要塗到,尤其是后臀上的傷……」

后臀上的傷?沈依依朝蔡禮結實挺翹的某處看了一眼,心道她倒是不介意,只是怕如此塗抹上幾回,蔡禮的脖子都要紅了。

郎中演示了一遍,把藥瓶和紗布交給了沈依依,道:「以後每天早中晚,各幫他塗一遍,等傷口結了疤就沒事了,但得防著發熱,一旦有發熱的跡象,趕緊使人來找我。」

「好。」沈依依點了點頭,「多謝您了。」

這小婦人雖然不怎麼賢惠,但待人還算有禮貌,郎中的臉色總算好轉了點,語重心長地對她道:「你看你相公,生得身材魁梧,相貌堂堂,你還有什麼不滿意的,以後對他好點。」

剛才剪褲子都沒臉紅的沈依依,倒讓這話說得臉紅起來,連忙應了好幾聲,趕緊把這位多管閑事的郎中送出了門。

剛才跑掉的扶留,終於又回來了,扒在門邊問:「少爺要伺候嗎?」

落跑的小廝!算了,院子是人家的,饒他這一次,沈依依勸著自己,道:「你到院子里等我,我有些話問你。」..

「行。」扶留轉身跑開了。

沈依依走回床頭,俯下身問蔡禮:「還疼嗎?塗了葯有沒有好些?」

蔡禮終於把臉抬起來了一點,道:「還好,我沒事。」

他臉上紅暈未褪,瞧不出是不是真的還好,沈依依給他把枕頭塞了回去,道:「葯還沒幹,先晾晾,我待會兒進來幫你蓋被子。」

「好。」蔡禮總算鎮定了點,沒有再把臉埋進枕頭裡了。

沈依依去了院子里,發現扶留竟站在牆頭上,手搭涼棚,踮著腳,不住地朝遠處望。

這是望什麼呢?沈依依想了想,出聲喊道:「扶留,等小胡椒呢?」

扶留嚇了一跳,從牆頭直摔下來,還好他伸手敏捷,很快在空中翻了個身,雙腳落了地。

「少,少夫人,您怎麼知道我在等小胡椒?」扶留有些緊張,結結巴巴地問。

這孩子是不是傻了?沈依依無奈地看他:「只有小胡椒收拾行李還沒來,你不等她,還能等誰?」

「哦,對,對1扶留終於神態自如了,活動了一下手腳,問道,「少夫人,您要問什麼?」

沈依依走近幾步,問道:「少爺真被逐出府了?這是怎麼回事?」

扶留苦笑道:「這件事,我知道的還不如少夫人多,不過少爺連家法都受了,人也被趕出來了,應該是真的吧?」

沈依依沉默了一會兒,又問:「你這房子,不著急要吧?我和少爺多住些日子,等他傷好了再說,可以嗎?」

「少夫人,您這說的是什麼話?我的房子,就是少爺的房子,你們想住多久都行。」扶留擺著手道。

「多謝你了。」沈依依點著頭道,「這裡沒什麼別的事兒了,你趕緊回去吧,免得將軍府有人找。」

「不會有人找我的。」扶留笑了起來,「我們都是少爺的人,少爺在哪兒,我們在哪兒。」

「我們?」沈依依問道。

「少爺的小廝們,除了我,還有好些人呢。」扶留笑著道,「不過他們都有地方住,少夫人不用擔心。」

原來蔡禮的小廝是屬於他個人的,就好像小胡椒是屬於她的么?沈依依沒多想,點著頭道:「那行,你去迎一下小胡椒吧,我給少爺蓋被子去。」

「我去給少爺蓋,少夫人辛苦半天,肯定累了,去歇著吧1扶留說著,一溜煙地朝蔡禮所在的屋裡去了。

剛才剪褲子怎麼沒見他這麼積極?沈依依撇撇嘴,上外頭等小胡椒去了。

扶留一口氣衝進屋裡,順手關上了門:「少爺,您跟我說實話——哎,少爺,您的臉怎麼這麼紅?」

「屋裡熱。」沈依依不在,蔡禮神態自若。

「您光著背還熱?」扶留湊到他臉旁邊,嘻嘻地笑,「少爺,您跟少夫人成親都小半個月了,怎麼剪個褲子還害臊?」

「你如果沒正事,就趕緊滾。」蔡禮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給我等著,等我傷好了再踹你。

「有正事,有正事。」扶留深知他秋後算賬的脾性,趕緊道,「我來問問少爺,您明明早知道三老爺的企圖,為什麼還要叛出將軍府?」

塵埃已落定,蔡禮沒有再瞞他:「一是為了少夫人,二是為了我自己。我——」

「行,打住1扶留當機立斷地道,「如果少夫人問起來,您就別提是為了自己了,一定要記住,您全是為了她1

「為什麼?」蔡禮疑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