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鳳簽>第二百九十四章 失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四章 失蹤

小說:鳳簽| 作者:梅雨知時節| 類別:女生小說

鳳卿坐在靠窗的炕上,手裡著一個荷包,卻忍不住咳嗽了一下。

三房的宅子離大房的宅子近,大房那邊傳來的濃煙,連這裡都聞得到。

珊瑚道:「小姐,我替您把窗戶關起來。」說著便上前去把窗戶關了。

說著又一邊跟鳳卿絮叨起來,道:「大房這個時候失火,偏還是放族產的賬冊的書房,倒讓人覺得大房是此地無銀三百兩,越發讓人相信大房有問題了。」

鳳卿笑了笑,沒有說話。

過了一會,楊姨娘又走了進來。她這個人最喜歡熱鬧,大房剛起火的時候就跑去大房看熱鬧去了。

鳳卿笑著問道:「姨娘回來了,大房那邊怎麼樣了?」

楊姨娘坐到了她的旁邊,脫了鞋子盤腿坐著,然後才道:「你放心,火已經撲滅了。那賬冊也找出來了,一本都沒燒壞。」

說著又一副看熱鬧不嫌事大的道:「我看這次呀,大房可沒有好果子吃。」

大房失火之後,大房保管的族產的賬冊終於見了天日。

謝遠樵領著人沒日沒夜的算賬,然後慫恿和攛掇著謝家其他族人對大房進行批鬥。

大房如今成了謝家的罪人,虧空了謝家族中大筆的財產。

期間定大夫人倒上過一次門想見王氏,大約是想來求情,但王氏並沒有見她。

這些事情鳳卿操心不上,大部分的時間還是安安靜靜的呆在王氏身邊。

之前遇刺的事情,大約是一起患難過,王氏對她的態度親近了許多,之前因為吳姨娘造成的隔閡彷彿已經消除,兩人重新回到了以前那般的親近。

不僅是對鳳卿,王氏對楊姨娘的態度也改變了許多。從前王氏對楊姨娘雖也保持著善意,但態度卻是不遠不近的,並不大愛和楊姨娘呆在一起。但是近來,王氏反而會喜歡叫楊姨娘陪她,說話話,偶爾還會主動跟楊姨娘玩笑幾句。

倒是楊姨娘覺得有些受寵若驚,十分不習慣。

而在這期間,鳳卿的心卻越來越不平靜,究竟是因為什麼不平靜,她卻又說不出來。

只是她近來眼皮老是一直跳一直跳,總感覺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

直到有一天,她做了一個夢。夢裡她夢到蕭長昭被人一箭穿心,就當著她的面掉進了懸崖。她伸手想去抓住他,可是沒有抓住,然後他就掉了下去。那懸崖好高啊,明明掉進去的是他,她也好像也有那種落不到底的恐懼。

然後她一下子被嚇醒了,坐在床上,滿頭大汗,夢裡的情形令他心有餘悸。

她實在忍不住了,於是將雲雀和飛燕叫了過來,問道:「你們老實告訴我,最近殿下那邊跟你們有聯繫嗎?」

雲雀和飛燕相互對視了一眼,最後雲雀笑了一下,對鳳卿道:「小姐,殿下奉聖上的命令在執行秘密的差事,是不好跟我們傳遞消息的。」又問:「小姐,您是不是想殿下了?」

鳳卿沒有說話,只是盯著雲雀和飛燕看。雲雀和飛燕大大方方讓她看,臉上表現得十分光明磊落。

鳳卿最後垂下頭來,嘆著氣道:「可能是我多心了吧。」

雲雀和飛燕則是鬆了一口氣。

她們現在可不敢告訴小姐,殿下遇刺,受傷了之後失蹤了,至今生死未卜。

鳳卿心仍是不能平靜,最後起床來抄了兩卷經,每抄一句便念一句「平安」。

大房虧空的事情藏不住,且虧空的東西還不少。族長這個位置謝遠定是坐不住了,大約謝遠定也知道再掙扎也無用,倒是主動辭去了族長的職位。

但謝家眾人認為,大房虧空了這麼多族產,除了謝遠定辭族長的位置不算,還應該把虧空補上。

所以最近謝家又在清點長房的財產,能補多少是多少。

落馬了一個老族長,然後便面臨著新族長的選任問題。雖然大家都知道三房不會在乎一個族長的位置,是不會接下族長的位置的,但眾人為了表示尊重,還是意思意思一下的推舉了謝遠樵和謝遠檻。

謝遠樵推拒之後,推薦了謝遠秀,然後謝遭樣趕鴨子上架的成了新的族長。

二房倒是有些失望,他們對族長不是沒有想法的。只是既然三房選擇了四房,他們也不敢鬧,反而臉上表現得高高興興的表示支持三房的推薦。

秀六夫人卻是激動得手足無措,帶著厚厚的禮品上門感激王氏。

拉著王氏的手,不斷的激動又感激的道:「都是兄長和嫂子疼我們,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感激才好,兄長和嫂子的恩情,我們是一輩子都報答不了……」

半個月前,她們還在為自己的獨子的上學問題而抱怨,轉眼間,他們從族中人人都可以忽視的小透明,變成了掌管整個宗族的族長。

王氏笑著拍了拍她的手道:「你們夫婦好好管理族務,領著族人團結一心,讓謝家能更上一層樓,就是對我的報答了。」

秀六夫人紅著眼睛道:「會的,一定會的。」

謝鳳英跟謝遠樵談起謝家的事情的時候,倒是跟謝遠樵建議道:「我看讓秀叔父一直做族長也不是辦法,他畢竟是非嫡非長的,性子也有些軟。久了難免壓不住族人,到時群龍無首,人心越發渙散,謝家只會越來越糟糕。我看倒是不如弄個輪換制,族長的位置不必拘於哪一房或者哪個人,十年一輪換,選由每一個族人投票來選出族長。一來,如此方能選出賢能者,將謝家管理得越來越好;二來也可防止再有人長時期掌管族產,做出侵佔或虧空族產的事情來,損了族人的利益。」

鳳卿給謝鳳英豎起了一個拇指,她是真沒想到謝鳳英心裡居然還有如此明主的思想。他提出的辦法,不就是後世的全民選舉制度嘛。

謝遠樵捏著鬍子想了一下,認為這倒是個辦法,他還可以收攏人心。

然後謝遠樵真的就把這個主意跟謝家眾人提了提,除了小部分人的反對,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贊同。

想也知道,原來那些旁支的族人是永遠都摸不到族長的位置的,這個輪換的辦法一出來,說明他們以後也可以競選族長,這個辦法簡直是人心所向。

同一時間,蕭長昭失蹤的消息,也終於傳到了鳳卿的耳朵里。她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好半天都沒有說話。

飛燕表情憂慮的對鳳卿道:「事到如今,奴婢也不瞞小姐。殿下奉聖上之名,本是去兗州辦差的。殿下具體辦的什麼差事,奴婢們不知道。但殿下這一路上十分不太平,幾次三番的遇刺。在兗州的時候又遇上了一次刺客,這一次殿下受了傷,又與雲箭、雲弓等人被打散了,後來殿下便失蹤了,至今沒有消息。」

  • (快捷鍵:←)
  • 鳳簽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