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仙三代的日常生活>第216章 天玄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16章 天玄教

小說:仙三代的日常生活| 作者:感覺挺冷| 類別:都市言情

冷悠然氣定神閑的任由小童打量著,她說的這些不過是她結合上輩子的一些神話故事和小說猜測出來的罷了,就算小童不信,也不能把她如何,畢竟疾風也說了,這小童在下界是不能隨意把他們怎樣的。

半餉之後,小童深吸了一口氣,「只要你對我主人並無企圖和歹念,我便姑且信你,如若不然,便是拼著魂飛魄散的危險,我也會在主人順利返回上界之前除了你。」

「好。」冷悠然淡定的點了點頭,隨即想到了什麼,「不過這大陸之上還存在著一些上界的勢力,看樣子你和花短時間內也不會離開,行走在外還是小心一些為妙。」

小童聞言一愣,隨即沉思了起來,這風雲大陸不過是眾多不起眼的小世界中的一個,為何會存在上界的勢力?隨即他想到了自家主人下界而來的目的,再聯想到,仙府管事曾與他說過的話,整個人身上的妖氣都不可抑制的翻騰了起來,如果那些人也是為了那件東西而來的話,小童的一雙小手握緊,狠狠的咒罵起了那忽悠他家主人下界的仙人。

「你說咱們這裡有上界的勢力?」樊紹更為關注的還是這一點。

「有,不過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而且他們平時也不顯山不露水的,沒有必要讓這些成為了你的負擔。我之所以會告訴那妖植,也不過是因為花的關係,雖然那些人也許於咱們無害,但對於他們來說就未必了。」冷悠然解釋道。

樊紹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雖然心下好奇,卻也知道這些事情知道之後於他無益,想通之後,便也不再多糾纏,而是轉而說起了別的事情。

「那我先去通知花爺爺,那殭屍的事情我也會與花爺爺和祖父講明,如若有他們出手,想來也會事半功倍。」

冷悠然聞言點了點頭,便退到一邊,閉目修鍊了起來,她畢竟剛剛突破,想到那被自己壓制了的突破勢頭,她的唇角微微勾起,這一次的感悟雖然依舊很模糊,卻也是好處多多,想來離開這裡之後,她可以直接去往無盡山脈了,在那裡鞏固修為估計是再適合不過了。

王家兄妹二人焚燒了趙順的屍體,收斂了骨灰之後,便回到了密室之中,見冷悠然已經進入了修鍊狀態,而小童一臉的沉思狀,便與樊紹打了聲招呼,盤膝坐在了守護在冷悠然身側的疾風旁邊。

數日後當兩個一身狼狽的老者被小童拖入密室之時,冷悠然才再次退出了修鍊。

「祖父,花爺爺。」樊紹見到兩個老者掙扎著被枝蔓拖了進來,才瞪了小童一眼,上前扶起二人,低聲喚道。

樊家主和花大長老雖然早有心理準備,可見到了一室的枝蔓,還是倒吸了一口涼氣,看向小童的目光也全是滿滿的戒備。

「切~」小童卻直接瞥過了小腦袋不想理會樊家主二人。

「樊家主,花大長老。」冷悠然退出修鍊之後,也上前與二人見了禮。

「你這丫頭可真夠心寬的,居然這樣也能修鍊。」樊家主指了指冷悠然說道。

冷悠然只能報以一笑,至於旁的,有樊紹在她也無需解釋更多。

花大長老卻在此時把目光定格在了花的身上,本是經歷了這修真界幾千年風風雨雨的矍鑠老人,卻在此時看上去讓人生出了一抹心疼的感覺。

「一切等那孩子醒來再說,你如今見他安好也該放心了。」樊家主拍了拍老友的肩膀,嘆了口氣說道。

花大長老卻是搖了搖頭,一步步的走向了花所在的位置,小童見此就要阻攔,卻被接了冷悠然命令的疾風一口掉住了衣擺。

「讓他們祖孫在一起呆一會兒吧!想必等花醒來,有些事情就不一樣了。」冷悠然走過去揉了揉小童的腦袋說道。

小童氣哼哼的拍掉了冷悠然的手,怒瞪了她一眼,卻也沒再上前阻攔,而是退守到了一側。

冷悠然見此笑了笑,轉身來到樊家主的身側,「樊前輩,不知道外間之事,您能不能給我說一說?」

「你是想問赤炎山脈的事情吧?」樊家主問道。

冷悠然點了點頭,他們進來這裡之前也只有這件事讓她掛心了。

「想來你已經知道,你們在這裡三年多了。那赤炎山脈的餘韻卻還沒過去,那次可是死了不少人呦……」樊家主說著,便找了一處凸起的枝蔓,坐在了上面。

「那堂叔……?」樊紹聞言蹙眉問道。

「他也沒有回來。

根據後來或者離開的人說,那鳳凰果的存在確實不是假的,可那守護在鳳凰果側的卻是一隻快要渡劫的鸞鳥,想來如果那鸞鳥消化了鳳凰果,便能直接渡劫飛升,卻被趕去的人們給打擾了,那一戰之後,赤炎山脈多半的山嶺都毀於一旦,東州的大小勢力更是折損了半數還多。」

「那為何您說餘韻還在?」冷悠然問道。

「本來那一戰之後,我以為這東州的地界上會因此沉寂一段時間,卻不成想,突然出現了一撥人,依靠那一戰慘重的傷亡,迅速收斂起了東州那些受損嚴重的大小勢力,經過這短短的三年,已經在東州形成了一定的氣候,那些人,均是身著黑衣,帶著面具示人,更是有傳言說他們這所謂的天玄教能預知過去未來,天玄教更是放出了救世之言,言大陸將亂於妖魔之手,而那天玄教主,便是救世而來。」

冷悠然聞言眉頭緊蹙,黑衣面具人?

會是她曾經兩次見過的那些人么?

只是什麼時候那些擁有著屍傀的邪修能預知過去未來了?

不知道為何,待聽聞那所謂的預知之說后,冷悠然忽然想起了那本曾經在玄天秘境之中見到的詭異書冊。

「這幫人簡直是胡說八道!什麼大陸將亂,我看亂在他們手中還差不多。」樊紹憤憤道。

可冷悠然卻是與樊家主對視了一眼,他們在彼此的眼中均看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我到是沒想到,歐宗主會與你說過此事,丫頭啊!你有什麼想法?」樊家主問道。

冷悠然聞言微愣,隨即便也明白了樊家主的意思,無外乎想知道飄渺宗對此事是如何的一個態度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