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玄幻魔法>嫁惡夫>第三百七十五節 立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七十五節 立儲

小說:嫁惡夫| 作者:江心一羽| 類別:玄幻魔法

王進這廂領了手下四五千人,如那篩子一般將整個臨州京城仔仔細細篩了個遍,這一回卻是大鬼小鬼連那小魚小蝦米都沒有逃掉,竟是清了好幾十拔人出來。

這些當中也有那與前朝有聯繫一心復仇的,也有那西域人心懷不軌的,也有那綠林大盜到京城來做「買賣」的,還有那些個偷雞摸狗的……

一時之間這五城兵馬司衙門大牢是人滿為患,有那知曉原委的便不由在牢里破口大罵,

「爺爺,不過想著京城人傻錢多,來做個買賣,誰知竟是這般倒楣,遇上了謀逆行刺!他奶奶的連累著爺爺跟著受這牢獄之災1

這些個綠林盜、慣偷、毛賊你當他們便不想天下太平么?

這天下若是不太平,人人家中沒有餘糧,你讓他們劫誰去?偷誰去?

那些個想殺皇帝佬兒的是被豬油蒙了心,狗屎糊了眼,這下子倒好了!

你們自家狗命不值錢,送了也就白送了!爺爺的命可是要留著在這花花世界里好好享樂的!

這廂越想越氣,瞧見那西域人進來便是一通兒暴打,聽說有前朝餘孽到此更是一頓老拳!

那牢里的獄卒也是壞心眼兒,見了這情景送一個進來便唱一個,

「假扮商人意圖不軌西域安月氏國人一名1

那安月氏人被送進牢中,只見那木頭柵欄里一眾壯漢正摩拳擦掌沖著他嘿嘿冷笑,當下嚇得雙腿發抖,轉身求道,

「差爺,小的要換監1

那獄卒冷笑著一指旁邊那間,

「只這兩間有空兒,要不然您去那邊1

那一間里一眾壯漢里還有一個光頭正在咧嘴挑眉,沖他勾了勾指頭,

「小子,進來啊1

那安月氏人咽了一口唾沫,卻是眼一閉自家拉開這邊的門兒走了進去……

這一番清查,令得五城兵馬司指揮使王進忙得是接連半月都沒有回家睡一個囫圇覺,惹得他那夫人頻頻派了家人過來探班,倒怕他是在外頭納了小的,不願回去了!

不過有一這通折騰倒令得京城治安為之一肅,弄的是日不關門,夜不閉戶,百姓交口稱讚新帝鐵腕手段,懲治奸小實在大快人心!

那朝堂之上百官倒是不在乎小毛賊們的心思,卻是因著這遇刺之事兒想到了東宮未立,若是皇帝帝真有個不測,豈不是後繼無人?

且皇帝年近不惑,膝下幾位殿下也十分成才,長子寬厚仁德,二子性格剛毅,殺伐果斷,三子聰敏機智,心思敏銳,四子與四子卻是不在百官考慮之列,為何?

自是因這歷朝歷代也沒有雙胞做皇帝的事兒,這一對兒又生得一模一樣,資質又相差彷彿,選那一個做也不合適啊!

因而在百官心目之中,東宮之位卻是在前頭三位皇子身上了!

這一日上朝便有那御史崔璧上了一本,言道為江山正統,社稷維穩,後世子孫延綿傳承,奏請皇帝陛下立儲君。

立儲之事本在百官之中如暗潮私下涌動,自也有那想提前站隊的,卻沒有如崔璧一般掀到了明面上來說的。

百官見趙旭穩坐上頭卻是面容緩和,並無不悅之色,這廂立時便有附和的,便出列有請立嫡長子趙延宗的,又有請立次子趙延慶的,還有請立趙延睿的。

也有那出列反對的,言道陛下正值春秋鼎盛,幾位皇子還未長大成人,性情未定,國之儲君,社稷之根本,卻是不能草率……

一時之間朝堂之上熱鬧非凡,卻也有那一言不發隔岸觀火的,賴玔便是一個,他這賭坊的老闆因著這一輩子下了一回大注,投到了趙旭身上可算一本萬利,如今在那五軍都督府里做了兵部左侍郎為潘湘副手。

賴玔這廂立在那朝堂之上,與潘湘、鄭霖一塊兒眼觀鼻,鼻觀心,耳中聽著那幫子人在那處跳著腳的叫喚,卻是不由的心中暗笑,

上頭坐著的那一位的性子,別人不知他們這些個從龍的老人那裡有不知的?

陛下最是看重皇後娘娘,這後頭幾位小殿下都是娘娘所生,唯有大殿下是那馬氏所生,那馬氏賴玔也是聽了趙旭府中老人有些隻言片語,據說死的也很是不光彩。

提請大殿下為太子,他那生母便要追封,你讓皇帝追封一個給他戴了綠帽子之人,是嫌命太長了么?大殿下的事兒要提也得陛下自家提!

這江山是陛下打下的,要留給誰自是要陛下說了算,那裡輪到旁人來指手劃腳!

這些個人是沒見過陛下在沙場之上殺伐隨意的樣兒,如今虎佔山為王縮了爪牙你便當他是貓了么?

真是死字都不知如何寫!

果然上頭趙旭先時還端坐在那處忍著性子聽那一幫子人搖頭晃腦,說的口沫飛濺,只是越聽那臉色便越陰沉,到了後來已是黑如鍋底了。

偏偏那下頭人還不知察覺,有贊大殿下好的,都道他寬厚待人以後定是仁君,也有贊二殿下好的,說他肖似陛下,以後定能為大魏開創新局面。也有那說三殿下好的,智敏機變,定是將江山打理的井井有條

「砰……」

上頭趙旭終是忍不住了,一掌拍在那龍椅扶手之上,卻只聽得嚓一聲,那整木雕出的龍紋扶手竟被他一掌打斷,執在手中扔到金鑾殿光滑可鑒人的地面之上,骨碌碌滾出老遠,卻是嚇了眾人一跳。

抬頭瞧陛下已是臉色漆黑,額頭青筋暴跳,百官這才醒覺上頭那位可不是好相與之人,脾氣是出了名的眼裡不揉沙子的!

當下都紛紛叫聲垂頭束手不再出聲,趙旭冷眼瞧著下頭百官道,

「立儲之事,我心中自有定論,諸公若是太過清閑,我這廂倒也正想著趁著京城肅整之時,百官也應自查自糾,三省自身,從即日起諸公請將家中田產、人口一一上報,留待日後核對1

此言一出那朝堂之上立時一石激起千層浪,下頭一陣嗡嗡之聲,

這……這分明是皇帝要摸諸人的家底啊!

如今新朝初立若說那貪腐受賄之風倒還不太盛行,但總是有人經不起稽查,若是查出個一二三來,只怕就是人頭落地的事兒了!

這讓他們如何不驚,更有這一回過去了,若是皇帝年年都來上這麼一回,家底子被摸的一清二楚,要真貪了可就不好藏!以後還怎麼行事!

說到底卻是不願自家被皇帝摸到老底子!

這時節百官即是心中不滿,卻是無人敢跳出來做這出頭的楔子,只是私底下你望我眼,我望你眼,一時之間朝堂之中暗潮湧動!

趙旭眼皮子下瞧,沖著眾人冷冷一笑,

想管老子的家務事兒,即是手要伸這麼長,就別怪老子也要管一管你們那些見不得人的「家務事兒」了!

當下卻是一拍那另一個完好的扶手道,

「這事兒便這麼定了,於諸公十日期限,凡五品以上官員俱要上報家產人口,家中經營產業不可涉賭、娼二業,諸公可聽清了1

百官雖是不願,此時也只得低頭拱手齊聲應諾,

「臣等謹遵聖意1

趙旭這才冷笑一聲,撩袍子起身,小太監在一旁叫道,

「退朝1

他這廂負著手大搖大擺的出去了,那下頭眾人才面面相窺,低聲議論道,

「這要如何應對?」

「噓,王大人,此處不是說話的地兒,慎言1

文武百官三三兩兩出去,賴玔這廂也跟著出來,只聽前頭鄭霖與潘湘笑道,

「我瞧著陛下也忍得是火候了1

潘湘笑道,

「陛下原想著新朝初立,總也要禮賢下士一番,對這些新進之輩多有寬容,沒想到這些人蹬鼻子上臉越發不知好歹,居然敢拿立儲說事兒,觸龍逆鱗,他們不死誰死1

鄭霖笑道,

「老夫在前朝時倒是頗有積蓄,只是在豫州時為了陛下也是家財散盡,老夫倒是不怕查的1

潘湘笑道,

「我那點子家財都是陛下所賜,更是不怕查1

回過頭來卻見賴玔苦了臉口中罵道,

「都是這幫子蠢貨惹的事兒,前頭娘娘遇刺陛下正一腔怒火沒處兒發呢,偏還在這時來撩虎鬚,倒害了我這池中小魚1

兩人聞言都笑了起來,潘湘問道,

「你那賭坊還開著呢?」

賴玔應道,

「給我一個本家的兄弟管著,那生意好我……我也捨不得放手啊1

這下子只怕不放也得放了!

潘湘笑道,

「那是你的老本行,你自是捨不得,不過如今你那身家也是不菲,休要學那鄉下財主捨命不舍財,倒不如洗了手上岸,將生意轉給旁人,也好清清白白做官才是1

賴玔咬牙道,

「唯有如此了1

心下又憤又恨暗罵那些挑事兒的人,

有那本事捅馬蜂窩,怎不自家全受了,倒還來害的爺爺舍財!

他這廂在那處暗罵,趙旭那頭回了後宮卻還是余怒未消,見了林玉潤時眉頭雖松,但一臉的戾氣卻是還未散去。

林玉潤如今已是大好,能倚著迎枕坐上一會兒,卻是不敢久坐了怕壓迫到傷口。

見他進來這般樣兒便知是前朝有事。她卻也不問,只是沖他招手道,

「雍善1

趙旭過去握了她的手親了親,

「你今兒可覺著好些了?」

林玉潤點了點頭道,

「已是好多了,只要不牽扯到傷口便不會疼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