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帝少的千億寵兒>第三百六十章 這樣也能撞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百六十章 這樣也能撞到

小說:帝少的千億寵兒| 作者:小蠻殿下| 類別:武俠修真

陸成晟搖了搖頭,目光卻並未從林音的臉上移開。

林音忽然笑了:「既然軟體不是你賣的,也並非你投放的,那季川即便是因為軟體死掉,你也絕不是原罪。」

陸成晟聽到林音這句話,心裡的陰霾似乎就那般輕易的一掃而空了。

「季川,應該跟季心研有關係吧?」林音低頭眨了眨眼,抬起頭時,她聲音輕淡,問出的問題,似乎生怕驚擾惹陸成晟生氣一般。

陸成晟點了點頭:「季川是季心研的父親。」

「礙…」林音雖然已經有了這樣的猜測,但當陸成晟說出這個答案時,林音還是忍不住驚訝的啊了一聲。

「既然是這樣的關係,那你為什麼要與季心研訂婚呢?」這個問題困擾林音良久,她也一直沒有找到機會親口問陸成晟,如今既然好不容易碰到陸成晟肯吐露心扉,林音又怎會錯過。

「自從季家認為是我害死了季川后,季家就對我陸家進行了一系列的報復,我父親腦溢血住院,陸氏集團負債纍纍,我妹妹千雅,亦為了我,失去自由整整五年。」陸成晟的目光里閃過一抹疼痛跟恨意。

林音看著這一幕,心裡的疼痛慢慢擴散,幾乎不能呼吸。

原來,千雅竟然是陸成晟的妹妹,可笑她從前還一直因為陸成晟那麼在乎千雅而生氣。

「季家給我的屈辱我都可以忍受,唯有千雅,她那麼陽光燦爛,絕不該有那樣灰暗的過去跟人生。」陸成晟這句話幾乎是從齒縫裡面迸出來的。

林音心中一痛,身體前傾,一把抱住了陸成晟。

她低聲說:「即使是想要救出千雅,你也絕不應該用自己的自由跟尊嚴來換。」

林音深知陸成晟是從來不會為任何人妥協的,但是陸成晟現在既然會跟季心研訂婚,那隻能說明他是為千雅向季家妥協了。

當初季家因為固執的認為是陸成晟害死了季川,對陸家實施了一系列的迫害,導致陸成晟痛苦不堪,林音也絕不相信因為季心研,季家的人就真的能夠原諒陸成晟。

他的妥協,一定會被季家的人當成笑話,陸成晟以後在季家人面前的地位,也可想而知一定是微不足道的。

「你相信我嗎?」陸成晟的聲音在林音頭頂淡淡響起,帶著一股難言的複雜情緒。

林音抬頭:「不知道你指的是哪一方面?」

要說讓林音相信陸成晟不會愛上季心研,林音也許會相信,可是要讓林音相信陸成晟不會對季心研動心,林音卻不知道自己該不該相信。

季心研端莊秀麗,人漂亮不說,家底亦那麼豐厚,關鍵是季心研對陸成晟,是發自內心的喜歡,林音不知道有一天,當季心研一直無條件為陸成晟付出時,陸成晟會不會因為她的無私,對她生出些許憐愛。

有句話叫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她與陸成晟就是如此。

還有一句話,叫移情別戀,林音並知道陸成晟有一天是否會因為被季心研為他所做的事情感動,從而愛上她。

「相信我會一直愛你……」陸成晟的語氣里,閃過一抹淡淡的企求。

「即便是與季心研結婚,同床共枕,也要我相信你嗎?」林音抬起頭,看著陸成晟說出這句話時,林音心裡閃過一抹尖銳的刺痛。

「你會相信嗎?」陸成晟反問。

林音笑了笑,卻眼含熱淚的搖了搖頭。

她低下頭,任由淚水滴落在被子上,洇濕一片,擴大成心中一片河。

「陸成晟,如果你跟季心研結了婚,我們就不能再在一起了,就算我再愛你,我也不想變成讓人唾棄的第三者。」林音抬起頭,淚痕滿面的對著陸成晟微笑。

陸成晟胸口一痛,控制不住將林音使勁的揉進懷中。

從來不曾想過有一天,一個單薄瘦弱的女子,能用這樣一句話,將堅強冷冽的他傷得體無完膚。

「對不起1陸成晟的聲音沙啞無力,一張臉蒼白如紙。

林音心中一痛,最終仍鬆開了他。

此時,門外響起了沈明的聲音:「少爺……沈明帶著少爺需要的葯前來,不知道現在可方便替林小姐上藥?」

陸成晟起身,徑直走到室門口拉開了門。

他從沈明手裡接過藥箱,砰一聲關上門,轉身朝林音走過去。

「將浴巾取下,我替你上藥。」陸成晟的語氣很淡,似乎之前的一切對話,都變成了南柯一夢。

林音張了張嘴,想說什麼,可看著陸成晟面無表情的臉,她咽了咽口水,最終還是聽話的拉下浴巾趴在了床上。

陸成晟替她上藥的手很輕,林音莫名覺得倦極,不知什麼時候竟沉沉睡去。

醒來時,房間裡面已經沒了陸成晟的身影,而她身上竟然穿著一件柔軟的皆睡袍,林音猜想必是陸成晟替她上完葯又替她穿上的。

林音想象著陸成晟替她上完葯,又尋睡衣替未著寸褸的她穿衣服的樣子,林音的臉瞬間紅透了。

她坐起身,想象著明天就是陸成晟跟季心研的訂婚禮,心裡一陣發堵,莫名覺得感傷。

她下了床,才發現自己的胳膊雖然經過了包紮,但也並不必像之前那樣吊在頸子上了。

開了室的門,一陣冷氣襲來,林音才發現,冬天已經到了。

她回身披了件羊毛外套,光著腿朝樓下去去,路過陸成晟的書房時,林音發現書房的門掩著,透過門縫,林音看見陸成晟低著頭,目光飛快的掠過文件,時不時的在上面划著什麼。

林音收回視線,踩著輕柔的步子下了樓。

一天沒吃飯,全身痛不說,身體早就已經飢腸轆轆了。

想起左手不便,她也沒辦法做什麼特別複雜的菜,心裡思來想去,大抵也只能煮點蕃茄青菜面了。

大概是心裡的結解開了,林音煮麵時,嘴裡竟然哼起了輕快的小調。

鍋里熱氣騰騰,不一會兒,便面香四溢,她盛了兩碗面,一碗一碗端去了客廳。

兩碗面,一個在左邊一個在右邊。

林音擺好后,起身朝陸成晟的書房走去。

她輕輕的扣了扣門,在得到陸成晟的允許后,推開門朝裡面走了一步,她倚在門邊,看著陸成晟說:「我剛才煮了面,你要不要吃一點?」,

陸成晟抬頭淺笑:「剛好餓了。」

看著陸成晟起身朝她走來,林音淺淺一笑,羞澀轉身。

時間似乎又回到了從前,她與他在一起的日子。

不知為何,明明應該高興,林音心裡的酸澀竟然越來越濃。

下了樓,林音坐到餐桌前,她沒有抬頭,亦能感受到陸成晟由遠及近的步伐。

「你傷沒好,明天我讓周賢帶個傭人過來侍候你。」陸成晟拿起筷子時,看著林音淡淡的說。

林音搖了搖頭:「不必了,我自己可以照顧自己,還有陸成晟,以後你不要派人跟著我了,你現在一定很多地方都需要人手,不必將心思放在我的身上。」

陸成晟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不知道為何,看著陸成晟這樣的反應,林音心裡有些許失落。

兩人安靜的吃著面,沒有再開口。

吃完面,林音正要收拾碗筷,不曾想一隻骨結分明的大掌伸來,直接拿走了她面前的空碗。

「你煮麵,我洗碗。」說完,陸成晟已經拿著兩隻碗跟兩雙筷子去了廚房,林音看著這一幕,有些許失神。

如果現在她仍然跟他是在一起的,那該有多好。

但是不可能了,她跟他以後都再也不可能了。

林音轉身,鼻子一酸,眼淚再次落了下來。

她閉了閉眼,想要將所有的淚水提出眼眶,沒想到再次睜開時,她的眼前卻陷入了一片濃重的黑暗。

林音瞬間慌了,她使勁的閉上眼睛眨了眨,想要看是不是因為太勞累了,眼睛才會看不見,可眨了一會兒,眼前雖然有了微微的光亮,但仍舊模糊不能視物,林音站在原地,一時間手足無措。

她記得她已經很聽醫生的話,每天都有按時服用藥物,為什麼眼睛的情況還會越來越嚴重?

她無助的蹲下來緊緊的抱住了自己。

林音睜著一雙大眼睛眨啊眨,眼前除了一片灰濛濛外,之前所有的清晰,完全不見了。

她忽然很害怕,害怕變成瞎子。

她起身,伸出雙手朝前面探去,她想憑藉著記憶走到樓梯口,她想只要她上了樓回了室,吃下醫生開的葯,她的眼睛就一定能夠恢復正常的。

林音迫不及待的朝前面走去,沒走出幾步,只聽的一聲,林音碰到了一旁擺放花瓶的木頭架子。

架子晃了兩下,上面的花瓶最終落在瑩白的大理石地面上,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響,林音無助的蹲下身,伸手想要撿起散落的碎片,沒想到動作太大,手不小心被割傷了,血一滴滴落下,林音忽略了疼痛,卻無法阻止恐懼自面前的黑暗一點點蠶食她的靈魂。

陸成晟剛洗完碗,就聽到外面的響動,他跑出來一看,發現林音跪坐在地上,面前倒著架子跟一地的瓷器碎片。

他連忙走過去,一眼就看到林音指間淌著鮮艷的血。

陸成晟一把捧住林音的手,開口就問:「走路怎麼這麼不小心,這樣也能撞到?」

,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