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重生家中寶>第二百六十三章 神仙日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三章 神仙日子

小說:重生家中寶| 作者:程嘉喜| 類別:都市言情

田野:「咳咳,其實挺有意思的,你看哈,你媽要是不這麼天天的來兩句,我都不習慣了,你怕是也要忘記這個人了。」

田嘉志甩臉色:「不用你安慰我。」

田野:「怎麼算是安慰呢,這不是實話嗎。你看哈跟唱戲是的,還不用花錢買票。」

田嘉志:「村裡來唱大戲的,從來都不用咱們花錢買票。」

好吧還是生氣了,不然肯定不叫真。

田野懶得搭理他了,越說越上臉,不然你能怎麼辦,跟朱大娘去對罵嗎,不說那是長輩,就說人家一個女人,你一個老爺們也跌份呀。

除了豁達就是豁達了。不是不能較真,也不是不敢較真,而是沒必要跟這種人生氣,對於朱大娘來說,沒能佔便宜就是吃虧了,這樣的人田野一輩子都不會跟她打交道,何必生氣。

這幾天天氣明顯的冷了下來,田野直接拉著田嘉志去後院給雞豬做保暖去了。

省的聽前院聽朱大娘吵吵生氣上火。

田嘉志看著田野張羅給豬圈,雞圈加草帘子,就覺得田野真沒養過牲口,嘴角都抽抽了:「村裡那麼多養豬,養雞的,誰家冬天也沒有給豬圈雞圈加過草帘子?」

田野回答的理所當然:「咱們家能跟別人人家比嗎,咱們家老母豬懷仔呢,老母雞趴窩呢,小豬,小雞出來,凍到了怎麼辦。」

田嘉志想說,有毛的東西凍不到。

不過看看田野啥都沒說,跟著幹活唄,左右今天也沒有事情做,只要田野高興就成。讓別人看到不定怎麼笑話呢。幸好家裡有院牆。

田野空間裡面就有草,平時沒事的時候,田野做成草帘子前院棚子裡面積攢了一些,不過不太夠,田嘉志只當是原來田野的家當呢。

看著草帘子不太夠,直接背著框子去割草,田嘉志:「你這草帘子從哪割的草,看著挺整齊的,我在村裡沒有見過這麼整齊的草呢。」

田野手上動作一頓:「時間長了,忘記了。」

田嘉志有點犯愁:「那我出去找找。」

田野有點心虛,不經意間又把自己底子給接了,哪找去呀?看看田嘉志:「也不用非得這樣的草,弄點乾草回來,給老母豬鋪著,也挺好的。」

田嘉志點點頭,背著框子就走了。

田野恨不得給自己一巴掌,在田嘉志跟前自己都要成篩子了。

鬱悶的給雞窩上面弄個能晚上蓋起來,早晨掀起來的帘子,這年頭沒有任何的娛樂活動,早晚干點這些農活挺好的,田野一點都不嫌棄麻煩。

而且想到小雞出來就有雞肉吃了,田野更不嫌棄麻煩,在美好的期盼中,很快就把那點糾結給忘記了。

田嘉志回來的時候,就割了一筐子乾草,跟預想中的一樣,沒找到田野家草帘子的那種乾草。

田嘉志非常的不甘心:「我也算是從小在山上長大的,怎麼就沒見過這種草呢。」

田野心虛,忙活著給母豬鋪上新乾草:「這破玩意沒準被我割光了呢。」

田嘉志一臉的不認同:「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你聽說過草能被割絕種了嗎?」

肯定是沒聽說過呀,那不是真沒處找這種草去嗎。

田野索性不提了,反正找不到就是找不到了:「呵呵,你學的不錯呀,還能拽出來兩句詩了。」

田嘉志心說,不想說這個話題,也不用違心的誇他呀,小學的東西好不好。

手上利索的幹活,順著田野的心思,不再提乾草的事情了,或許這就是田野用來防蚊蟲的那種草。不願意讓別人知道,這東西哪有。

田嘉志:「等有時間我跟小武去城裡的時候,找點塑料布回來,把韭菜跟小蔥都給蒙上。」

田野索性破罐子破摔:「定親時候,我帶了一塊塑料布回來的,洗過之後還算乾淨。」

田嘉志:「你不就拿了一大摞書回來嗎?」

田野非常鎮八道:「你看錯了,擠在你們的破爛裡面一起拿回來的,髒兮兮的,可能你們沒看到。」

田嘉志揉揉腦袋,有嗎?他沒那麼粗心呀。最關鍵的問題是,田野沒有理由忽悠他,所以肯定是自己當初沒看見。

田野心說,一個男人這種小事你記得那麼清楚做什麼,有毛病嗎?

說著就去前院,轉眼回來就弄了一捆塑料布回來,收拾的挺乾淨,打包很利索,田嘉志想,要是裹在一堆破爛裡面有可能看不到。

跟著田野把所料布打開,面積還不小田嘉志:「可真是好東西,你說我竟然沒注意到。」

田野:「那是我在家裡洗過了。不然髒兮兮的誰能當好東西。」

田嘉志:「還能遮一畦菜呢。」

田野:「家裡有菜籽,隨便撒點,長啥吃啥。」

好主意,兩人興沖沖的,就把後院的三個菜畦給遮上了。

晚上大棒米飯,燉蘿蔔。兩人吃過飯在院子裡面消食。

田嘉志感慨非凡:「我都沒想過日子還能這樣過。」這是滿足了。

田野:「社會越來越好,往後的日子也會越來越好。多看點書,多長點本事,你就能等著享福了。」

田嘉志心說,現在他就覺得是最好的。神仙日子。

含情脈脈的瞧著田野,可惜田野一點沒接收到,這人沒事用草帘子折騰院子裡面大水缸,給水缸做保暖呢,不然冬天水缸凍了,存不了水的。

田嘉志略鬱悶,這兩天在大隊裡面混,聽一群有家室,有媳婦的男人說了一大堆關於兩口子過日子的話,還有降服媳婦的絕招,根本就沒處用。

也不知道是她媳婦太不一般,還是村裡的媳婦們都太蠢,怎麼到了田野身上,那些傳說中的絕招都不好用呢。

兩人沒能消停多大會,西院牛大娘家,多了四個大小夥子,挺熱鬧,開門紅。

牛大娘做飯還是很不錯的,自己也嘴饞,要說生活水平在上崗村那是不錯的。

可能是四個知青知道牛大娘平時的為人如何,想要給牛大娘來個下馬威什麼的,吃飯的時候鬧騰起來了。

尤其是那個叫丁卯的鬧騰的歡:「大娘,以後咱們就吃這個呀,我們可是帶著口糧過來的呢。」

牛大娘吧唧臉色就落下來了,這人除了嘴巴不好,人緣差點,手腳不太乾淨,心還是不壞的,知道知青們頭一天入伙,還特意好好地收拾了兩菜呢,可惜白瞎了。

狗咬呂洞賓,早知道她就不這麼費心了:「咋地,你們城裡來的就金貴了,咱們鄉下人的飯菜就吃不得了。村長跟會計可沒說,你們帶了口糧過來,就得天天大魚大肉的。」

Ps:書友們,我是程嘉喜,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