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重生軍少辣嬌妻>第01章 沒有希望的人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1章 沒有希望的人生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同人競技

顧喬喬站在懸崖上。

九月的天空似乎格外的晴朗。

陽光燦爛而又明媚。

即便這樣的陽光,也依然照不進顧喬喬滿是陰霾的心裡。

她活不下去了。

能支撐到現在,是因為家裡唯一的親人,她的小弟還在監獄里。

她要等著他出來。

可是,就在上個月的今天,她的弟弟心臟病發,死了。

爸爸媽媽已於八年前相繼離世,妹妹隨後也自殺了。

料理好弟弟的喪事,處理好了其他的事宜,至此,這個世界上在沒有可留戀的人和事了。

山風猛烈的吹動著她的白髮,可是她才二十九歲。

她的嗓子被火炭燙啞了,甚至她連質問老天的權利都沒有。

她咬著牙,深陷的眼窩早就沒有了淚水。

無神的眼睛看著天際的一抹流雲,在悄無聲息的變化著形狀。

彷彿看到一個十七歲的少女,指著身旁一位清俊如玉的年輕軍人,羞澀的說,「爺爺,我想嫁給他。」

她如願以償。

以為從此之後就會過上幸福的生活。

但是,這卻是她噩夢的開始。

當時的她不知道秦以澤是帝都最高軍事指揮學院的高材生,不知道參謀長的女兒看中了她。

更不知道他的小青梅,團里的文藝兵都悄悄的喜歡著他。

等她知道之後,她已經被人販子賣進了大山,自那以後,命運對她就格外殘忍。

不敢回憶,每想一次,她都痛徹心扉。

顧喬喬再次看了一眼藍天,看了一眼那抹流雲,喉嚨里嗚嗚了幾聲,閉上眼睛,縱身一跳,如一隻被折斷了翅膀的蝴蝶,翩然落進了懸崖下的深潭裡。

當令人恐怖的窒息感傳來之後,她的嘴角竟然掛上了一抹笑容。

從此之後,她不會在痛苦了。

沉入黑暗之前,她想,假如有來生,她一定要離秦以澤遠遠的……

……

「奶奶,你就是心腸好,她是自己尋死,為什麼還救她?」這是一個女孩清脆的聲音。

「終歸是一條命,她也是你嫂子,而且這大過年的,唉……」

一個老人嘆息著開口。

顧喬喬的頭疼極了,她費力的想睜開眼睛,可是努力了半天,也沒有做到。

這是誰在說話?

難道,她沒死成被救了嗎?

「她把我媽媽都氣的昏過去了,您還給她喂水?」女孩的聲音再次氣呼呼的響起。

「小雨,你去看看你媽媽好點沒?」

然後就是悉悉索索的聲音,嘴邊忽然有一絲濕潤的感覺。

顧喬喬顫抖著嘴唇,用盡全部的力氣,猛然的睜開了眼睛。

「喬喬,你醒了?」老人驚喜的開口。

顧喬喬怔怔的看著眼前的一位老太太,她手裡拿著瓷碗和湯勺,面目慈和,帶著微笑,忽然她的心狂跳如雷。

全身的血液都彷彿凝結在了一處。

這不是秦以澤的奶奶嗎?

可是,她不是死了嗎?

就在八年前,弟弟刺傷了秦以澤的妹妹那天,突發腦血栓而死。

那麼,這是在地府見面了嗎?

「奶……奶……」顧喬喬顫抖著嘴唇開了口,「對不起……」

卻忽然全身一僵,她猛地的摸向了自己的喉嚨。

她啞了八年,如今死了,就能說話了嗎?

這個時候,門被推開了。

一個梳著馬尾的女孩怒氣沖沖的進來,指著顧喬喬,「我媽媽被你氣的手腳都發抖,在床上起不來,你賠我媽媽1

顧喬喬驚駭的瞪大了眼睛。

這是秦以澤的妹妹,秦小雨,她……

好像意識到了什麼,顧喬喬猛地坐起來,倉皇的看向四周。

對面貼著淡雅圖案牆紙的牆壁上掛著張鏡框,裡面有一張很大的照片,一個笑的甜蜜的少女,身旁是一位丰神俊秀,卻難掩清冷淡漠的年輕軍人。

那是她和秦以澤的結婚照,她的腦子裡轟的一下,有那麼一刻,是空白的。

她死死的咬著嘴唇,強迫自己的目光從上面移開。

在東面牆壁處,是一排古香古色的紅木傢具。

上面貼著大紅的喜字。

她猛地轉頭,燦爛的陽光毫無防備的刺進了她的眼睛。

顧喬喬疼的闔上了眼帘,等在睜開的時候,看到了站在門口的一個年輕的男子。

顯然是剛從外面回來。

纖長如玉的手上搭著軍綠色的呢子大衣,他相貌生的極好,眉如遠山,一雙星眸似寒潭秋水,神色卻如高山之雪一般清冷。

穿著一身筆挺的軍裝,更顯長身玉立。

顧喬喬的手猛地揪住了心口的衣服,呼吸都彷彿窒息一樣。

秦以澤!

那個她愛了四年,又恨了八年的秦以澤。

八年前,大山裡一別,她再也沒見過他。

這個承載了她少女美夢的男子,這個目光淡漠沒有一絲溫度的男子,此時正靜靜的看著他。

英俊的臉上沒有一絲波瀾。

秦奶奶給秦小雨使了一個眼色,「走,推奶奶去看看你媽媽,差不多該準備年飯了……」

「奶奶……」秦小雨恨恨的跺腳。

「小雨,推奶奶出去。」秦以澤開口,聲音恍如上好的琴弦,悠揚悅耳,卻帶著讓人心神一顫的清冷。

秦小雨最怕的就是自己這個大哥了。

回頭瞪了一眼床上面色慘白的顧喬喬一眼,這才推著秦奶奶出了大哥的室。

顧喬喬還沒反應過來。

她的身體在顫抖,手也在顫抖,她只得緊緊的將手攥成了拳頭。

指尖按在手心裡,那一抹清晰的刺痛傳來,讓她咬住了嘴唇。

秦以澤不疾不徐的將大衣和帽子掛在了衣櫃的衣架上,然後緩步來到了顧喬喬的床前,

他的身形高大,站在床邊,居高臨下的睥睨著顧喬喬,無形中帶了一股壓迫感。

此時,他的嘴角抿成了一條冰冷的直線。

片刻之後,緩緩的開口,聲音低沉,「你真的不想活了?」

顧喬喬的心猛地揪緊,蒼白的嘴唇在無聲的顫抖著。

她倉皇的低下頭。

她沒敢對上秦以澤的目光,因為他的目光穿透力極強,彷彿能看穿一切,讓她無所遁形。

也讓她很狼狽。

記憶里就是如此。

「今天是大年三十,奶奶最期盼的就是一家團圓,你想沒想過,如果你死了,奶奶的身體是否承受得了?」

沒有一絲溫度的聲音在頭頂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