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重生軍少辣嬌妻>第02章 重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2章 重生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同人競技

顧喬喬彷彿魔怔一般的猛地抬頭。

這樣的話,依稀彷彿。

久遠的記憶如潮水一般的湧來。

心,咚咚的跳著。

提醒著她,這不是夢。

她,好像回到了過去!

十一年前,她和秦以澤剛剛結婚,這一天是大年三十的清晨,秦以澤出去和同學聚會,她想跟著去,可是被拒絕了。

住在隔壁的白芸,也是她在秦家認識的唯一的朋友,給她出主意說,對待秦以澤就得一哭二鬧三上吊。

否則,秦以澤就會被他的高中同學給勾去了魂,再也不要她了。

她當時滿心滿腦子都是秦以澤,因為自從結婚以來,他對待她,淡漠而又疏離,她愛他,愛的瘋狂,愛的執著。

只要有一點可能,她都會去嘗試。

於是在秦以澤要走的時候,她為了愛情,為了顯示自己對愛情的執著,一頭撞向了冰冷的牆壁。

當時就昏過去了。

自然,秦以澤確實沒走成。

因為秦媽媽急火攻心,也一頭栽倒在地。

本來是喜慶的大年三十,結果婆媳二人都進了醫院。

好在問題都不大,於是折騰了一圈回了家。

但是,此時也已經下午了。

秦家人又餓又累,還要忍受左鄰右舍的指點,從此之後,她的臉上就貼上了恥辱的標籤。

但是,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

想到這裡的顧喬喬握緊了雙手,垂下眸子。

看顧喬喬始終沉默,秦以澤也沒了耐心。

淡淡的掃了一眼床上的少女,轉身離開了。

挺拔的背影如筆直的松柏,很快消失在室里。

顧喬喬獃滯了片刻,猛地的翻身下床。

站在花梨木地板上,就算是穿著襪子,可是那一剎那的冰冷也很快的傳到了腳底。

她不再遲疑。

快步的走到了窗戶前。

秦家的窗戶很大,寬敞明亮,不過樣子有些古樸,下面帶著插銷。

她咬著牙,顫抖著打開插銷,一把的推開了窗戶。

一股逼人的涼氣瞬間就打在了她的臉上和身上。

陽光很明媚。

也很燦爛。

因為突如其來的冷空氣,她的嘴唇顫抖著,牙齒咯咯的響。

她還活著,這是真的。

雖然不是年飯的時間,但還是有孩子們在放鞭炮。

外面的院子里,高大的海棠樹依然挺立。

這是秦家位於帝都的老宅。

是秦家祖上的宅子之一,面積很大。

加上廂房和花園,大約有八百多平方米。

後來因為發生了太多事情,實在待不下去,賣掉之後搬去了另一個小區。

因為是樓房,自然也沒了這個古樸典雅的老院子。

顧喬喬緩緩的關上窗戶,看著書桌上的日曆。

1986年2月8日,除夕!

在看看牆上的掛鐘,下午14點正。

她來到了大衣櫃的鏡子前,身子驀然僵祝

鏡子里出現了一個面色慘白,嘴唇顫抖的女孩。

烏黑的頭髮有些凌亂,張了張嘴,「礙…礙…」了兩聲,聲音略帶沙啞,但是她還能說話。

她的身上穿著紅色的毛衣,下面竟是綠色的褲子。

看起來不倫不類。

但是一雙眼睛亮的驚人。

額頭處的青紫,此時很明顯。

顧喬喬打開頭髮,拿過剪子,給自己剪了劉海,斜斜的垂下,正好擋住了額頭的傷。

另一側露出了彎彎的秀眉,眼睛顯得越發的水潤。

前世的記憶刻骨銘心。

她知道,在有一個小時,隔壁的白芸就該來了。

她先是柔聲的安慰著秦母,然後來到了自己的房間,誇獎自己做的好,那個時候的她傻傻的信了。

對白芸真的是言聽計從。

因為,秦以澤確實沒去成。

而且還和自己說了話。

要知道,結婚已經有半年了,他在部隊服役,一封信,一個電話都沒有。

況且,新婚當晚,他不但沒碰她,甚至連眼神都吝於給她,更別提說話了。

她當然惶恐,秦家除了奶奶和她說話,其他的人,看自己就和陌生人一樣。於是,白芸就成了她的主心骨。

然後白芸教她在大年初一的時候,趁著秦家宴請秦家老太爺的時候,跪在地上請他做主,讓秦以澤從部隊複員回來,和她好好過日子。

她也照做了。

於是,初一這天,成了秦家的夢靨,也是她噩夢的開始。

那一天將老太爺氣的差點進醫院。

指著秦軒的鼻子大罵:家門不幸。

而她如喪家之犬,只能躲在室里哀哀地哭泣。

她可真蠢呢。

怎麼就那麼蠢呢?

顧喬喬緊緊的攥住了手,手指嵌入了手心裡,傳來了鑽心的疼痛,她才緩緩的放開。

蠢過一次,就夠了。

她的淚水順著腮邊流下。

同時,一股狂喜隨之湧來。

此時此刻,她和她的父母還有雙胞胎弟妹,都好好的活著!

她沒有被賣到大山裡,遭受那麼多非人的折磨。

爸爸沒有因為找她丟了工作,妹妹沒有因為爸爸去世母親病重,而去借高利貸,最後因絕望導致自殺。

她的弟弟,也沒有為了替自己出氣,找秦家人算賬,結果誤傷了秦小雨。

弟弟沒有入獄,上大學的秦小雨也沒有因被刺傷而切除了右腎……

秦奶奶也沒有因為這件事撒手而去。

顧喬喬死死的咬著嘴唇,

上天有好生之德,讓她重新開始。

她感激不荊

上一輩子的悲劇,現在,未來,都不會在發生了。

她和秦以澤,就是一個錯誤。

如今雖然重生在了結婚後,但是,她也滿足了。

可以離婚的。

從此之後,遠離秦家,遠離秦以澤。

一別兩歡,各自安好!

上一輩子的悲劇,秦家人的冷漠雖然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但是,自己的愚蠢和執拗,也同樣令人生厭。

雙方,都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顧喬喬不再遲疑,打開衣櫃,找到了一條黑色的褲子。

將綠油油的褲子換下來,紅配綠,實在不雅。

白芸,那個說話柔柔的女孩,卻偏要說自己這樣穿好看。

她的眉毛長得好,不用特意修剪,就是天生的柳葉眉。

額頭也很白凈光滑。

可是,白芸卻偏說她剪了齊劉海好看。

於是,她聽話的剪了。

然後看起來傻傻的,悶悶的。

還有些壓抑。

顧喬喬嘴角漾開一抹冷笑。

這輩子,她再也不會那麼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