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03章 都在後悔,這個感覺真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3章 都在後悔,這個感覺真好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顧喬喬不在耽誤時間。

雖然註定要離婚,但是,她卻要堂堂正正的離開秦家。

而現在,秦媽媽沈蔓茹躺在床上,心火難平。

奶奶坐在輪椅上。

秦家的父子和秦小雨都不是會做飯的。

可是今天是大年三十,在國人的眼裡心裡,這是一年中最重要的一天。

冷鍋冷灶的,一年都不吉利。

她知道,上輩子的白芸成了秦家的天使和救星。

她施展了十八般手藝,做了一桌看起來不錯的年夜飯。

而自己被她安排在室里養玻

等吃飯的時候,她將自己叫出去。

結果可想而知。

那是她有生以來吃的最難以下咽,如坐針氈的一頓年飯。

終生難忘!

也導致心理怨氣加大,對於白芸第二天的計劃不打折扣的執行。

從那以後,秦家的人,徹底厭惡了自己。

過了正月十二,無奈的秦以澤將自己帶去部隊隨了軍。

可是,顧喬喬以為出了狼窩,其實卻進了虎口。

往事不堪回首,顧喬喬擦去眼淚,深吸了一口氣。

前世那將近十年的磨礪,讓她的心性堅定非凡。

否則,也不會為了給弟弟一個家,在帝都攢下了一套樓房。

只是,弟弟死了。

她就再也沒了盼頭……

顧喬喬再次的看了一眼鏡子里那個秀氣的少女,深吸一口氣,轉身朝著室的門走去。

她要在白芸來之前,將年飯做好。

其實,這也是上輩子,她欠秦家的。

還有些略帶顫抖的手,一狠心推開了房門。

在打開的一剎那,她本能的閉上了眼睛。

擔心,這只是夢中的一個場景。

就好像電影一樣,推開門,一場空……

僅僅只是一瞬,顧喬喬就毅然的睜開了眼睛。

燦爛的陽光從窗戶前投射過來,將站在客廳窗前的那道修長的身影,蒙上了一層淡淡的光芒。

有些不真實,但是,卻又真實無比。

是秦以澤!

他的雙手插在褲袋裡,因為是軍人,就算是在家裡,他的站姿依然挺拔如松。

秦家的客廳很大。

也很典雅和高貴。

傢具沙發都是木質的,在陽光下散發著厚重的光澤。

樣式古老,但是卻都是黃梨木和紫檀木製成,古樸而又珍貴。

秦家是典型的書香門第。

牆壁上掛的是秦軒親手畫的畫,西面牆壁的多寶閣上,擺著一些好看的瓷器和玩意兒。

其實那個多寶閣很牢固。

但是,上輩子在正月初十的那一天,被她不小心碰倒了幾個宋代的瓷瓶。

瞬間碎了一地。

當時的秦父臉都青了。

想到這裡,顧喬喬嘴角帶上了一抹嘲諷。

如果不是白芸拉著她,她怎麼會摔倒,怎麼會碰到多寶閣的架子呢?

顧喬喬眸色複雜的瞥了一眼那個依然背對著她的身影,轉身朝著廚房走去。

沈蔓茹的室門是半開的。

裡面沒有什麼聲音。

沈蔓茹和秦軒都是帝都某高校的教授,就算是對顧喬喬厭惡,也會維持著清高,甚至在背後也沒有去惡意辱罵。

只有微微的嘆息,和無盡的悔意。

都在後悔,這個感覺真好!

顧喬喬的嘴角朝上勾起,站在廚房,打量著那些食材。

如今已經是1986年了,改革的大潮席捲全國,作為帝都自然更好。

秦家的條件好。

年貨準備的也充足。

秦以澤剛從最高軍事指揮學院畢業,被看中他的某軍區司令,給安排到了邊關某部連隊鍛煉。

這次是探親假,給的比較長。

二十天。

正月十四就會返回部隊。

所以,沈蔓茹今年準備的年貨格外的富足。

有些記憶很模糊了。

但是她還是能想起來,為了這頓年飯,沈蔓茹興高采烈的和婆婆一起商定食譜。

只是沒想到,會發生今天這樣的事兒罷了。

上輩子為了能給幾年後出獄的弟弟一個家,她打了很多份工。

除了賣身,只要她能做的,都去做了。

在飯店洗碗,給人當保姆,在五星級酒店打工……

這做菜的活計,不在話下。

顧喬喬洗好手,紮好圍裙,剛要伸手拿菜的時候,身後傳來一道淡漠如雪的聲音,「你要做什麼?」

她身子一僵,手握了握,轉過頭,看了一眼站在門旁清雋如畫挺拔如玉的年輕男子,幾息之後,別開了視線,平和的說,「今天我來做菜。」

秦以澤劍眉微蹙,他沒聽錯吧。

這個顧喬喬要做菜?

據妹妹說,她只會洗碗,而且還洗的不幹凈。

如今這是看家裡不夠亂,想把食材都毀了嗎?

秦以澤的眸子幽深如海,沒動也沒說話。

顧喬喬卻知道不能在磨蹭了。

在白芸來之前,將這些做好,否則,還真的沒有精力對付她。

秦以澤這人就是這樣,惜字如金。

顧喬喬也沒指望聽到他會說什麼話,她恍如沒看到他,手腳利落的開始將食材開始分類。

肉類魚類都是提前處理好的,只要從冰箱里拿出來就可以。

新鮮的蔬菜都放在了陽台上。

轉瞬之間,她就想好了今天做什麼菜了。

洗好蔬菜,放在了菜盆里。

蓮藕切片,黃瓜切絲,蒜薹切成段。

忙起來的時候,還真的就忘記了,身後還有一個人。

秦以澤站在廚房的門邊,總覺得哪裡有些怪異。

他的星眸劃過一抹暗光,軍人天生的直覺讓他馬上找到了不同。

這個女人,看他的眼神不再直勾勾的令人厭煩。

有些平和,略帶複雜。

這又是想玩什麼花樣呢。

他是一個軍事天才,從小到大的志向就是投身軍營報效國家,所以他對男女情愛一事看的極淡。

當顧喬喬的爺爺挾恩情逼婚的時候,他想,娶就娶吧,總歸是要結婚的,有了妻子,也許那些女人會知難而退。

只是沒想到,娶進來的這個才是麻煩。

秦以澤神色莫測,淡淡的瞥了一眼那個忙碌的身影,轉身離開了。

等他走了,顧喬喬還是大大的鬆了一口氣。

身後的那道目光帶著探究,她能感覺出來。

習慣就好。

老天給她的這一次重生,不是讓她做前世的自己,去犯曾經犯過的錯誤。

顧喬喬拿過洗好的蘿蔔,這是心裡美蘿蔔。

她的手有些痒痒的。

她會雕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