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第05章 怎麼沒一下子撞死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5章 怎麼沒一下子撞死呢?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女生小說

顧喬喬一怔,隨即勾起了嘴角,「奶奶,那我先做飯了。」

「好好,我和小雨先出去擺桌子。」

秦小雨再次的瞄了一眼奶奶手裡的花,真好看,好像比真花還要漂亮。

這個女人?

竟然還有這手藝?

她哼了一聲,想起了白芸姐姐的話,再次的哼了一聲,推著奶奶朝著客廳而去。

不過,那目光始終沒離開過奶奶手裡的花,她也好想拿過來看看。

顧喬喬這才開始真正的忙起來。

過年了,自然是要有魚的,沈蔓茹買的是大鯉魚,那就來個紅燒鯉魚。

用山藥燉排骨,奶奶也能多吃點。

素錦涼拌菜,火腿大拼盤,小雞燉蘑菇,紅燒肉,在來個肉末茄子,這個奶奶也能吃,不但有營養,還補鈣……

在炒幾樣青菜,素丸子,干鍋青椒藕片。

還有大蝦,清蒸為好。

此時顧喬喬已經將需要燉的菜在燃氣灶上燉了起來。

沈蔓茹雖然是秦家的主婦,但是,畢竟也是一個教授,工作挺忙,所以真心講,她做飯的水平一般。

86年的帝都,就算是站在了時代的前沿,但是也無法和十幾年後相比。

更何況親自掌勺的是顧喬喬。

當撲鼻的香氣,從廚房飄出來之後,悶在書房的秦軒走出來,手裡拿著書,雖然家裡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但是作為公公他不好說什麼。

看兩個人都沒問題之後,就躲在書房裡生悶氣。

這大年三十過的,肯定讓老母親不開心了。

等聞到廚房傳來的菜香的時候,知道妻子起床了,他趕緊出來。

也擔心自己的妻子身體是否能承受。

等看到廚房的那抹身影,驚呆了。

是顧喬喬。

此時就見她熟練的翻炒著蔬菜,然後一盤翠綠鮮嫩的雞蛋炒蒜薹出了鍋。

香味也隨之而來。

於是,沈蔓茹也出來了,站在廚房的門口,看著忙碌的顧喬喬,也同樣是不可置信的目光。

整個秦家,最淡定的就是秦以澤。

他只是瞄了一眼奶奶獻寶似的讓他看的蘿蔔花,就繼續低頭看書。

神色平靜,沒有一絲波動。

驚訝歸驚訝,但是如今外面已經有孩子們在放鞭炮了。

大年三十的味道越來越濃。

就算有千般萬般的不滿意,也不能在這個時候表現出來。

於是不約而同的看了一眼雲淡風輕的兒子,兩個人又默默的對視了一眼,微微嘆氣,沈蔓茹喊著秦小雨,「小雨,過來,擺碗筷。」

這活小雨會幹。

而且看見媽媽從床上起來了,也很高興,顛顛的跑過去,拉著沈蔓茹的手,「媽媽,你好點了嗎?」

「嗯,我好多了。」沈蔓茹對著廚房怒了努嘴,「怎麼回事?」

「我怎麼知道,我推奶奶出來的時候,她就在廚房了。」秦小雨皺著眉頭,「還給奶奶雕刻了一朵蘿蔔花呢……」

「蘿蔔花?」

「媽媽你等著,我去給你拿。」秦小雨畢竟才十六歲,天性在那兒擺著呢,終於知道機會來了,她幾步就來到了奶奶的面前。

此時秦奶奶正和她的大孫子,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話。

而秦以澤將書放在了一側的茶几旁,低眉斂目,安靜的聽奶奶說話,偶爾點點頭,或者嗯了一聲。

都已經習慣他這樣了。

秦奶奶也渾不在意。

手裡擺弄著蘿蔔花,忽然嘆息著開口,「我這輩子,還是第一次有人送我花呢。」

秦以澤眉目一動,凝眸看去。

陽光下,那朵用蘿蔔雕刻的花,晶瑩剔透,花瓣薄如蟬翼,逼真的好像能聞到花香,頗有些巧奪天工。

顧喬喬雕刻的?

搜索了一遍,關於她的有用的資料實在匱乏,秦以澤的嘴角稍微挑了一個弧度,「您喜歡就好。」

「奶奶,將這蘿蔔花給我,我媽。」秦小雨站在秦奶奶身旁,有些急迫的開口。

秦奶奶看了一眼小丫頭,剛才就看她著急了,小手總想要摸,卻還不好意思摸,所以,她也假裝沒看見。

看這個小丫頭,能堅持到什麼時候。

如今看秦小雨眸子里的熱切,也不逗她了,大方的遞給了秦小雨,並叮囑著,「許看不許摸,看完就給我拿回來。」

「奶奶,你好小氣。」秦小雨看著手裡的蘿蔔花,這花瓣這麼薄,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打死她也不相信是那個壞女人雕刻出來的。

說完之後的秦小雨拿著蘿蔔花就要給媽媽看的時候,秦家的門被推開了。

一個皮膚白皙,披著及腰長發的女孩站在了門口,柔柔的開口,「小雨。」

此時秦小雨正好站在了她的對面,開心的說,「白芸姐姐,你來了。」

「嗯,我來看看沈阿姨好點沒。」白芸熟門熟路的進了客廳,視線第一時間落在那個坐在沙發上,穿著黑色的高領毛衣,矜貴清雋的好像民國走出來的貴公子的秦以澤身上。

而對方,依然低眉斂目,安靜的聆聽著面前秦奶奶的嘮叨。

白芸心尖一顫。

秦小雨過來拉住了她的胳膊,親熱的說,「沒事,我媽挺好的。」

「白芸啊,來,過來吃花生和糖塊。」沈蔓茹熱情的招呼著。

這孩子有心,性子好,平日里沒白疼她。

秦小雨拉著白芸坐在了另一側的沙發上。

此時廚房飄來陣陣的香氣。

白芸皺眉,秦家的人都在客廳呢,那麼這個在廚房的人是誰?

「沈阿姨,我媽媽聽說您被撞牆自殺的嫂子氣的暈倒了,也挺生氣的,她現在出不來,讓我過來看看您。」

「我沒事……」沈蔓茹的臉色不大好。

自殺?

這大過年的,真是不吉利。

但是沒辦法,這左鄰右舍的都傳開了,想瞞都瞞不祝

白芸看沈蔓茹的臉色,嘴角露出不易察覺的笑容,那個死女人,怎麼沒一下子撞死呢。

要是撞死了,自己就可以和澤哥哥在一起了。

不過,這樣也好,鬧得這麼大,丟死人了,相信,從今天以後這個女人,再也翻不了身了。

「沈阿姨,嫂子也是一時糊塗了,您別往心裡去。」白芸知道這個時候不適合談這個話題,但是,此時不說,明日就沒機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