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第06章 煽風點火的白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06章 煽風點火的白芸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女生小說

窮寇必追,她深深的知道這個道理。

「什麼糊塗了,那是無知,愚蠢。」沈蔓茹氣的攥緊了手裡的瓜子。

「沈阿姨,她就是書讀的少,以後多讀點書就好了,而且在小山溝長大,也沒見過什麼世面……」白芸故作懂事的安慰道。

看沈蔓茹的臉色更不好了,在看旁邊的秦父低頭皺眉,白芸滿意了,接著柔柔的再次開口,「沈阿姨,年飯做了嗎,我來幫您吧。」

「不用了,我都做好了。」

一道清亮的聲音從廚房的門口傳來,顧喬喬眸光清亮,似笑非笑的看著白芸,都說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

這白芸專門往心窩裡捅。

想來,上輩子就是這樣,就算是秦家人怒火平息了,可是依然還是被白芸給重新點燃了。

因為此時沈蔓茹投來的目光帶著強烈的厭惡。

白芸驚訝的站起來,不可置信的看著顧喬喬,臉色閃過一抹扭曲和嫉恨,她這個時候不是應該躲在屋子裡嗎?

為什麼扎著圍裙站在廚房呢?

「嫂子,你不是說你從來沒做過飯嗎?」

顧喬喬沉默。

眸光幽深,定定的看著白芸,半晌才說,「是的,今天是第一次。」

「你曾經說你做的飯連狗都不吃,這如今……」白芸目光一閃,又俏皮的吐了下舌頭,歪頭對著臉色難看的沈蔓茹說,「沈阿姨,對不起,我說漏嘴了……」

顧喬喬卻不想在和這個女人周旋,今天不是最好的時機。

她淺淺一笑,站在那裡卻如雨後的青竹一般,不卑不亢,對著輪椅上的秦奶奶說,「奶奶,年飯做好了,可以開飯了嗎?」

「當然可以。」秦奶奶連忙點頭,眉開眼笑的對著秦以澤說,「快去,幫你媳婦端菜。」

秦以澤站起了身子,推著秦奶奶到了餐桌旁,然後一言不發的進了廚房。

廚房的空間雖然很大,但是當秦以澤進來之後,卻顯得異常的逼仄。

顧喬喬眉頭輕蹙了一下,卻緩緩的伸展開。

在忍幾天吧。

她轉過身,將山藥燉排骨上灑了點香蔥末,然後倒在了砂鍋里。

做好的菜都擺在寬大的餐台上,秦以澤掃了一眼,眉目微動,伸出修長如玉的手,端起兩盤菜就出了廚房。

食物的香氣隨著移動越發的濃郁。

他的動作很快,端菜這樣的事,也被他做的如行雲流水。

顧喬喬端著砂鍋出了廚房。

目光精準的捕捉到了已經回過神來的白芸,那個女人雖然是笑著,但是眸子里卻閃過一抹陰毒。

顧喬喬看著朝她走來的白芸,勾起嘴角,這不定是憋著什麼壞呢。

讓她想想,她要做什麼?

借著說話的名義,不小心的撞向她,嘴裡肯定會喊著,「嫂子,你的手怎麼哆嗦呢,哎呀,小心,礙…」

最後的這一聲「氨,也許是為了製造自己被連累到的形象吧。

然後,如願以償,這一砂鍋的山藥燉排骨嚓摔得四分五裂。

更加的證實了,這個顧喬喬什麼都不會做,就是個廢物。

殺敵一千,自損八百,也不算是吃虧。

可是,今天的顧喬喬卻不想陪她玩,她揚眉,「秦以澤,我端不住了,幫我下。」

聲音不大,但是清亮悅耳,在加上顧喬喬是純正的北方人,普通話說的極好,少女的聲音此時恍如銀鈴,讓其他的人都朝著她看去。

總覺得,哪裡好像不一樣了。

這個淺笑嫣然的女孩,端著砂鍋,顯然有些吃力,臉頰有些羞紅,咬著唇瓣,求助的看著秦以澤。

白芸不得不止住了腳步。

再湊上去沒意義了。

因為秦以澤已經淡然的接過了砂鍋,邁著優雅的步伐,走到了餐桌旁,剛要放下,顧喬喬也隨後跟過來,「放中間吧。」

說著,小手極是利落的挪開了餐桌中間的盤子。

秦以澤神色淡然,抿著薄唇將砂鍋放在了中間。

不動聲色的看那雙小手,只是幾個動作就將葷素都穿插擺放,然後才滿意的退後一步。

秦以澤將她的神色盡收眼底,這是嫌棄他沒擺好吧。

他抿了抿薄唇,如星子般的眸光如流水一般的劃過,看著還呆愣的父母,開口道,「我去放鞭炮。」

「我和你一起去。」秦父終於是回過神來。

大年三十,家和萬事興。

難得兒媳婦老實了,不作了。

所以也不想在橫生事端了。

白芸尷尬了,顧喬喬第一次對她這麼冷淡。

她狠狠的瞪了一眼顧喬喬,不知不覺竟然坐下來,一旁的秦小雨沒看出這些,而是拿著蘿蔔花看著,然後看白芸坐下來,拉著她,「這是那個女人雕刻的,怎麼樣,想象不出來吧?」

白芸怔怔的看著眼前的蘿蔔花,今天到底怎麼了,總有一種那個蠢女人已經脫離了自己掌控的感覺呢。

而且這個蠢女人還會雕刻?

那雙手比豬蹄子還笨。

「開什麼玩笑?」白芸不信。

「我親眼看到的。」秦小雨低低的說,「假如不是親眼所見,打死都不相信。」

白芸這才認真的看著那朵依然綻放的花朵,忽然美目一轉,身子一躲,捂著鼻子,「難聞死了,一股臭蘿蔔味。」

秦奶奶的臉色淡了下來。

「難聞嗎?」秦小雨皺眉。

「改天我送你朵真的,拿個臭蘿蔔當玫瑰,被人知道,不得笑話你是一個土老帽大山炮埃」

「哼1秦小雨生氣了。

她的同學本來就笑話她有個土老帽和山炮的大嫂。

今天聽到這樣的話,羞惱交加,一把將蘿蔔花摔在地上,用皮鞋碾了幾下,卻在要狠狠的瞪顧喬喬的時候,心口一顫。

白芸也一扭頭,卻不其然的對上了顧喬喬的目光。

那目光,幽深莫測,黑的彷彿沒有邊界一樣。

也沒有任何溫度。

白芸的心一驚,然而在她皺眉的時候,顧喬喬笑了。

彷如滿樹的梨花瞬間綻放。

白芸搖搖頭,剛才的那種感覺是錯覺吧。

那個賤女人自卑的不能在自卑了,怎麼會敢這樣看她。

秦奶奶看著秦小雨腳下已經變成蘿蔔泥的花,嘆氣,看了一眼白芸,看似慈和的臉上卻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