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0章 靈巧異常的雙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章 靈巧異常的雙手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同人競技

如今才八點半,時間來得及,她推著秦奶奶去了客廳。

聯歡晚會依然在進行。

秦奶奶今天被兒媳婦和孫媳婦折騰了一天,早就累了,顧喬喬低聲問過之後,就推著秦奶奶進了她的室暫時休息。

顧喬喬看著秦奶奶,上輩子,她對不起這個老人。

即便是她被賣到大山,在別人看來已經骯髒的不能在骯髒了,她也拉著她的手說,不怪她,等她出院了,就接她回秦家。

可惜,在說完這番話的第三天就去世了。

她的眼睛瀰漫上了一層水汽,將秦奶奶的腳放在了紅柳木的木盆里,伸出手,按照記憶里的按摩方法開始給秦奶奶按摩。

她準備過了正月十二就離開帝都,這一去,不管回不回來,都和秦家在無關係。

和秦奶奶,只怕也就十幾天的情分了。

「喬喬,好了,你也累了一天了,不用按摩了。」說著秦奶奶拉著顧喬喬的手,就要讓她起來。

而顧喬喬也看著自己的手指有些發愣,為什麼感覺手指靈活的隨心所欲?

她思忖了一下,緩緩的低頭,「沒事的,奶奶,我前幾天在書店看了一本書,那裡有按摩的手法,我這是最基本的方法,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說著,她的手自然而然的朝著秦奶奶的小腿按去。

秦奶奶是因為風濕,所以才坐上了輪椅,春夏還好,可以緩慢的行走,但是冬天是經常犯病的,如今沒有根治風濕的好辦法,但是,能保持現在這樣,已經很是難得了。

她微微的閉上眼睛,心念一動,手指開始一點點的按下去,沒怎麼使力,卻好像指肚都帶著熱度。秦奶奶竟然咦了一聲,「喬喬,我怎麼感覺,小腿熱熱的呢。」

「那是因為我剛才摩擦了手掌。」顧喬喬壓抑著心跳,隨便的找了一個理由。

她很快就和自己的手指心神合一。

那種如行雲流水一般的流暢感,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美妙。

顧喬喬倒也沒放在心上,上輩子她的手就極其的靈巧,雕刻的龍鳳呈祥,曾經被飯店拿去當成藝術品放在了大堂,供人參觀。

沒想到,重活一世,手指竟然更加的靈巧了。

顧喬喬心頭湧上了喜悅,她將秦奶奶扶到床上休息,就回了自己的房間。

她和秦以澤的婚房在四合院的西面,有室,連通著書房的是一個小客廳,客廳的另一側是衛生間。

就算是十幾年後,秦家的房子,也是典雅中透著華貴的。

牆紙和吊燈都是從國外購置回來的,屋子裡的擺設不多,但卻精緻無比。

無一不在宣示著這是一個有著極其豐厚底蘊的書香門第。

顧喬喬站在了客廳的燈下,微微的抬頭,對著自己的手指看著。

不停的擺弄著,真是越看越喜歡。

看來這輩子,她的技藝只會高不會低。

忽然感覺到身後有些如芒在背的感覺,倏然回頭,就見到秦以澤雙手插在褲袋裡,眸光幽暗,定定的看著他。

顧喬喬的心一怔,他在門口看了多長時間?

秦以澤是一個天生的軍人,對待意外有著超乎尋常的敏銳。

不過顧喬喬這輩子不可能按照上輩子的劇本去演。

懷疑就懷疑吧,重生這樣詭異所思的事情,就算是說出去,都沒人相信。

顧喬喬的心定了定,秦以澤卻淡淡的開口,「奶奶叫你。」

「……嗯。」顧喬喬答應了一聲,抬腿朝著門外走去。

秦以澤的身軀高大,擋住了門口的一半。

可是想要出去,只有這一道門,顧喬喬走近了,秦以澤依然沒有躲開的打算。

顧喬喬站住了。

此時的她不得不承認,就算是重活一世,那若有若無的威壓也讓顧喬喬的心咚咚的跳了起來。

手微微的攥起來,就要側身鑽過去的時候,卻聽得微不可查的一聲輕笑。

顧喬喬的身子一下子僵住了。

秦以澤轉身大踏步的走出了小客廳的房門。

顧喬喬在那愣了一會,才快步的朝著秦奶奶的室走去。

「奶奶你叫我?」秦奶奶此時竟然自己坐在了輪椅上,正目光灼熱的看著顧喬喬。

「喬喬,我這腿感覺有些熱,我就試著自己下了床,我感覺,你剛才的按摩手法很好。」

「是嗎?」顧喬喬也感到很意外,「奶奶,那明天開始每天晚上我給你按摩好不好?」

「呃……」秦奶奶本想拒絕,只是一想到這孩子過了年就要跟著孫子去隨軍了,也就點點頭,「好吧,只是辛苦喬喬了。」

秦奶奶真心的說道。

「不辛苦。」顧喬喬搖頭,轉移了話題,「我們去包餃子吧。」

秦家人以為本來愁雲壓頂的大年夜,過得歡樂而又祥和。

尤其顧喬喬調的餃子餡和餃子蘸料,真的是美味極了。

熱幾樣小菜,吃幾口餃子,年夜飯竟然比下午的晚飯還要和諧。

除了沈蔓茹那微蹙的眉頭,和若有若無的不屑,顧喬喬覺得,今天還算是圓滿。

吃飽了喝足了,說了一會話,也就休息了。

畢竟,明天早上還要接待老爺子和幾個叔伯。

有的忙的。

等顧喬喬洗漱好回室的時候,步子一頓,暈黃的檯燈下,秦以澤身姿慵懶的斜靠在床頭,低眉斂目,手裡拿著一本書。

剛洗過的頭髮只是隨意的擦了擦,在燈光下,帶著點柔和的光澤。

卷翹的睫毛在眼瞼處留下了半彎陰影。

挺直的鼻樑,薄唇淡淡的抿成了一個好看的弧度。

那雙眼睛,就彷彿盛滿了暗夜中的萬千星辰。

只看一眼,就會讓你不由自主的深陷其中。

顧喬喬的心裡在打著鼓,打定了主意和他離婚,就真的不想在躺一張床上了。

可是,她也只能待在這個房間里。

而秦以澤明明知道顧喬喬在注視他,卻依然在淡定的看著書。

那淡淡的疏離,將他和她隔絕了開來。

顧喬喬自嘲的一笑,秦以澤早就習慣了這樣的目光,自然不會在意。

而她也不必太過憂慮,畢竟,上輩子的記憶里,三年的時光,雖然在一起的時間不是很多,但是,秦以澤卻真的從來沒碰過她。

只有不愛,才對躺在身邊的女人視若無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