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1章 同床異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章 同床異夢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女生小說

顧喬喬大大方方的朝著大床走去。

床很大,她掀開了被子,躺了進去。

然後背對著秦以澤,微微的合上眼帘。

明天還要面對老太爺挑剔的眼光,還有那些嬸嬸們的冷嘲熱諷,沒有精力怎麼行?

這輩子,她欠了的,都要還回去,欠她的,也要一一討回來。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不能丟爺爺和父親的臉面。

而從中午醒過來開始,顧喬喬整個人都處於一種如夢境般的狀態,在加上身心俱憊,所以,很快的,顧喬喬就沉沉的睡去了。

另一側的秦以澤,慢條斯理的合上了書,放在了床頭柜上,伸出如玉的手想要關上檯燈的時候,卻頓了一下。

轉過頭,星眸微斂,身側的女孩陷在大被子里,和他拉開了一定的距離,然後微微的蜷縮著身子。

呼吸輕輕淺淺的。

如果不是那棉被上鼓起的一小團,秦以澤甚至以為自己是一人在床上的。

昨天的她,還翻來覆去的對自己躍躍欲試。

幸好在軍營里也歷練出來,只要不是天塌地陷,他自安然入眠。

不過今天的顧喬喬,卻安分了許多。

秦以澤眸光寒涼,不置可否的關上了燈。

顧喬喬以為自己會睡不著,沒想到,卻連夢都沒有做,就睡到了天亮。

身側的床空了。

秦以澤這是早起跑步去了。

而顧喬喬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好,跟著沈蔓茹一起忙了起來。

因為今天是一個很重要的日子,沈蔓茹也沒時間在去挑顧喬喬的毛病,而且她也發現了,顧喬喬確實手腳利落。

切菜配菜都極其的嫻熟。

她的心不由得憤然。

看來以前都是偷懶埃

其實她什麼都會做,卻故意弄得爛七八糟來噁心自己。

如今見兒子回來了,就緊著表現,沒想到,一個村姑,竟然還有這樣的心機,將她這個大學教授都騙過去了。

如果不是今天老太爺來,她一定會將這個賤女人趕出去。

於是,廚房的氣壓在秦母面沉似水下,格外的壓抑。

顧喬喬早就想到了這一點,但是,她不介意。

因為和眼前的這個女人,很快就是陌路了。

沒必要為不相干的人生氣。

顧喬喬渾不在意,靈巧的手,將西紅柿雕刻成玫瑰,將胡蘿蔔雕刻成一朵朵的梅花。

這些一會做配菜用。

沈蔓茹在不滿意,卻也只能忍著。

因為顧喬喬這樣的手藝,在兩個弟妹面前,是完全拿得出手的。

正在這個時候,一向安靜的客廳此時忽然變得喧囂起來。

沈蔓茹的手一頓,對著顧喬喬說了今天的第二句話,語氣明顯不耐煩,「老太爺來了,還有你二叔三叔兩家,記得出來見人,別畏畏縮縮的,給老太爺點煙的時候,小心點……」

顧喬喬沒有說話,只是淡淡的點點頭。

心裡一點緊張的感覺都沒有。

上輩子她在乎秦家的每一個人,希望得到老太爺的幫助和認可,緊張的手都發抖,差點沒燒了老太爺的衣服,這輩子不會了,因為她一點都不在乎他們了。

所謂的無欲則剛也許就是這個道理。

沈蔓茹走出了廚房。

顧喬喬依然在忙碌著。

不一會,秦小雨過來,先是狠狠的瞪了一眼顧喬喬,然後開口道,「我太爺爺讓你過去。」

顧喬喬擦好手,拿著準備好的點煙的東西來到了客廳。

一個鬚髮皆白的老人拄著紫檀木的拐杖,端坐在主位的沙發上,面容矍鑠,眸光犀利。

老太爺年輕的時候是南方海城望族秦家的大少爺,後來投身革命,解放后,成為了新政權最年輕的上將。

只是,因為一些原因,他退了下來。

不過卻依然住在四方城的大院里,出入有警衛。

因為他的軍銜依然在。

這是顧喬喬一直沒弄明白的地方。

老太爺今年正好八十歲。

只有一子一女。

大兒子就是秦以澤的爺爺,五年前去世了。

而秦爺爺有三個兒子,大兒子就是秦軒,二兒子秦朗經商,小兒子秦松在帝都身居要職,而老太爺的小女兒嫁去了英國,顧喬喬只見過一次。

在她和秦以澤結婚的時候。

其實所有的人都在為秦以澤惋惜,也自然包括那個秦父的姑姑。

秦以澤是長房長孫,在加上唯一的兒子去世,老太爺白髮人送黑髮人,自然對秦以澤極好。

但是,卻也要求的極嚴厲。

此時,他略帶審視的目光看著眼前端著托盤的重孫媳婦。

今天的顧喬喬穿著一件淡紅色的高領毛衣,黑色的長褲,半高跟的黑皮鞋。

長發挽起在頭頂。

耳邊垂下了幾縷碎發,顧喬喬沒有傾城之姿,但是皮膚白皙,眼睛如兩汪清澈的泉水。

在加上十八歲的年華,在配上筆直修長的雙腿,看起來亭亭玉立,溫婉如蘭。

屋子裡的人並不多,雖然看起來都喜氣洋洋的,但是那種微妙的不屑,還是縈繞在偌大的客廳里。

秦奶奶坐在輪椅上,笑眯眯的招呼著,「喬喬,過來,給你太爺爺點煙。」

這是秦家新進門的媳婦必須要過的一個儀式。

本來已經是新社會了,也解放這麼多年了,可是誰都不知道為什麼老太爺要堅持這個規矩。

好在不過是點煙而已。

六七十年代的老人們,其實都很喜歡用煙袋鍋抽煙。

碾碎煙葉子,拿上一小撮按在煙袋鍋里,然後壓實,壓的輕重也很講究,壓得輕了,抽幾口就沒了,壓的重了,不愛燃,累的腮幫子疼。

壓得不輕不重,抽起來就美滋滋的。

顧喬喬常常給逝去的爺爺裝煙點煙,此時也沒有什麼不能做的。

她端著托盤來到老爺子的身旁,毫無意外的,老太爺從來不吝於顯示自己對這個長房重孫子的喜愛。

自然的,秦以澤坐在了老太爺的身邊。

她感受到來自於秦以澤的視線。

她選擇視若無睹,先是開口給老太爺拜年問好,然後才微笑著說,「太爺爺,我從我的爺爺那裡學到了一種過去的煙葉調製方法,您老想試試嗎?」

秦老太爺眉毛一挑,還沒等做聲呢,就聽到秦以澤的二嬸噗嗤一聲笑出來,「哎呦,大傢伙聽聽,這不愧是農村來的,還挺懂行呢,我聽同事們說,東北那裡可落後了,而且還有個全國聞名的四大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