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2章 實在是拉低了秦家人的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章 實在是拉低了秦家人的逼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同人競技

「是什麼啊,二嬸你快說來聽聽。」三叔家的二女兒娜娜興緻盎然的問道。

沈蔓茹和秦軒不約而同的變了臉色,沈蔓茹心裡將顧喬喬罵了一萬遍,點個煙而已,偏又弄什麼蛾子,就說這沒文化的村姑上不得檯面,如今看來果然如此。

沒想到二嬸得意洋洋的看了一眼沈蔓茹,心裡想,你平常總在我面前裝清高,今天看我怎麼打你的臉,她笑嘻嘻的說,「你們真的想聽?」

「嗯嗯,二嬸我也想聽。」三叔家的大兒子秦以峰也跟著湊熱鬧。

二嬸眼神微轉,「那我可說了。」

「說吧說吧。」那幾個人催促著。

「大姑娘叼煙袋、窗戶紙糊在外、反穿皮襖毛朝外、養個孩子吊起來……哈哈……你們說好笑不……哈哈……」

客廳里滿是二嬸刺耳的笑聲。

此時的汪曼雲和秦軒只覺得無地自容,恨不得挖個坑將自己埋了。

秦小雨看娜娜他們幾個笑得前仰後合,她覺得昨天都沒有今天丟人,眼淚在眼圈裡轉著,跺了跺腳,跑到了沈蔓茹的身旁,悄聲的說,「媽媽,快將那個傻子拉走吧,太丟人了。」

沈蔓茹氣的恨不得抽顧喬喬幾個大嘴巴子,可是,卻不能動手,她的臉色青白交加,恨不得馬上昏過去。

秦軒也是如此,只覺得,從昨天開始,這秦家的臉面都被這個顧喬喬給丟盡了。

顧喬喬端著托盤,頗是淡定的看著眼前的這些或者嘲笑,或者幸災樂禍,或者恨不得殺了她的秦家人。

有那麼好笑嗎?

不過是說她會調製煙葉,就被這些自命清高的秦家人給鄙夷成這樣。

只是因為她沒有身家沒有背景嗎?

假如是三叔家的兒媳說這話,大家也許就會用驚奇的眼神,讚美的語氣誇獎她。

因為那個兒媳婦的父親在外交部任要職。

她呢,在他們的眼裡,實在是拉低了秦家人的逼格,所以,不管她做什麼,除了嘲笑就是嘲笑。

「大嫂,你會抽煙袋嗎,是不是從小時候就開始抽煙了啊?」娜娜好奇的問道。

「那還用問,不會抽煙,怎麼會裝煙呢,哈哈,我說老沈啊,娶到這麼能幹的媳婦你可真有福埃」

秦以澤的二嬸陰陽怪氣的說道。

而三叔家的人雖然此時沒有說話,卻彼此擠眉弄眼的,捂著嘴,顯然笑得很開心。

秦以澤眸色幽深,清冷的目光掃向了娜娜,只一眼,周圍的氣壓瞬間低了下來。

娜娜嚇得躲在了二嬸的身後。

秦奶奶臉色沉了下來,看了眼四周,卻不好在老太爺面前訓斥二兒媳和幾個孫子孫女,畢竟今天是大年初一,她對著顧喬喬安撫的開口道,「好了,喬喬,來給太爺爺點煙。」

秦老太爺的拐棍在地板上不輕不重的敲了一下,鼻子里輕輕的哼了一聲,然後,犀利的目光落在了顧喬喬的身上,緩緩的點頭,「好,過來吧。」

而他的心裡,卻在暗暗的點頭。

倒真沒想到,重孫媳婦年齡不大,心性倒是很沉穩,面對秦家人的嘲笑,不急不怒,不卑不亢。

淡然如深谷幽蘭,堅韌如山間青竹,和她一比,秦家的那幾個人就顯得浮躁了些。

顧喬喬半彎下身子,將托盤放在了茶几上,拿過老太爺的象牙煙袋,然後將切成絲的煙葉放上桂花蜜,滴上老酒三滴,放上乾草薄荷,又加了幾滴香油。

此時屋子裡卻忽然的靜了下來。

都將視線放在了她的身上。

顧喬喬纖纖玉指動作起來,如行雲流水,說不出來的雅緻溫婉。

在他們眼裡,一個粗俗不堪的裝煙袋鍋的動作,卻做得猶如茶道一般的高雅。

而且,這是抽煙嗎?

怎麼感覺好像在調製美味佳肴一樣呢。

秦老爺子這次是真的來了興趣了。

也對這袋煙有了點期待。

沈蔓茹的臉色還是不好看,秦軒卻悄悄的鬆了一口氣,雖然不喜顧喬喬作妖,卻也只能先忍著。

今天可是大年初一埃

顧喬喬將拌好的煙葉裝進了象牙的煙袋鍋里,沒用準備的打火機,而是用那個特質的個頭很大的火柴,點燃了煙葉,然後雙手遞到老太爺的面前,柔聲的說,「太爺爺,您嘗嘗看……」

秦老太爺接過了煙袋,放在嘴邊,輕輕的吸了一口,一陣清涼帶著醇香的味道直入咽喉。

不同於往日的辛辣,這袋煙彷彿是加了仙丹,讓老爺子的四肢八骸都透著一股暖洋洋。

喉嚨里充斥著薄荷的清香涼潤,讓他本來有些口渴準備喝茶的喉嚨潤澤起來。

他犀利的目光逐漸變得柔和,看著顧喬喬,「丫頭,這袋煙有什麼講究嗎?」

「清涼解渴,減緩煙葉的刺激,對您的身體有好處。」

顧喬喬沒說抽煙不好,很多這個年代的老人都會抽煙,戒煙根本就不現實。

「丫頭,是你的爺爺教你的?」老太爺又抽了兩口,眉目越加的溫和。

「嗯,爺爺說這是百年前老帝都城裡最流行的一種,據說還有個名字呢。」

「叫什麼?」老太爺好奇的問。

「聽爺爺說,叫醉琉香。」

「喔?」老太爺神色一怔,緩緩的放下了手裡的煙袋,問顧喬喬,「你爺爺怎麼會知道得這麼清楚?」

顧喬喬搖搖頭,收拾好托盤,笑著說,「爺爺沒說。」

老太爺又美滋滋的抽了幾口,忽然哈哈的笑了兩聲,連說了三個「好好好。」

然後,放下了煙袋,滿意的看著顧喬喬,手伸進了唐裝的口袋裡,拿出了一個玉佩,慈和的開口,「你叫顧喬喬對吧?」

「嗯。」顧喬喬點頭。

「好孩子,這是太爺爺給你的。」

眾人大驚。

那玉佩帶著紅色的繩結,在午後的陽光下,泛著綠瑩瑩的光澤。

這是太奶奶的遺物,老太爺一直放在身邊珍藏著。

是上好的帝王綠,也是他的戰利品,後來請的帝都顧家老當家的親手雕刻,作為定情信物,太奶奶戴了幾十年。

直到去世之後,才被老太爺給收了起來。

沒想到竟然給了顧喬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