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3章 跟我回房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章 跟我回房間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此時,秦軒和沈蔓茹一直提著的心,也終於放了下來,沈蔓茹的眼眸亮的驚人。

不管如何,老太爺這一舉動,狠狠的打了二弟妹的臉,她覺得舒暢極了。

秦軒更是如此,顧喬喬能得到老太爺的認可,是他沒想到的,但是,卻樂見其成。

他剛才有些彎的腰馬上直了起來。

顧喬喬驚訝了,連忙婉拒,「太爺爺,這玉佩太貴重了,而且玉佩對您的意義非凡,您留在身邊也是一個念想。」

秦老太爺更滿意了。

雖然是小地方來的,但是眼皮子不淺,也懂得如何說話才不傷老人的面子。

他笑得爽朗,卻故意大聲說,「給你的你就拿著,怎麼,嫌棄玉佩不好?」

「當然不是。」顧喬喬連忙否認。

這個罪名她可不敢當。

沒看那二叔家和三叔家的人都虎視眈眈的看著嗎?

顧喬喬也是湊巧知道這玉佩的來歷,自然也知道,這玉佩給了她,代表的意義是什麼。

秦奶奶笑眯眯的,「喬喬,這是你太爺爺的心意,收下吧。」

顧喬喬為了秦家大房的面子,又將詢問的目光看向秦軒。

秦軒滿意了,也就微笑著點頭。

顧喬喬這才拿著玉佩,再次謝過秦老太爺,端著托盤離開了客廳。

其他的人都面面相覷。

有多久沒聽到老爺子這麼開心的笑聲了。

笑話顧喬喬的那幾個秦家人,臉色不是很好看。

而沈蔓茹卻終於放了心。

跟著顧喬喬身後進了廚房。

隨後秦以澤的二嬸在老爺子的冷眼下,也灰溜溜的來到了廚房幫忙。

本來想說點怪話,顧喬喬卻拿起了一個西紅柿,開始雕刻起來。

不得不承認,秦家大房新娶進來的兒媳婦,那雙小手果真靈巧。

二嬸本來想嘲笑的打算又落了空。

當菜肴陸續擺上那張特製的大餐桌的時候,所有的人都不得不用很複雜的目光看著顧喬喬。

就連經常出入高級酒店的秦朗和秦松,都有些目瞪口呆。

秦老爺子滿意的坐在主位。

等著秦以澤將最後的一道菜端上來。

這是用西瓜做的清湯雞塊。

秦以澤端上來的是一個西瓜,秦家的餐廳也很大,從廚房過來的時候,秦娜娜不由得鄙夷的撇撇嘴,拉著老爺子的手,撒著嬌,「太爺爺,這哪有拿整個西瓜招待家人的,也太懶了吧,怎麼著也得切了擺在盤子里埃」

沈蔓茹看了一眼秦娜娜,以前怎麼沒覺得這孩子的嘴巴這麼討厭呢。

不過她可是知道其中的奧妙的,所以沒有說話,只是帶著秦小雨擺好碗筷。

秦娜娜看沒人理她,不高興的繼續和老太爺撒嬌,「太爺爺,您讓大嫂辛苦點,將西瓜切成片唄,這樣太難看了,也丟人呢。」

說著話,秦以澤端著西瓜站在了餐桌旁,此時已經坐下來的秦家人也終於看清楚,西瓜的外面竟然雕刻成了一副山水畫,青山蔥翠,綠水悠悠,一葉孤舟,湖邊是一叢叢的竹林。

白色的天空上,是一隻展翅高飛的雄鷹。

這些人都驚呆了。

他們到是聽說過雕刻大師可以在西瓜上雕刻各種的圖案,但是聽說歸聽說,這真的是第一次看到實物。

秦娜娜被打臉了,她站起來,指著西瓜氣呼呼的說,「好好的西瓜被刻得亂七八糟,還能吃了嗎,真的是糟蹋東西。」

秦小雨不樂意了,「秦娜娜,說話客氣點,你眼睛近視嗎,沒看到這是一幅山水畫嗎,不懂欣賞,就別亂說話,小心丟人現眼。」

她和娜娜一直不對付,今天這個臭丫頭嘰嘰歪歪的,她都忍了半天了。

後來一想,她幹嘛忍呢。

都是小孩子,她能信口開河,她為什麼不能反擊呢。

「秦小雨,你說誰丟人現眼呢?」秦娜娜指著秦小雨大聲的問道。

「好了。」老太爺一開口,屋子裡頓時靜默了一瞬,秦娜娜和秦小雨在也不敢吵了。

秦以澤則是一抬手,一下子拿掉了西瓜上面的蓋子。

一陣淡淡的西瓜清香,夾雜著雞肉的鮮香撲面而來。

老爺子滿意的點頭,抬眸問秦以澤,「我的重孫媳婦呢?」

「馬上就過來。」沈蔓茹笑眯眯的開口道。

秦以澤抬腿朝著廚房走去,看著正在洗手的顧喬喬,慢條斯理的說,「就等你了。」

秦家大年初一的這一餐,吃的很完美,沒有一絲可以挑毛病的地方。

顧喬喬也算是舒了一口氣。

等老太爺走的時候,將調製醉琉香的方法教給了老太爺,而老太爺也滿意的離開了。

當白芸來到秦家的時候,秦家的老太爺早就走了。

臆想當中的天翻地覆沒有發生,沈蔓茹和秦軒的臉上帶著笑意。

就連秦小雨也是如此。

而秦以澤沒在家。

秦奶奶更是喜笑顏開。

白芸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她是準備來看笑話的,也準備狠狠的踩顧喬喬一腳的。

可是,誰能告訴她,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老太爺竟然同意了顧喬喬荒唐的建議?

她拉著秦小雨,問,「小雨,你太爺爺同意澤哥哥複員了?」

「複員?」秦小雨吃驚的看著白芸,「我哥哥要複員,我怎麼不知道?」

「難道顧喬喬沒說?」

「我說什麼?」顧喬喬雙手抱胸,靠在了門廳的門邊,好笑的看著白芸,「我應該說什麼?」

外面的門被打開了。

秦以澤高大的身影站在了門口,蹙眉看向門廳里的三個女人。

白芸住了嘴。

秦小雨莫名其妙。

顧喬喬似笑非笑。

秦以澤只是停頓了一下,就接著朝客廳走去,在路過顧喬喬的時候,清冷的聲音響起,「跟我回房間。」

顧喬喬一怔。

白芸的臉則是一陣蒼白,擰緊了手心,死死的盯著顧喬喬,澤哥哥竟然這樣親密的和顧喬喬說話。

在這一刻,白芸絕望的意識到,秦以澤結婚了,他的妻子是顧喬喬。

是那個一無是處,蠢笨至極的農家女。

她鬆開了手,眼眸含淚,嘴唇沒有一絲血色。

顧喬喬本來想去秦奶奶的房間,卻在看到白芸的臉色的時候,莞爾一笑,轉身跟著秦以澤去了他們的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