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4章 我們離婚吧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章 我們離婚吧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女生小說

讓白芸生氣的事,她很喜歡。

而白芸則是話都沒說一句,就轉身朝著四合院的大門跑去。

秦小雨雖然年齡小,可是卻忽然知道白芸為什麼難受了。

想去瞪顧喬喬,卻發現她早就沒了蹤影。

顧喬喬進了獨屬於他們新婚夫妻的房間。

秦以澤正坐在小客廳的沙發上慢條斯理的沏茶。

低眉斂目,裊裊的茶香氤氳著有些寒冷的室內。

茶香繚繞,淡淡的帶著稀薄的霧氣籠罩下,坐在那裡的秦以澤,白襯衫外是黑色毛線背心,黑褲包裹著筆直修長的雙腿,眉目如畫,竟然好似芝蘭玉樹的神仙。

此時此刻,有一種很不真實的感覺。

他漆黑的眸光落在怔怔的盯著他的顧喬喬,雖有些不喜,卻還是緩緩的開口,「過來坐……」

顧喬喬沒動,悄悄的吸了一口氣,才低聲的問道,「你找我有事?」

「我申請了隨軍,剛才領導打電話,已經提前審批了,過了正月十四就走。」秦以澤的聲音淡淡的,沒有什麼情緒。

顧喬喬一愣,隨軍?

好遙遠的字眼埃

她眸光一片清涼,想了想,卻還是坐了過去。

兩輩子加在一起,好像這樣面對面的談話都是第一次,上輩子的初一那一天,因為她的言行鬧得兵荒馬亂,秦以澤陪著老太爺去老宅住了,剩下顧喬喬一人,忍受著秦家人的冷暴力。

如今想開了,她並不怨,自己也是咎由自齲

原來,按照歷史發展的軌跡來看,這一天是通知她可以隨軍的日子,而不是上輩子一點準備都沒有的,如喪家之犬一樣的離開秦家。

「秦以澤,我想和你說件事。」顧喬喬決定快刀斬亂麻,和秦以澤提離婚的事情。

秦以澤將一杯茶放在了顧喬喬的面前,眸光雖然清寒,不過卻舒緩了許多,雖然不想聽,卻還是點點頭,「你說。」

「我們離婚吧。」顧喬喬抿了一口茶之後,終於直接開口說道。

說出來之後,感到一陣的輕鬆,在對上秦以澤幽深若深海的目光的時候,接著說道,「雖然今天是初一,但是我想,這個消息對於你來說,應該是一個好消息。」

秦以澤放下了手裡的茶杯,緩緩的朝著沙發後背靠去,修長的雙腿交疊,右手放在沙發的木質扶手上,輕輕的敲擊著。

審視的目光看向顧喬喬,似乎在斟酌她這話的真假。

同時眉頭再次的蹙起來,有些不悅。

他略帶譏諷的開口,「當初嫁給我的時候,不是說,要和我過一輩子,非我不可嗎?」

「人都有年少輕狂,是我不對。」

「年少輕狂?」秦以澤呵呵的輕笑出聲,不過,笑意卻未達眼底。

此時的空氣略有些壓抑,顧喬喬硬著頭皮說,「真的對不起,是我太不自量力,所以,我今天正式和你提出,雖然軍婚離起來會麻煩一點,但是,如果我們都同意,想來手續會辦得很快的。」

「喔?」秦以澤漆黑的眸子越發的涼沉。

「隨軍的事,你和你的領導就推了吧,將名額讓給別人,過了初十,我直接回我家。」

「為什麼要過了初十呢?」秦以澤忽然開口問道。

顧喬喬一怔。

秦以澤似乎是漫不經心的開口,眸光卻變得犀利起來,「是昨天那一撞改了主意嗎,可是既然已經想到離婚,不是現在就該走了嗎,為什麼要過了初十,還有,和雙方的父母說了嗎?」

「這個……」顧喬喬語噎,有些難堪的低下頭,「沒說呢。」

她能說她還有一件大事要在初五之後去做嗎?

如今的她幾乎身無分文,連買車票的錢都不夠,她總不能走著回去,或者找秦以澤要吧。

而她今天和秦以澤說離婚的話,也不是一時衝動,離婚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如果還讓秦奶奶像上輩子那樣給她準備那麼多的生活用品,她過意不去。

而且,她覺得,她提出離婚,對秦家的秦父和秦母來講,應該是一個好消息。

畢竟沒了恩情的捆綁,也就沒了束縛。

片刻之後,秦以澤淡淡的開口,「你真的想離婚?」

「嗯,我是真的想。」

「你當初利用你爺爺的病情得來的婚姻,捨得放手嗎?」秦以澤嘲諷的問道。

顧喬喬抬眸,定定的看著秦以澤,「事實證明,我錯了。」

「所以,你想開始就開始,你想結束就結束?」他俊眉微挑,似乎有些不悅。

「不然呢,你秦以澤真的想和我繼續生活下去嗎?」

秦以澤一怔。

顧喬喬接著開口道,「白芸的心思都貼在臉上,我清楚的很,我和你離婚了,會有無數個白芸在等著你,所以,早點離婚,對你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秦以澤沉默了。

他忽然站起了身子,凝眸看向顧喬喬,逼人的氣勢倏然散開,「顧喬喬,我和白芸沒有一點關係,我是軍人,我不會侮辱這兩個字的1

顧喬喬愣住了,也站起來,看秦以澤的樣子,好像在生氣,是因為她提起了白芸嗎?

是因為覺得白芸被侮辱了嗎?

顧喬喬咬著嘴唇,「我知道你的為人,我沒別的意思。」

「我還以為你這兩天想通了,沒想到你依然冥頑不靈……」秦以澤雙手插在褲袋裡,朝著顧喬喬一步一步的走來。

顧喬喬忙後退。

可是後面就是牆壁,她退無可退,雙手抵在牆壁上,顧喬喬連忙解釋道,「我也知道離婚不是一件小事,我這不是和你商量呢嗎?」

「是嗎?」秦以澤逼近了顧喬喬,微微垂首,薄唇輕啟,「我怎麼感覺你只是通知我一聲呢?」

此時,兩個人離得很近。

彼此還陌生的氣息,悄無聲息的氤氳在一起。

甚至都可以清晰的聽到彼此的心跳。

第一次近距離的看顧喬喬,秦以澤發現,她的皮膚光潔如玉,澄澈的眸子里,可以看得見自己的身影。

長長的睫毛好似蝶翼一般的撲閃著。

顫顫的,帶著少女身上那種好似蘭花的淡淡清香。

因為自己的逼近,顧喬喬的臉不可控制的紅了起來,竟然好似四月天里,被春光染醉的桃花瓣。

秦以澤第一次發現,他的小妻子長得很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