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5章 你想離婚是因為我沒碰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章 你想離婚是因為我沒碰你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而且膽子好像也小,竟然被嚇得鼻尖上都是細密的汗珠。

身體也在微顫著。

眸光也籠罩了一層霧氣,變得霧蒙蒙的,帶著朦朧的水光。

這個時候的秦以澤被一種難言的情緒包圍,竟然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做什麼了。

所以,只得定定的盯著顧喬喬,抿緊了薄唇。

顧喬喬壓下心底巨大的恐慌,她因為上輩子在大山裡的遭遇,對於男人有一種本能的恐懼。

她沒想過再去結婚,所以,身邊也沒有男人靠近。

而這個時候,顧喬喬嬌小的身子被秦以澤高大的身軀給籠罩住,她只得強自鎮定,乾澀的開口道,「我真的是在和你商量,也是讓你提前有個心理準備。」

「不需要。」秦以澤的薄唇漾開了一絲笑意,漫不經心的開口警告道,「收起你的小心思,離婚沒你想象的那麼簡單,這個話題到此為止。」

「可是,我不想和你一起去隨軍。」顧喬喬擰緊了眉頭。

「人生在世,沒有那麼多的隨心所欲,人總要為自己自私的行為付出一點代價。」秦以澤的聲音在頭頂如清泉般流淌,可是聽在顧喬喬的耳朵里,卻讓她呼吸都有些不順暢。

她微微的抬眸,「可你不是很討厭我嗎?」

「我和你說過我討厭你嗎?」秦以澤淡定的反問。

「可你從來不碰我,那不是討厭嗎?」

這句話顧喬喬脫口而出。

說完之後,兩個人都是一怔。

室內的空氣都好像出現了短暫的凝滯。

這一剎那,時光似乎也停頓了一下。

顧喬喬只覺無地自容,臉紅的真的可以滴出血來。

她怎麼可以說出這樣的話呢?

秦以澤卻輕笑出聲,俊眉微挑,漆黑的眸子劃過一抹流光,意味深長道,「你想離婚是因為我沒碰你嗎?」

顧喬喬再也忍不住了,一把的朝前推去,用的力氣很大,竟然推得秦以澤的身子歪了一下。

她則是狠狠的瞪了秦以澤一眼,氣呼呼的進了衛生間,重重的關上門。

背靠在門上,聽著朝這裡走來的腳步聲,心也不爭氣的咚咚的跳了起來。

看來,應該早點離開這個男人,否則,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被他給看出破綻來。

她怎麼不知道,秦以澤還有這麼無恥的一面呢。

而外面忽然的響起了秦小雨的大嗓門,「哥哥,太爺爺的電話。」

然後聽到秦以澤淡淡的嗯了一聲之後,就出去了。

這一去,就是兩天。

因為初一那天被刺激到了,所以白芸好幾天沒出現了。

這讓顧喬喬鬆了一口氣。

她準備將玉佩交給秦家人,可是,秦軒和秦奶奶卻拒絕了。

是啊,這是老太爺給重孫媳婦的見面禮,他們拿了算怎麼回事。

他秦家還不至於貪圖兒媳婦的東西。

初三晚飯過後,秦以澤回來了。

看向顧喬喬的目光一如往常,神色淡然,就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

顧喬喬找了借口躲出去。

而秦以澤在客廳里和父母低聲的說著話。

顧喬喬剛走到客廳門口的時候,白芸和秦小雨手拉著手進來了。

一進門秦小雨就興奮的喊道,「哥哥你回來了,太好了,我們這一片的夥伴今天晚上去聚會,你一定要去埃」

白芸卻看著顧喬喬,揚起了笑臉,「喬喬,你是第一個被邀請的,你是一定要去的,我們那些小夥伴都對你很好奇,也想認識你和你做朋友呢……」

顧喬喬心口一緊。

上輩子初三的晚上,她被白芸拉著去參加聚會,在那些人的擠兌下,跟個小丑一樣的鬧盡了笑話。

被打了兩個巴掌,被潑了一杯紅酒,滿身狼狽的被逼著低頭認錯。

那時候的她彷徨無助,感覺就像世界末日一般。

等後來秦以澤出現的時候,她的大腦已經是空白的了。

神智都有些不清楚。

很長一段時間都活在羞辱和悔恨中,只認為一切都是自己的錯,是自己沒見識,亂吃醋,認錯人,丟了秦家人的臉。

後來經歷的多了,才終於明白,這一切不過是白芸設的局罷了。

顧喬喬剛才還溫和的眸光倏然寒涼起來,而溫暖如春的室內,也好像悄無聲息的氤氳起了一層冰霜。

秦以澤探究的眸光落在了顧喬喬的身上,發生了什麼,讓那個小女人這一刻猶如冰凍的寒潭。

但是,在他的眼裡,更像一隻渾身長滿了利刺的小刺蝟。

幾息之後,那股透徹心扉的涼意在秦以澤沒弄明白的時候,卻又悄然散去。

顧喬喬看著眼前柔弱的女孩,緩緩的開口,「好。」

她本想拒絕,但是,為什麼要拒絕呢。

人無傷虎意,虎有害人心。

她覺得自己其實已經放棄了上輩子的恩怨,已經在節節後退,可是,白芸卻步步相逼。

那麼,今晚就好好的玩一場吧。

……

夜色降臨,城市的霓虹燈光,好似散落在人間的星星。

雖然初一已經過去了,但是國人的觀念是不過正月十五,年就不算過完。

所以,此時的年味依然很濃。

有孩子們拿著那種煙花在放,有淘氣的小男孩朝著天上扔二踢腳。

鞭炮的聲音此起彼伏。

還有不少孩子拿著那種類似於仙女棒的煙花,不停的奔跑著,揮舞著。

讓重生以來,第一次出門的顧喬喬眯起了眼睛。

這種小煙花,在東北叫呲花,是她妹妹顧茜茜最喜歡玩的。

她沒按照白芸的吩咐去打扮,所以,此時白芸的臉色有些陰沉。

秦以澤和上輩子一樣,有事不能一起去,要晚一點,所以,走進這家高級KTV的就是三個女孩。

這家高級KTV,即便是十幾年後,也只針對特定的客人。

此時這裡來往的都是自帶貴氣的男女,優越的環境,良好的家世,讓他們什麼都不做,就似乎高人一等。

而他們定的包間自然是最大的。

因為來的人很多,大部分是秦以澤的同學,其他一部分是這處特殊西城區的少年們。

大都是從小一起長大的,他們記事的時候,那段動蕩的年代已經過去了。

恢復了往日榮光的父輩們,恨不得將最好的東西都給自己的孩子們。

所以,這一代的孩子們不但排外,還格外的囂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