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19章 想要幸福的做秦以澤的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章 想要幸福的做秦以澤的妻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我……」白芸凝滯了一下,她就是讓她出醜的,怎麼可能和她一起唱?

白芸後退一步乾笑道,「嫂子說笑了,你唱的那個我肯定不會的。」

「不會唱就下去吧。」顧喬喬淡淡的開口。

白芸愣住了。

「還是你其實想唱,不好意思唱,卻拿我當借口?」顧喬喬秀眉微挑,眸光犀利,「如果你想唱,我馬上下去。」

說著就要朝台下走去。

「我沒有。」白芸心裡一跳,連忙搖頭,她看顧喬喬要走,急了,放下話筒就下了小舞台。

目光驚疑不定的看著顧喬喬,但是嘴裡卻笑著說,「嫂子,你會唱的我不會,我們大家都洗耳恭聽呢。」

「既然大家都這麼熱情,我就勉為其難的給大家唱一首吧,不過我剛才看了一眼,沒有我要唱的伴奏帶,我清唱吧……」

說著,手指朝上一推,打開了麥克風的開關。

剛才,寧玉麗走的時候,竟然將開關關掉了。

然後白芸就特意將她推到這個麥克風面前,還真是時刻不忘讓她出醜丟人。

只因為一個男子,就這麼不遺餘力的陷害她,到底是是給她們的權利?

顧喬喬心裡瀰漫著冷意,清冽的目光掃過這些準備看笑話的人,對著麥克風輕咳了一聲,緩緩的張開了水潤的紅唇,「AreyougoingtoScarboroughFair,Parsley,sage,ro色maryandthyme,Remembermetoonewholivesthere,Sheoncewasatrueloveofmine……」

淺唱低吟如夢幻般的曲調在略有些喧囂的包間內響起,顧喬喬的聲音本就如絲竹般的悅耳,因為這幾天上火,又略帶一絲沙啞。

而這樣的聲音,卻好像一隻羽毛一般的撩撥著每個人的心弦。

包間內瞬間就安靜了。

這首歌的名字叫斯卡布羅集市。

作為20世紀60年代最受某國大學生歡迎的電影《畢業生》的插曲,曾被那一代人特別是那一代青年學生視為至愛。

顧喬喬雖然讀到高二就嫁人了,但是她的英語很好。

上輩子偶然聽到那首歌,就一下子勾起了心底的哀傷。

那時候,因為她的不自量力和任性還有愚蠢,她失去了雙親,失去了妹妹,唯一的弟弟在監獄服刑。

她白天拚命的工作,夜晚無人的時候,就反反覆復的流著淚聽這首歌。

這首歌就如同秋天昏黃蕭索的天空,沉靜的講述著戰爭給人們帶來的死亡和艱辛。

一如她苦難的人生。

讓她時刻都不敢忘記逝齲她近乎自虐一般的折磨著自己的心靈。

而此時此刻,滿是人聲的包間忽然就停止了喧囂。

所有的人,都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顧喬喬。

顧喬喬站在小舞台上,淡黃色的修身羽絨服,筆直修長的雙腿包裹在小皮靴里,羽絨服沒有帽子,白皙的脖頸上圍著一條淡紅色的圍巾。

有些清冷的燈光下,襯得顧喬喬的肌膚白皙如玉,雙眸水潤。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

褚成峰的心裡,無端的浮上來這句詩詞。

而她整個人似乎與這些人隔絕開來,也似乎和所有人隔著距離。

近在咫尺,卻遙不可及。

這些人似乎都不相信顧喬喬竟然會唱這首歌,而且還是英文版的。

不是說她是村姑嗎?

大字不識一籮筐嗎?

如今,這算什麼?

她們都不會唱的歌曲,顧喬喬這個村姑竟然會唱?

這不是在打她們的臉嗎?

褚成峰眸光一縮,伸出手,將放在沙發上的吉他拿了過來。

很快就走到了小舞台上,站在另一邊的麥克風前,看了一眼顧喬喬,閉目聆聽了一下旋律,就彈起了吉他開始給顧喬喬伴奏。

站著圍觀的人,都朝著沙發那個方向退過去,而寧玉麗手裡拿著一把紅色的扇子,興奮的神情已然凝滯住,死死的盯著顧喬喬。

那是她唱的嗎?

是騙人的吧?

還有她的扇子豈不是白買了嗎,這樣的場景,她能上去將扇子塞給顧喬喬嗎?

白芸站在人群里,臉色有些蒼白,手死死的攥在一起,她怎麼不知道顧喬喬會唱這首歌呢。

她原來都是在騙她埃

可是,又不對,明明大年三十的時候她聽她的話,去撞了牆。

鬧的那一片的老鄰居無人不知。

可今天的顧喬喬該怎麼樣解釋?

這個賤人,還留著這一手呢,如果知道她會唱英文歌曲,她是不會讓她上台出風頭的。

她的臉上浮上了一抹猙獰。

顧喬喬,你想要翻身,想要讓大家對你刮目相看?想要進這個圈子?

做夢!

還有一個新年大禮物在等她呢。

想要幸福的做秦以澤的妻子,下輩子吧!

她會讓她今天發生的一切,永生難忘。

白芸悄悄的溜了出去。

走的時候,拉走了寧玉麗。

也許聽的太入神了,沒人能發覺,顧喬喬卻一眼就看到了,她不在意的移回了目光。

音樂無國界,音樂也沒有高低貴賤之分。

顧喬喬的聲音稱不上之音,卻一下下的敲擊著他們的心弦。

所有人都閉上了嘴,安靜的聆聽。

顧喬喬也只是唱了一段,然後停了下來,對著旁邊的褚成峰說,「吉他彈得不錯,謝謝。」

「你的發音有的地方不太標準……」褚成峰懶洋洋的放下吉他說道。

「嗯,鼠尾草的發音我始終掌握不好。」顧喬喬笑著說道。

「沒事,這裡很多人都聽不出來……」褚成峰意味深長的說完,就拎著吉他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不約而同的,響起了掌聲。

這次不是起鬨,而是帶著一份真心。

顧喬喬笑了笑,下了舞台,走到了女孩子坐的地方。

秦小雨都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感受了。

她竟然側了側身子,讓顧喬喬坐在了自己的身邊。

女孩們猶疑的目光重新審視著顧喬喬,心裡覺得,怎麼好像和白芸描述的不一樣呢。

難道,白芸騙了她們?

果然有人直接問道,「顧喬喬,你怎麼會唱這首歌?」

「這首歌我為什麼不應該會唱?」顧喬喬淡淡的反問道。

心裡卻湧上了厭煩。

如果不是為了接下來讓白芸自食惡果,嘗一嘗她上輩子受的屈辱,她不會坐在這裡,看這些天之驕女天之驕子的嘴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