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第20章 重生的福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章 重生的福利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女生小說

還有很多事情等著她去做呢,在這些人身上,是真的感覺在浪費時間。

「白芸說你……」女孩說道這裡,莫名的有些氣短,縮了縮脖子,閉了嘴。

「白芸說我什麼?」

「沒什麼沒什麼……」女孩趕緊的搖頭,卻再也沒了剛才的倨傲和輕視。

白芸和寧玉麗都沒在包間。

顧喬喬笑了笑,也就不在追問了。

秦小雨對著顧喬喬氣呼呼卻又壓低了聲音的說,「你會唱英文歌曲,我怎麼不知道?」

「會唱英文歌曲很了不起嗎?」顧喬喬不解的問道。

「你……」秦小雨氣的扭過了身子。

而這時,白芸和寧玉麗進來了。

在他們的後面有幾個服務生,端著大托盤,裡面是黃橙橙的果汁。

裝在透明的玻璃杯子里,很誘人。

顧喬喬瞳孔一縮,手微微的攥了攥。

她將人性還是想的太善良了。

她甚至希望白芸和寧玉麗是空手進來的,那麼,她想她會放下上輩子的恩怨,讓一切都過去。

可惜,白芸和寧玉麗同上輩子一樣,給大家端來了橙汁,所有人的都正常。

就她的裡面加了料。

顧喬喬面色平靜的看著白芸笑著來到了顧喬喬的面前,彎下身子將一杯橙汁放在了顧喬喬面前的茶几上。

隨後就坐在了她的身邊,故作驚嘆的說,「嫂子,我今天才知道你不到會唱二人轉還會唱英文歌,你太厲害了,你練了很長時間了,是不是就為了今天一鳴驚人啊?」

但是卻無人知道白芸心底的恨意。

如果沒有她,秦以澤還是單身一人,就算不和她在一起,可是也沒和別人在一起,那樣她的心裡稍微會平衡一些。

「一鳴驚人?」顧喬喬扭過頭,盯著白芸,不解的問,「嚇到你了?」

「礙…」白芸呆了一瞬,連忙搖頭,「那到沒有。」

「你從來沒有聽過我唱歌,更別提二人轉了,你為什麼撒謊,而且還這麼理直氣壯?」

白芸一下子愣住了,她沒有想到白芸竟然說的這麼直接。

「我……我沒有撒謊,我聽你小聲的哼過,你自己忘了吧?」白芸趕緊的解釋道。

顧喬喬卻忽然看向了對面男孩子呆的地方,問白芸,「剛才給我伴奏的那個人是誰啊?」

伴奏的?

白芸本能的看向前方,那人是褚成峰,此時正和幾個男生在喝啤酒。

就在白芸抬頭的一瞬間,顧喬喬的手一晃,就將在她和白芸面前的兩杯橙汁交換了過來。

在交換的一剎那,將杯子里橙汁的藥效在意念里加了一倍。

顧喬喬知道自己重生的福利是什麼了。

就是她的手。

只要心念一動,她的手就會和自己心神合一。

課本上有神筆馬良,她想,她這也應該是一雙神手了。

手疾眼快,隨心所欲,於電光石火之間,是她此時最好的寫照。

而顧喬喬也選擇了沒人注意她們兩個的一剎那。

白芸並不知道這些,她看了一眼褚成峰,壓抑著不耐,輕聲說,「那人叫褚成峰,是和澤哥哥從小一直玩到大的朋友……」

說著不等顧喬喬說話,她拿起了顧喬喬面前的杯子,塞到了顧喬喬的手裡,溫柔的說,「嫂子,你剛才唱的口渴了吧,這是新榨好的橙汁,可好喝了,你嘗嘗看。」

顧喬喬看著手裡的杯子,對著白芸一挑眉,「可是我不渴。」

說著就要放下來。

白芸臉色一變,一把的按住了顧喬喬的手,也拿起了自己面前的杯子,略帶急迫的說,「嫂子,我們也學他們男生那樣碰杯。」

說完又舉杯和顧喬喬手裡的杯子碰了一下,期盼的看著顧喬喬,「嫂子,我先干為敬。」

然後就真的將橙汁都喝光了,喝完之後,舉著空杯子示意顧喬喬。

顧喬喬勾起嘴角,看了一眼杯子,又看了一眼目光熱切又帶著詭異的白芸,端著杯子,一點點的將杯子里的橙汁喝光。

白芸悄悄的鬆了一口氣。

然後轉過頭,和另一側的寧玉麗使了一個眼色。

寧玉麗走出了包間。

女孩子門依然在嘰嘰喳喳的聊著。

大約十幾分鐘后,白芸感覺自己的腦子好像那積雪在一點點的融化,身子也莫名的發熱。

她口渴極了。

白芸深吸一口氣,以為自己是熱了,於是解開羽絨服的拉鏈,脫去了外衣,又探尋的看著顧喬喬,「嫂子,你熱不熱?」

顧喬喬點頭,「我很熱。」

「那你脫了羽絨服吧。」白芸欣喜極了,顯然這是藥效發作了,果然從國外弄來的葯就是厲害。

顧喬喬也沒遲疑,脫去了羽絨服,顯然此時的暖氣溫度上來了,確實有點悶熱。

而且她裡面還圍著一個羊毛圍巾。

那是媽媽親手給她織的。

而正在這時,寧玉麗進來了。

來到了兩人的面前,笑嘻嘻的說,「顧喬喬,我剛才好像看到秦以澤了,就在離這裡不遠的一個包間。」

「秦以澤?」顧喬喬好奇的問,「他既然來了,怎麼去了別的包間?」

「那我們去看看吧……」白芸掩去了心底的燥熱,拉著顧喬喬站起來,「嫂子,澤哥哥肯定是記錯了,我們去叫他過來。」

說著不由分說的和寧玉麗一起一左一右拉著顧喬喬朝包間外走去。

方向自然是顧喬喬記憶中的一個包間。

那裡有一個背影和秦以澤差不多的人,上輩子顧喬喬喝了那杯加了葯的橙汁,渾身燥熱,也感到異常的興奮,膽子是前所未有的大。

以為那人是秦以澤,然後心底的愛意如濤濤的江水,似乎已經將周圍的一切忘記了,衝上前去,抱住了那個男人,然後就開始瘋狂的撕扯著男子的衣服。

並抱著男子朝著沙發撲去。

其中還有什麼,清醒后的顧喬喬記得的都是片段。

而最清晰的是她將那個男子壓在了沙發上,門外進來一群人。

一個柳眉鳳目的女孩一把的揪住了顧喬喬的頭髮,不由分說就是兩個巴掌打過去。

然後似乎還不解恨,拿起了紅酒瓶子對著顧喬喬的腦袋就倒過去。

顧喬喬滿頭滿臉都是紅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