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重生軍少辣嬌妻>第22章 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2章 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都市言情

男子上前,一把的推開她,呵斥道,「孫瑩可,你瞎啊,竟然敢打小芸?」

孫瑩可被推的坐在地上,傻傻的看著眼前的一幕。

寧玉麗瞪大了眼睛,尖叫著,「怎麼是白芸,顧喬喬呢?」

「我在這兒。」顧喬喬站在門口,似笑非笑,「既然你們都認識,趕緊給她穿上衣服,凍著了可不好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秦小雨和包間里的女孩還有一部分男生,已經到了門口。

門,是大開的。

一眼就看到了屋子裡的景象,所有人的眼睛刷的一下瞪圓了。

穿著背心的白芸,衣衫不整頭髮凌亂的男子,還有寧玉麗和孫瑩可。

有人好奇的問。「發生了什麼?」

「不知道埃」

「那男的不是白芸的二表哥朱建國嗎?」

顧喬喬心神一凜,陰鷙的目光看向了屋子裡的人。

二表哥埃

不但認識,還是親戚呢。

顧喬喬前世今生最恨的就是白芸,這個披著白蓮花外衣的女人,她的心肝都是黑色的。

所以,無論今生白芸過的如何,她永遠都不會原諒她!

此時的白芸好像才有些清醒過來,她掃視了一眼四周還有門外看熱鬧的眾人,又看到自己**的樣子。

本來有些潮紅的臉頰刷的一下變得慘白。

她的嘴唇哆嗦著,顫抖著手在寧玉麗的幫助下穿好毛衣,寧玉麗將她扶起來,孫瑩可也蒙了。

剛才打的太用力,手心都有點疼了。

她害怕了。

白芸這人表面看起來溫柔善良,其實骨子裡惡毒的很。

她爸爸的事情還要拜託白芸家幫忙,她怎麼敢得罪她?

詢問的目光看向男子,而男子的神色懊喪極了。

孫瑩可畢竟已經上班了,反應很快,指著顧喬喬,疾言厲色,「是不是你欺負了白芸?」

「我是女人,我怎麼欺負白芸的?」顧喬喬淡淡的開口。

「白芸身上的水和酒是不是你潑的?」寧玉麗厲聲的問道。

而白芸腦子裡亂鬨哄的,死死的盯著顧喬喬,咬著嘴唇,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而冷靜下來的白芸想起了剛才發生的一切。

有的模糊了,可是有的還記得很清晰。

那杯橙汁?

顧喬喬沒喝?

是自己喝了?

不等白芸想明白,顧喬喬痛快的點頭,「是我潑的……」

眾人震驚的看著顧喬喬。

她又接著說道,「如果不讓她清醒,她會將身上的衣服都脫光的,不相信的話,你們可以問她的二表哥。」

顧喬喬做好了被反咬一口的準備。

而眾人的神情更是變得微妙了。

秦小雨則是朝前擠過去,看了眼面色已冷的顧喬喬,又看了眼白芸,而白芸一下拉住了秦小雨,淚如雨下,「小雨,你嫂子她……」

欲語還休的樣子,讓秦小雨心頭火起,指著顧喬喬質問道,「大嫂,你和白芸姐姐一起出來的,她怎麼會這樣,是不是你乾的?」

顧喬喬本來以為堅強如鐵的心,此時還是有些酸楚,她做人該有多失敗埃

竟然讓秦小雨在這樣的情況下,還能反過來指責她。

前世今生,不管是被陷害,還是及時抽身,她都是犯錯的那一個。

上輩子她比白芸還狼狽,是被逼著跪在地上道歉的。

那個時候秦小雨做什麼呢?

和白芸站在一起,如看小丑一樣的看著她。

沒有幫她開口說一句話,哪怕一個字,一個善意的眼神都沒有。

假如當時的秦小雨能像現在對白芸一樣的對待她,她想,這輩子她會像恩人一樣的報答她。

可惜礙…

不過,秦小雨是傻逼,她卻不能在這裡和她吵架,因為白芸要的就是分散大家的注意力。

她怎麼好讓她如願呢?

顧喬喬看著白芸,眸光如寒冰,「白芸,剛才你和寧玉麗拉著我說……我家秦以澤就在這個包間,等我和你進來一看竟然是你們認錯了人,誰能想到那是你二表哥,你怎麼會將你的二表哥誤認成了秦以澤呢?」

這話傳遞的信息量好大啊,有的人就用猶疑的目光看著白芸和朱建國。

這兩個人在搞什麼鬼?

「顧喬喬你……」白芸臉色青白交加,陰毒的目光死死的盯著顧喬喬。

想要阻止她,可是顧喬喬的語速極快。

「我拉著你要往出走,結果你一下子就撲進了你二表哥的懷裡,開始撕扯著他的衣服,還摸來摸去的,我當時都嚇傻了,然後聽到你二表哥管你叫小芸,這才知道你們是認識的,可沒想到,你接下來又開始脫自己的衣服,我如果不用涼水將你潑醒,你接下來都不知道會做出什麼……」

「顧喬喬,你血口噴人,我沒有我沒有……」白芸凄厲的嘶吼著,「是你,一定是你害得我。」

怎麼會這樣?

她的腦子都快要爆炸了。

「我害得你,我怎麼害得你?難道我和你二表哥一起脫了你的衣服?」顧喬喬平靜的質問著。

人群開始交頭接耳,「白芸和她二表哥的關係可好了,怎麼可能幫著顧喬喬脫自己表妹的衣服,他就不怕被白芸的爸媽知道打死他埃」

「對啊,可是白芸怎麼會忽然這樣呢?」

「她喝酒了嗎?」

「不清楚。」

「是不是喝多了,酒後亂性埃」

雖然白芸的人緣好,但是卻也不是個個都能交好的。

也有人看她不順眼。

自然怪話也很多。

顧喬喬眸光一轉,很傷心的說,「白芸,大家都知道我們兩個人的關係很好,我幫你是應該的,沒想得到你的感謝,可你也不能反咬一口說我害你埃」

白芸看著眾人的目光,她的腦子裡終於爆炸了,她不管不顧的喊道,「就是你害了我,此時站在這裡的應該是你,脫衣服朝男人懷裡撲的也是你,你換了我們兩個人的橙汁,顧喬喬,你不得好死……」

顧喬喬身子驀然挺直,犀利的目光看著白芸,「你給我喝的橙汁怎麼了,你把話說清楚……」

瞬間這裡就安靜了下來。

圍著的人你看我我看你的,心裡納悶,橙汁怎麼了,剛才她們都喝了埃

「白芸你不要說了……」寧玉麗嚇壞了,豪哥給葯之前可說了,如果敢泄露出去,他絕對繞不了她們兩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