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重生軍少辣嬌妻>第24章 林清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4章 林清歡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歷史穿越

顧喬喬不疾不徐的進了包間,白芸和寧玉麗她們都走了。

屋子裡的人有的覺得無趣也跟著離開了,有的則是依然在喝酒唱歌。

人雖然剩下一多半,卻還是很熱鬧。

什麼陰謀詭計,下藥陷害,這些想法似乎距離這些人太過於遙遠。

沒人會在這件事上動腦筋。

都只當是一個樂子罷了。

顧喬喬拿起了羽絨服,坐在一側的一個濃眉大眼的女孩,看起來有十七歲左右,她忽然湊過來,笑眯眯的說,「顧喬喬,你和白芸她們說的一點都不一樣。」

另一個女孩拉住她,擠擠眼睛,「商晴,別說了。」

商晴一甩手,瞪了一眼那個女孩,「白芸和寧玉麗都是一肚子壞水的人,你以後少和她們在一起玩。」

女孩語噎。

商晴看著顧喬喬,「看來我老爹說的那句話很對,耳聽為虛,眼見為實。」

顧喬喬的手放在了羽絨服的拉鏈上,對面的女孩眼眸里有她從來沒見到過的善意,她笑了,「有的時候,眼睛看到的,也未必就是真的。」

商晴一愣,撓了撓頭髮,怎麼聽起來好像很深奧的樣子。

就跟二哥說話差不多。

她索性不管,拉著顧喬喬的胳膊,「反正白芸那女人就愛裝模做樣做表面文章,上個月就是因為她撒謊,我被我老爹揍了一頓,可是卻沒人相信我,我要是像你今天這樣,就不會吃虧了,所以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我叫商晴,商朝的商,晴天的晴。」

顧喬喬瞭然,原來這丫頭和白芸有仇呢。

難怪說,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不過她想她和這些人以後不會有什麼交集,於是笑了笑,「你們玩吧,我先走了。」

「你在玩會唄。」商晴顯然是一個自來熟,她拉著顧喬喬的胳膊,羨慕的說,「你唱歌太好聽了,你一張口,就把我給鎮住了,我整個人都呆了……」

「你這丫頭,這麼會夸人。」顧喬喬自然不會拒絕對方的善意,「不過我真得走了,秦以澤在外面等著呢。」

這話一說出來,有幾個人的眼神卻很微妙。

不過商晴卻朗聲大笑,「哈哈,那你快走吧,我過幾天找你玩。」

顧喬喬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圍好圍巾,就大大方方的離開了。

出來的時候,沒見到秦以澤,顧喬喬莫名的鬆了一口氣,朝著KTV的大門走去。

站在門口,顧喬喬愣住了。

外面竟然下雪了。

不遠處暈黃的路燈下,秦以澤和一個陌生的女子面對面的站著。

有兩步的距離。

此時女子微微的揚起頭,即使隔著幾十米,顧喬喬也似乎能看到女子眼中的愛戀。

高大英俊的男子,嬌小美麗的女孩,紛紛揚揚的潔白的雪花,暈黃的燈光,稀疏的行人,都在此時定格成一幅傾城畫卷。

顧喬喬覺得這一幕分外刺眼。

而秦以澤薄唇緊抿,神色依然淡漠,只是那雙眼睛卻與女子對視著。

顧喬喬似乎從來沒有見到過秦以澤的目光在女人的臉上停留這麼長時間。

她頓住了腳步。

她上一輩子的不幸,很大一部分來自於這個秦以澤。

重活一世,對於他身邊的這些爛桃花,顧喬喬只覺得無比的可笑還有厭煩。

整理了一下圍巾,轉身漠然的朝著另一個方向走去。

秦以澤驀然轉頭,見到是顧喬喬,他開口喚道,「顧喬喬……」

顧喬喬停下了腳步。

轉過身去。

卻見到秦以澤不疾不徐的走過來,看了一眼身邊跟過來的女子,沉默了一瞬,開口道,「這是我的妻子顧喬喬。」又對著顧喬喬說,「她是我的同學,叫林清歡,在國外留學。」

女子一愣,抬起了頭。

顧喬喬也看清了林清歡的長相。

不得不說,她長得真美。

眉如遠山,目若秋水,巴掌大的小臉在暈黃的路燈下,閃著瑩瑩的光澤。

身上是一件樣式簡潔大方的米色大衣,圍著一條紅格子圍巾。

一舉一動,都透著高貴和優雅。

顧喬喬想,這應該是那些喜歡秦以澤的女人里,最美麗的一個。

只是,她上輩子對她沒有印象。

不知道這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不過,這和她沒有任何關係。

顧喬喬看著林清歡眼底一閃而逝的淚光,心下瞭然,卻輕聲道,「你好。」

「顧小姐,你好。」

她顯然也反應了過來。

露出了無懈可擊的微笑。

林清歡聰明的很,她知道今天想要和秦以澤說話,是不可能了,她凝眸看向秦以澤,露出了一絲俏皮的微笑,「阿澤,今天有些晚了,不打擾了,改日我請你和顧小姐吃飯。」

依然沒叫嫂子,依然只叫顧小姐。

顧喬喬心裡嗤笑,面上卻不顯分毫。

「不必客氣。」秦以澤卻沒在意這稱謂,他看了一眼林清歡,又問道,「你可有同伴?」

顧喬喬詫異的掃了一眼秦以澤,果然,這女人對於秦以澤來講,是特殊的。

「有同伴,他去取車了,那我先走了。」林清歡掩去了眸子里的不舍,又用複雜的目光看了一眼亭亭玉立的顧喬喬,轉身走了。

很優雅的女子,一轉身那及腰的長發在空中劃過一個優美的弧度,有香水味氤氳而出。

秦以澤皺了皺眉,林清歡也開始用上香水了。

他漫不經心的收回了目光,不動聲色的看向顧喬喬。

此時的顧喬喬將圍巾圍住了口鼻,只留下一雙如山泉般清澈的眼睛和一彎秀眉。

只是神情卻平靜似水。

似乎對於他和他身邊的人和事,在也沒有了從前的好奇心。

他似乎越來越看不透他這名義上的小妻子了。

星眸微暗,他雙手插在大衣的口袋裡,率先朝著家的方向走去。

這裡距離秦家只有十幾分鐘的距離,在冬天走著卻比坐公交要舒服很多。

顧喬喬默不作聲的跟在後面。

大雪依然在下著。

近處遠處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讓這個世界看起來,乾淨了很多。

而秦以澤頎長的影子映在雪地上,被顧喬喬不小心一腳踩到,心底升起了一絲莫名的情緒,她稍微退後兩步,拉開了彼此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