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重生軍少辣嬌妻>第27章 他做的早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7章 他做的早餐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都市言情

現在回想,那油漆沒準都是白芸安排人弄的。

至於其他的花銷,她不在去想了。

總之都是她愚蠢。

在半年的時間裡,竟然將六千元都花沒了。

從某種意義上講,這錢秦家人確實沒用一分。

顧喬喬關上了衣櫃的大門。

秦家人不待見她,自然也不關注她。

所以,這六千元怎麼花的,也沒人放在心上。

不過這錢其實還有八百元被白芸借去了。

顧喬喬皺眉,這錢只怕不好要回來,因為一沒證人二沒借條的。

白芸怎麼可能承認呢。

看著錢包里的十二塊零五毛,顧喬喬面色微涼。

這點錢連火車票都買不到。

顧喬喬站在了陽台上,看著窗外紛紛揚揚的大雪,心裡卻不得不承認,就算是多活了一輩子,她的心眼也沒有白芸多,心性也沒有白芸狠。

她剛來帝都的時候,乾淨的就好像一張白紙一樣。

大都市的繁華和喧囂,讓她又自卑又自傲,單純的她被白芸一哄就上了鉤。

一個不知道自己站在地獄的邊緣,一個狠狠地伸出手。

而上輩子經歷了常人一生都沒有經歷過的苦難的她,在重活一世的時候,卻依然心存善念,處處被動。

白芸伸手,她就去擋,白芸縮回了手,她也連忙退回去。

其實她和白芸之間,要算的賬實在太多。

顧喬喬想,今天的白芸是一定不會甘心吃了啞巴虧的,她在被動下去,也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主動出擊,這個想法不錯。

顧喬喬回到了室,此時已經十一點多了,秦以澤今晚應該不會回來了。

她上了床,繃緊的神經在放鬆了之後,就感到極度的疲乏,顧喬喬很快就沉沉的睡去了。

迷迷糊糊之中,一道清冽的氣息在她的頭頂縈繞,好像她在竹林里聞到的竹葉清香。

似乎有一道若有所思的視線在注視著她,讓她感覺有些清寒,於是又往被子里縮了縮。

等在睜眼的時候,已經是翌日的清晨了。

陽光透過窗帘的縫隙投射到屋子裡,帶來了絲絲的暖意。

顧喬喬看著身側另一半乾淨整潔的床,空氣中有熟悉而又陌生的清冽的氣息。

昨晚不是夢,原來秦以澤竟然回來了。

顧喬喬看看時間,她連忙起床,洗漱好之後,出了房間。

餐廳的餐桌上,竟然擺好了早餐。

離著不遠,聞到了濃濃的小米粥的香味。

而在窗戶前,秦奶奶竟然沒有坐輪椅。

而是拄著一根紫檀木的拐杖,正笑眯眯的和秦以澤說話。

顧喬喬悄然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又悄悄的攥起來。

嘴角卻勾起了一抹笑意。

對於未來,她更有信心了。

秦以澤回頭,就看到了那個巧笑倩兮的女孩。

烏黑的頭髮紮成了馬尾,紅色的針織衫,顯得脖頸修長而又白皙。

氣質如蘭,卻又亭亭玉立。

秦奶奶看到顧喬喬,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看著顧喬喬要過來,擺手說道,「喬喬你別過來,我走過去。」

說著拄著拐杖,一步步的朝著顧喬喬走去。

秦以澤的眼睛里閃過一抹笑意,今天的奶奶因為沒有坐輪椅,格外的開心。

人也似乎精神了很多。

他知道顧喬喬每天晚上都要給奶奶按摩,就連昨天,也是按摩好了之後,才出去的。

只是單純的以為這是顧喬喬的孝心,家裡的人包括他在內,都沒放在心裡。

甚至秦母很不以為然。

大醫院都說這病不好治,年齡大了,只會越來越嚴重,如今能不繼續惡化,就已經很不錯了。

卻沒想到他今早醒來跑完步,就看到奶奶竟然拄著拐杖出來了。

不能說健步如飛,卻真的可以走了。

而且沒有絲毫勉強和痛苦。

這讓秦以澤素來清冷的臉部線條,柔和了許多。

顧喬喬沒去看秦以澤,當她看到秦奶奶顯擺的走到了她的面前,點點頭,笑道,「奶奶,那法子果然有用,在有一個星期,我想你沒準就可以扔掉拐杖了。」

「真的嗎?」

「嗯,真的。」

「那可太好了,喬喬,等奶奶可以走了,奶奶帶你出去玩。」秦奶奶的聲音都帶著喜意。

「不過奶奶,這幾天可以行走鍛煉,但是每次不要超過十分鐘。」顧喬喬不放心的叮囑著。

顧喬喬這是第一次用手的靈氣給人治病,知道效果肯定不錯,但是卻還是小心點好。

「好好,都依你。」秦奶奶忙不迭的答應下來。

顧喬喬笑了。

秦奶奶指著餐桌,有些得意的說,「喬喬,這是我和阿澤一起做的早餐。」

這幾天早晨都是顧喬喬起來做早餐,而今早卻看到跑步回來的秦以澤進了廚房。

知道疼媳婦的都是好男人。

她心裡高興,自然也要讓顧喬喬知道。

顧喬喬卻絲毫不意外,記得隨軍的那三年,秦以澤只要有時間,總是親自下廚做飯的。

雖然簡單,味道卻都不錯。

最起碼比當時的顧喬喬的手藝要好很多。

這個男人向來不喜歡委屈自己,就好比他不喜歡她,就從不對她做親昵的動作。

在後來的日子裡,顧喬喬想,他唯一的委屈就是娶了自己吧。

而此時的秦以澤又發現了,顧喬喬喜歡走神,也就是發獃,好似在回憶著什麼。

而這時候的顧喬喬,似乎和他們不再同一個世界。

掩去了心頭這怪異荒誕的想法,秦以澤扶著奶奶坐下,而顧喬喬去了廚房,將熬好的米粥端了上來。

秦小雨走出屋子,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狠狠的瞪了顧喬喬一眼。

卻也沒想到,顧喬喬放下了粥鍋,一雙清眸氤氳著清晨的水光,她不解的問,「秦小雨,你為什麼這麼兇狠的瞪我?」

秦小雨萬萬沒想到顧喬喬竟然就這麼直白的說出來,一點餘地都不給她。

她張了張嘴,想否認又覺得沒面子,她終於想起來,顧喬喬好似和過去不一樣了。

「哼,昨天的事情都怪你,是你讓白芸姐姐那麼狼狽的。」秦小雨氣呼呼的指責道。

「秦小雨。」秦以澤忽然開口,剛柔和的眉目又冷冽起來,昨晚的事情沒有弄清楚,他不希望秦小雨卷進來。

妹妹被家人保護的太好,有些不諳世事的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