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重生軍少辣嬌妻>第28章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8章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同人競技

秦以澤不疾不徐的走上前,摸了摸妹妹的腦袋,放柔了聲音,「昨晚的事情不要再提,聽話,去叫爸媽過來吃飯。」

秦小雨委屈的撅起嘴,她覺得大哥好像在幫著顧喬喬呢。

顧喬喬將一碗粥放在了餐桌上,似笑非笑道,「被人當槍使還覺得這麼歡樂的,除了你秦小雨,也真沒誰了。」

「你說誰呢?」秦小雨提高了聲音。

「都指名道姓了,你說我在說誰?」顧喬喬悠哉哉的反問道。

「你……」秦小雨氣的瞪圓了眼睛,「你個山炮,別滿嘴胡說八道。」

「我是山炮你是槍。」顧喬喬勾起嘴角,譏笑道,「不錯,還挺押韻的。」

「顧喬喬,你太過分了,昨天就是你的錯。」

「秦小雨,什麼都不了解的情況下,你最好閉嘴1

「顧喬喬,你敢對我大呼小叫?」

「我是你大嫂,請不要直接稱呼我的名字,你是城裡人,注意禮貌和教養。」

「你……」秦小雨氣的眼淚在眼睛里轉圈。

想說憑你也配當我的大嫂,但是在看到大哥有些暗沉的目光時,將話憋了回去。

不過秦奶奶卻出聲了。

「你們兩個怎麼吵起來了,小雨,去叫你爸媽出來吃飯。」她又轉頭笑著對著顧喬喬說,「喬喬,別和小雨計較,不過,昨晚到底有什麼事情?」秦奶奶又接著詫異的問道。

顧喬喬看了一眼秦以澤,慢條斯理的對著秦奶奶說,「昨晚白芸喝多了。」

「喔,喝多了礙…」秦奶奶握了握拐杖,卻好奇的問,「是你讓她喝多的?」

「不是我。」

「那就和你沒關係,一會我說說小雨,這孩子天天彆扭的跟個麻花似的,說話也不經大腦,來,喬喬,咱們吃飯。」

顧喬喬不置可否的點點頭。

剛才聽到秦以澤阻止秦小雨的話,就覺得心頭火起。

他可以不聞不問,卻有什麼資格去維護白芸的名聲?

同樣是人,為什麼白芸受了委屈,所有人都在維護她?

而上輩子的她受的委屈更大,卻沒人幫她說一句話。

她控制不住心頭的那股鬱氣,所以才和秦小雨吵起來,雖然挺沒勁的,但是最起碼心裡還是舒服了很多。

秦家一向自詡書香世家,就算是她和秦小雨打起來了,相信,也會假模假樣的去指責秦小雨。

秦以澤眸光深沉,在他的印象里,顧喬喬很少和小雨爭執。

而他也發現,秦小雨對顧喬喬的敵意很深。

清淡如雪的秦以澤忽然有些好奇,他的小妻子和他的妹妹,這半年是如何相處的。

而這時候,他的爸媽洗漱好出來了,顯然沒有聽到剛才餐廳里的爭執。

一是聲音都不大,二是離得有些遠。

吃完早餐,顧喬喬清理好了廚房,回了房間。

而秦以澤卻將秦小雨叫到了書房,看著不服氣的妹妹,想了想,還是柔和了聲音,「小雨,昨晚為什麼在眾人面前指責你的……大嫂……」

本來想說顧喬喬這三個字,但是在舌尖打了一個轉,卻說出了大嫂二字。

「哼,本來就是她的不對,將白芸姐姐弄的一身酒和水。」秦小雨依然憤憤然。

「這個先不提,我想先問你,你知道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道理嗎?」秦以澤的神色肅穆,認真的問道。

「我……」秦小雨啞口無言,愣怔了片刻,在看到大哥清寒的目光時,低頭說,「我知道。」

「小雨,我和顧喬喬已經是夫妻,如果沒有太大的意外,也許會在一起一輩子,你這樣整天的連名帶姓的稱呼,合適嗎?」

「大哥,你真的要和她過下去嗎,她根本就配不上你……」秦小雨的聲音帶著一絲憤怒。

「在我點頭答應的那一刻,這個問題就已經不存在了。」秦以澤看著氣呼呼卻又有些懵懂的妹妹,伸出手揉了揉她的頭頂,溫和的說,「你是個聰明的孩子,我只想告訴你我的態度,假如我不想和顧喬喬生活下去,我當初何必答應?」

「大哥,可是白芸姐姐她……」

秦以澤打斷了秦小雨的話,心裡卻升起了一絲不悅,這個白芸有點不正常。

做事毫無邏輯可言。

他知道白芸喜歡他,可是喜歡他的她,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總來找顧喬喬玩呢?

而且,還讓自己的妹妹這麼偏袒她?

記得兩年前,妹妹和白芸好像還鬧掰過呢。

假如是他喜歡的女孩嫁人了,他會怎麼辦?

會和那女孩的丈夫稱兄道弟嗎?

假設的秦以澤這個時候才發現,他沒有代入感。

因為他沒有喜歡的女孩。

也找不到假想的對象。

他微不可查的蹙起了劍眉,拋去了這個有些糾結的問題,忽然開口淡淡的問,「小雨,昨天的白芸真的喝酒了嗎?」

「我也奇怪呢,白芸姐姐好像不會喝酒礙…」

「小雨,你過了年也長了一歲,哥哥知道你心地單純,但是你說話有時候很傷人,萬一以後和脾氣急的人衝撞上,你會吃虧的。」秦以澤慢條斯理的提醒道。

「哼,我有這麼厲害的大哥,誰敢欺負我?」

秦以澤有些好笑,正要開口的時候,書桌上的電話響了。

他接起了電話。

沒想到話筒里卻是一個陌生人的聲音。

片刻之後,秦以澤掛了電話,對秦小雨說,「我和你大嫂去醫院,你陪奶奶去後院轉一圈。」

說完,秦以澤離開了書房。

而顧喬喬也沒有想到昨晚的那個老先生竟然還點名讓她去。

「人是你救的,流氓也是你打跑的,我什麼都沒做,我不去。」顧喬喬直截了當的拒絕了。

「怎麼,還在和小雨生氣?」秦以澤俊眉微挑,很是難得的溫和的問道。

「……」

顧喬喬詫異的看了一眼秦以澤,冷笑道,「馬上就是不相干的人了,我幹嘛要和她生氣?」

秦以澤沉默了。

一雙彷彿盛滿了星光的眸子,變得有些暗沉,本來還算溫和的氣氛,倏然之間就凍結成萬里冰川。

顧喬喬心口一緊。

不得不說,冰冷的秦以澤是她一點都不想面對的。

秦以澤凝眸看向顧喬喬,幾息之後,緩緩的開口,聲音帶著警告,「收起你那不合時宜的心思,我不想在聽到類似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