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重生軍少辣嬌妻>第30章 羅老先生的試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0章 羅老先生的試探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同人競技

和白芸的恩怨,不是和秦以澤離婚就可以抹殺掉的。

這輩子,她會讓她知道,什麼是自食其果。

很快到了醫院。

老先生竟然派人在下面等著他們。

顧喬喬納悶,難道昨晚那老頭是個大人物?

否則,怎麼會住在最高層里最高級的病房,而且,在出口都有保鏢和公安看守。

如果不是這個禮貌的年輕人將他們領來,他們都未必能進來。

年輕人輕手輕腳的打開了病房的門。

昨晚的那個老先生竟然靠坐在床頭,看到他們進來,有些犀利的眸子一下子染上了慈愛和感激。

秦以澤將在路上買的果籃放在了床頭柜上。

老先生審視的目光看了一眼秦以澤,卻也不得不讚歎,這是一個人物。

外表清貴俊美,但是眼睛里不經意露出的精光卻如待要出鞘的寶劍,雖極力掩飾著光芒,卻終是要大放異彩。

他得到的資料里,這兩人的婚姻來的有點意思,也知道顧喬喬在秦家的日子很艱難,在沒看到秦以澤的時候,他的心裡是有想法的。

不過現在卻不得不為自家感到遺憾。

秦以澤看似清冷淡漠,卻不是一個可以輕易妥協的人,更別說,他還是自己的恩人。

收起了不該有的心思之後,萬分懇切的對秦以澤表達了自己的謝意,而秦以澤自然淡定而禮貌的將自己的行為歸結為是一個軍人的本分。

其實秦以澤沒有要接受老先生謝意的想法,昨晚老先生脫離危險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兩點了。

他的身邊沒有親人和朋友。

就算是沒有那個電話,他也會在和小雨說完話之後去醫院的。

如今看到老先生並不是孤身一人,就放了心。

其他的,不管老先生的身份有多貴重,他都沒有放在心上。

帝都本就是虎藏龍的地方,更別說他是在貴人聚集地西城區長大的孩子了。

老先生拿出了自己的名片,遞給了秦以澤。

秦以澤沒有拒絕,而是禮貌的接過來。

老先生姓羅,頭銜竟然是海外某集團公司的董事長。

秦以澤的眉頭卻微不可查的蹙了一下。

羅振宇,很熟悉的名字。

而正在這個時候,門被推開了。

進來一個年紀約有二十四五的男子,身材修長,面容清雋,一雙劍眉下,卻生了一對細長的桃花眼。

當他看你的時候,都似乎帶著朦朧的笑意和情意。

羅振宇對著秦以澤和顧喬喬介紹,語氣很親熱,「以澤,喬喬,這是我的大孫子羅帆,羅帆,這兩人就是我的救命恩人秦以澤,顧喬喬……」

羅帆是一個未語先笑的玲瓏人,自然對著秦以澤和顧喬喬千恩萬謝,然後在接觸到祖父遞過來的眼神的時候,對著秦以澤笑的親切,「阿澤,不知道你現在方便不?」

秦以澤星眸劃過一抹暗光,「自然方便。」

「我有點事情想問你,我們借一步說話。」羅帆的語氣懇切,神色也很認真。

秦以澤看了一眼顧喬喬,顧喬喬忙開口,「我去外面等你。」

此時的顧喬喬心裡有點忐忑,原因是老先生剛才在剛進屋的時候,看她的眼神簡直太複雜了。

就好像看到寶藏一樣的興奮,卻又帶著一絲尊敬。

詭異而又違和。

顧喬喬自然不想單獨留下來。

秦以澤點頭。

而羅老先生卻馬上開口,聲音慈和,帶著希冀,「喬喬,能陪我說會話嗎?」

秦以澤和顧喬喬都是一愣。

羅帆看了一眼祖父,語氣忽然變得低沉,「我曾經還有個姑姑,當時和喬喬你一般大,可惜在那個動蕩的年代……」

接下來的話,不說顧喬喬也明白了。

在看到羅老先生泛著淚花的雙眼,莫名的心一軟,片刻之後,點了點頭。

秦以澤凝眸看向了顧喬喬,在看到對方根本就沒看他的時候,不動聲色的勾起嘴角,邁開兩條大長腿,跟著羅帆出去了。

病房的門被關好了。

羅振宇對著顧喬喬說,「喬喬,來這邊坐。」

顧喬喬也沒矯情,坐在了老先生病床旁的椅子上。

「喬喬,我姓羅,將你單獨留下,是想感謝你的救命之恩。」

顧喬喬清眸微轉,卻覺得這老人家真是一個重情的。

她客氣的說,「羅老先生,昨天是秦以澤救得您,我不過是搭把手罷了,當不得您的感謝。」

「孩子,我大約和你的祖父輩同齡,如果不見外,你可以叫我羅爺爺。」

「嗯。」顧喬喬早就看透了人間的寒涼,對於心存善意的人,一眼就看的出來,她從善如流道,「羅爺爺……」

「嗯,好孩子。」羅振宇很高興,他深吸了一口氣,面容變得肅穆,「喬喬,我知道,昨晚如果沒有你,救護車來的時候,我就已經死了……」

顧喬喬的眼睛刷的一下瞪大。

心也咚咚的狂挑起來,她不知道這老頭怎麼說出這種話,卻壓抑著情緒,笑了,「羅爺爺,這是醫生的功勞,也是您吉人天相。」

羅振宇深深的看了一眼顧喬喬,卻伸出了右手,對著顧喬喬說,「五十年前,我這條手腕,在我十五歲那年被土匪撕票,砍斷了動脈,只剩下一根筋連著……」

顧喬喬震驚的看著那手腕,除了皮膚因為年老有些褶皺外,連一處傷疤都沒有看到。

難道……

她的手交握在一起,斂去了臉上的笑意,也認真的看著羅振宇。

羅振宇看到顧喬喬的神情,靜默了一瞬,接著說道,「當時那些土匪收了綁銀,卻不想放人,準備剁了我的四肢扔進山裡去喂野獸,可沒想到,剛砍斷了一隻手,就來了一個高人……」

說道這裡的老先生眼睛迸射出光芒,語氣帶著崇敬,「那是一位大師,穿著素白的僧衣,他衣袖一揮,就將那兩個土匪打暈,然後帶著我離開山谷。」

「他的速度很快,幾分鐘就到了一處平地,他撕開了僧衣的一角,將我斷了的手腕按住,我就感覺一道道熱氣順著那僧衣的一角流進了我的血液里,大約半個小時后,我斷了的手完整如初,活動自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