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重生軍少辣嬌妻>第32章 她想起羅振宇是誰了(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2章 她想起羅振宇是誰了(加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都市言情

此時,兩人已經走到了公交車站。

等車的人不多,在寒風中,很有些瑟瑟的感覺。

遠處有悠揚的歌聲隱隱傳來,似乎是在春晚演唱的那首{春光美},不知道是哪個商家速度這麼快,都可以在錄音機里播放了。

也或者從前就有的吧。

顧喬喬又朝著圍巾里縮了縮。

這讓站在她身旁的秦以澤,想起了部隊後山拉練時看到的那隻花點小松鼠。

看到他們,也是這樣的,朝著雪堆里縮了縮。

只露出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

而此時的顧喬喬,因為遮擋住了大部分的臉,倒是看不出在想什麼了。

可他知道,顧喬喬有很多事情是瞞著他的。

這個認知,讓他心裡隱隱有一絲不悅。

可是又想起了顧喬喬關於陌生人的話,其實也不無道理。

他們彼此確實不夠了解。

雖然是夫妻,卻比陌生人都不如。

他的目光有些深沉。

公交車來了。

兩個人上了車。

人不多,顧喬喬挑選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卻沒想到秦以澤也坐了過來。

身姿筆挺,目不斜視,卻帶著獨屬於他身上的那種冷冽的竹葉香。

陌生,卻帶著侵略性。

顧喬喬一點都不適應,可是這時候車子啟動了。

她擰了擰眉頭,漠然的看向了窗外。

卻在看到一隊執勤的公安的時候,腦子裡轟然的炸開。

她身子一下子僵住,她終於想起羅振宇是誰了。

上輩子初三的晚上,也就是昨天,一個對新國做了巨大貢獻的老人,在一個衚衕里被四個流氓給刺死了。

是初四的清晨發現的。

身體已經凍得硬邦邦的了。

這個案子震驚了整個帝都,雖然很快就找到了兇手,但是那個衚衕附近也戒嚴了一個月。

而整個帝都也開始了嚴抓嚴打。

上輩子的顧喬喬從初四開始就沒有出門,她是聽秦父說的。

想到這裡的顧喬喬驀然的轉頭。

直直的看著身側的秦以澤。

她想起來了,上輩子初四的上午,他接到電話就出了門,然後是在晚上回來的,沒吃晚飯,將自己關進了書房裡。

一整夜都沒出來。

不知道是恨,還是因為愛。

關乎秦以澤的一切,她都記得很清楚。

她記得本就清寒如雪的秦以澤,在那天之後,就成了冰封的寒潭。

當時的她以為是因為她丟了臉,但是現在回想起來,並不是。

那天在丟臉,也沒有初一那天難堪。

那麼接下來的一切就好分析了。

秦以澤是一名軍人,也是一名難得的軍事天才。

有著超乎常人的敏銳性。

而那天,因為秦小雨和白芸一路上喋喋不休,秦小雨的嗓門很大,而她當時腦子裡昏沉沉的,走路都踉蹌著,白芸一邊扶著她,一邊和也扶著她的秦以澤說話。

所以,在路過那個衚衕的時候,竟然沒有察覺到那裡有異常情況發生。

這輩子,一路走來很安靜,自然他就第一時間聽到了老人微弱的呼救聲。

顧喬喬看著秦以澤宛如雕刻一般的完美的側面,心裡想,在上輩子,在公安排查到他們正好在那個時間路過的時候,這個男人,是不是心裡極其的自責和後悔?

是不是,這件事讓他視為一生的愧疚。

儘管其實如果沒有她,上輩子的老人也難逃一死。

但是,不管如何,他發現了,他去救了。

而不是在公安的問詢下,才知道自己錯過了救人一命的時機。

那時候的秦以澤其實是春風得意意氣風發的,同齡人中少有他這麼優秀的。

顧喬喬想,上輩子的他,在公安的面前,是不是無地自容?

這些,她都不得而知。

卻清晰的記得,在她後來和他說她那天沒喝醉,這事不對勁的時候,不但沒有聽她細說,反而漠然的離去。

此時此刻的顧喬喬思緒翻騰,卻不知道她盯著秦以澤看了多長時間。

秦以澤有些疑惑,也有些好笑,還有點莫名其妙。

顧喬喬的眼神很奇怪,似乎在透過他看著誰?

這個認知,讓秦以澤蹙起了劍眉,依然目不斜視,卻淡淡的開口,「看夠了嗎?」

後面響起了一個女孩吃吃的笑聲。

顧喬喬這才驚覺,她木然的扭過了頭,看向了窗外。

她似乎是理解了上輩子他那幾天的漠然和隱隱的不耐,但是,無論前世還是今生,卻永遠不會原諒!

白芸,秦小雨,寧玉麗,朱建國……

如果沒有這些人的陷害,如果兩個人和別的夫妻一樣走回家,怎麼可能不發現衚衕里的事情?

或者說,當時的他,是應該讓白芸和秦小雨閉嘴的。

那麼,也能聽到。

顧喬喬卻有些訕訕的,好吧,其實她也是一路上哭著回家的。

可是……如果……

那麼多的假設,讓顧喬喬的嘴角染上了一抹冷笑。

所有這些又如何,都抵不過人心的可怕。

她咬著嘴唇,幸好一切又都重新來過了。

羅振宇這輩子不但沒死,還因禍得福的讓他的身體比從前還好了很多。

顧喬喬僵直的身子終於放鬆了下來。

而一旁的秦以澤,覺得顧喬喬被他說得不好意思了。

心裡也覺得自己剛才的話,是不是言重了?

她最近其實很少正眼看自己,偶爾一瞥,卻在也沒有了從前的羞澀和情意。

很多時候,都似乎在透過他看著什麼。

那陌生的神情,若有所思的樣子,讓他心裡有些不舒服。

也許這是人的劣根性吧。

當她滿懷愛意的時候,他覺得是負擔,當她真當他是陌生人的時候,他卻希望,那雙澄澈如水的眸子里,是有他的影子的。

秦以澤鄙視自己。

既然不反對她偷看,剛才還揭穿幹嘛?

只當不知道就好了。

他眼角的餘光看向了顧喬喬,卻發現,這小女人幾乎大半個身子都扭過去了。

秦以澤的薄唇勾起了一個好看的弧度,一雙星眸,在疾掠而過的陽光下,泛著瀲的光澤。

而此時的顧喬喬,心裡想的卻是羅振宇那個老頭。

她昨天曾說過,往上數三代,大都泥腿子出身。

這話有道理,但是卻不適合用在羅振宇身上。

那是真正的名門望族。

就算是往上數十代,也是赫赫有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