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32章 我只要結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2章 我只要結果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羅家曾經一門三狀元。

有子孫官拜宰相,也有子孫統領兵將征戰四方。

那是一個底蘊極其豐厚的家族。

即便是到了羅振宇的手裡,也依然如此。

新國成立前,他帶著家裡子弟為前方浴血奮戰的戰士們送藥品,送糧食,捐款捐物,幾乎折騰進了大半的家產。

在帝都的城樓上,和那些開國元勛們,一起參加了開國大典。

而其他的,她就不知道了。

不過剛才聽他和羅帆的話,顯然是因為受到了衝擊,所以才遠走異國他鄉。

都說葉落歸根。

老人是想家了,所以才回來看看。

卻沒想到,獨自一人去看自己曾經生活過的衚衕的時候,卻發生了意外。

顧喬喬卻不得不感嘆。

這世上之事,一飲一啄皆有定數!

這句話,如今看來,確實有它的道理。

公交車緩緩的停了下來。

秦以澤站起了身子,回頭看向顧喬喬,看她還在發獃,輕聲提醒道,「到站了。」

他都不知道這顧喬喬整天都在想什麼。

顧喬喬這才反應過來,跟著秦以澤下了車。

冷空氣迎面襲來,卻讓顧喬喬腦子裡清明了許多。

前世今生的紛紛糾葛,讓她沉默不語的朝著秦家的方向走去。

秦以澤不置可否的蹙眉。

邁開大長腿,走在了顧喬喬的身側。

一路無話的到了家。

沈蔓茹已經做好了飯菜,問了問醫院的情況,秦以澤卻沒告訴沈蔓茹他救的是誰。

顧喬喬自然不會多言。

等吃過午飯之後,收拾好了廚房,顧喬喬回了房間。

卻不想剛才沒看到的秦以澤竟然又要出門。

她淡淡的睥睨了一眼秦以澤,朝著陽台走去。

卻不想被秦以澤出聲喚住,「顧喬喬……」

顧喬喬頓住了腳步,然後轉過了身子,靜靜的看著秦以澤。

「我給你的工資你怎麼沒動?」秦以澤沉聲的問道。

工資?

顧喬喬皺眉,她怎麼想不起來還有工資這事呢?

「我記得剛回家給你的,你怎麼都放在抽屜里?」

秦以澤淡淡的詢問著。

顧喬喬看向了書房,她覺得記憶應該沒問題,怎麼會不記得呢?

看她還是愣愣的樣子,秦以澤去了書房,打開了抽屜,將裡面的一疊錢放在了茶几上,「部隊駐紮地有些偏遠,很多東西買起來不方便,明天商場開始上班,你有時間可以去買點自己需要的日用品。」

他的聲音很平靜,也很淡然,完全不受顧喬喬冷臉的影響。

顧喬喬看向了那一疊錢,想都不想的拒絕道,「沒必要買什麼東西,我不可能跟你去隨軍。」

秦以澤的眉峰動了動,卻沒在去糾結這個問題,而是對著顧喬喬說,「我出去有點事。」

顧喬喬詫異的挑眉,感到很好笑,於是嘴角帶點嘲諷,頭卻扭了過去。

她不想看到他,和他在一起待的時間越長,越讓她感到壓抑。

可是她卻沒有想到,提出離婚,首先秦以澤那關就過不去。

畢竟是軍婚,如果秦以澤不同意,是很棘手的。

秦以澤看顧喬喬扭過頭去,卻真的不知道她這個舉動是什麼意思?

是因為自己要出去她不高興,還是因為自己沒帶著她而不高興?

他系好了大衣的扣子,覺得有必要交代一下自己的去向,同時也是提醒下顧喬喬。

「我去KTV找豪哥,你這幾天……」說到這裡的秦以澤停頓了一下,然後接著說道,「你這幾天不要和白芸接觸,等我將昨晚的事情調查清楚在說。」

顧喬喬驀然的轉過頭。

死死的盯著秦以澤,這一刻似乎全身的血液都朝著上面湧來,「你找豪哥做什麼,為什麼不和白芸接觸,你要調查什麼?」

秦以澤放在門上的手,緩緩的放了下來,想了想,朝著顧喬喬走近了兩步,垂眸道,「顧喬喬,你是不是知道什麼?」

「我在問你,你要調查什麼?」顧喬喬忽然抬高了聲音。

秦以澤蹙眉,卻還算是耐心的開了口。

「成峰和我說了大概,小雨也說你和白芸寧玉麗出去的時候,是去包間找我的,說包間里的人就是我,可是那人是朱建國,白芸的表哥,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該有多糊塗會將自己的表哥說成是我,而且朱建國說白芸在包間里曾經喝了一杯白蘭地,小雨說了,白芸坐在她身旁的時候,看不出喝多的樣子……」

「那你想要調查什麼?」顧喬喬啞聲的問道。

「白芸的瘋癲狀態不對勁,耍酒瘋也不至於去脫衣服,所以,不是白蘭地有問題,就是她喝的橙汁有問題。」

顧喬喬怔怔的看著秦以澤,腦子裡轟轟的,好像有什麼在響。

而秦以澤卻以為顧喬喬被嚇到了,他柔和了聲音,但是眉目卻有些冷冽,「顧喬喬,人心最是難測,我們不去害人,但是基本的自我保護還是要有的。」

顧喬喬的手緩緩的攥在了一起,心底的恨意如那草原瘋長的野草,瞬間就瀰漫了她的心海。

如果上輩子的秦以澤能這樣敏銳的看出她的不對勁,是不是接下來的日子就不會發生那麼多的悲劇?

如果他能這樣耐心的提醒她,是不是她的人生就不會那麼苦難?

可惜,這輩子,她不需要了。

顧喬喬冷冷的看著秦以澤,眸子里的恨意卻是掩飾都掩飾不住,她忽然嘲諷的開口,「秦以澤,原來你眼睛不瞎埃」

秦以澤擰緊了眉頭,清寒的目光帶著犀利,斂去了柔和的神色,他沒有生氣,而是淡淡的問顧喬喬,「昨晚的事情,你到底知道多少?」

室內的氣氛有些壓抑,好像空氣都降低了好幾度。

「KTV我第一次去,你說我會知道什麼?」顧喬喬冷笑的反問道。

「顧喬喬,你不想知道真相嗎?」秦以澤深吸一口氣,輕聲的問道。

「不想1

「為什麼?」

「我只要結果,原因和真相對我來講,已經不重要了。」顧喬喬幽幽的開口。

「你要的結果就是讓白芸丟臉出醜?」秦以澤語調平靜的問道。

「怎麼,你心疼了?」顧喬喬譏笑的問。

「顧喬喬……」秦以澤的眉頭皺的死緊,聲音有些壓抑的憤怒,「早和你說過,我和白芸沒有一點關係,你不要將我和她扯在一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