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第33章 被一匹狼盯上的感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3章 被一匹狼盯上的感覺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女生小說

「那你為了誰去調查的?」顧喬喬不屑的問道。

「為了……」

秦以澤那個「你」字,在顧喬喬憤怒的眼神下,卻生生的咽了回去。

從來沒想到會有一天自己的行為被人不屑和質疑的秦以澤,心頭湧上了一絲從來沒有過的羞惱。

「你為了誰和我也沒關係,我只要我想要的結果,至於其他,我一點興趣都沒有。」顧喬喬漫不經心的開口。

秦以澤眸光沉沉。

顧喬喬不為所動,依然譏笑的看向秦以澤,「快去調查吧,過幾天你可就要走了呢,萬一時間來不及,這大話不是白說了嗎?」

秦以澤定定的看著顧喬喬,這個彷彿豎起了無數利刺的小女人,她還真是不了解他埃

他朝著顧喬喬緩步走來,步子很均勻,似乎是獨屬於軍人的那種步伐。

似乎還帶著鋪天蓋地的威壓。

更好像是一隻發現獵物的狼,眼裡閃過幽幽的寒光,似乎在琢磨從哪裡下嘴比較好。

而這樣的秦以澤讓顧喬喬想要轉身逃跑。

不過卻還是咬牙挺住了。

秦以澤走到距離顧喬喬一步遠的地方停下了。

凝眸看向顧喬喬,不知道為什麼,他有一種想要將這個小女人身上的利刺都拔掉的想法。

雖然不喜從前的她,可是卻也不喜歡現在對他充滿了恨意的她。

憑什麼呢?

她想要喜歡就喜歡,說不喜歡就去離婚。

他秦以澤是一個物品嗎?

他緩緩的勾起嘴角,在這一刻,他的眼睛里,再也沒有別人,他一字一句的對顧喬喬說,「顧喬喬,我會在兩天之內將事情調查清楚,你不是喜歡結果嗎,所以你安心等著就好。」

顧喬喬張了張嘴,想要說點反駁的話,卻忽然有了別的想法。

這裡的內情她知道的一清二楚。

秦以澤最後的調查結果,是真是假,沒人比她更清楚。

她很期待。

秦以澤假如真的調查出來,他會怎麼做?

「好,我等著。」顧喬喬同樣一字一句的說道。

秦以澤沒有忽略顧喬喬眼底的那一抹興緻,他再一次的確定,顧喬喬是知道內情的。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顧喬喬,薄唇抿成了一條冰冷的直線,隨後轉身,大步流星的離開了房間。

顧喬喬的肩膀還是垮了下來。

就算是兩世為人,在秦以澤逼人的氣勢面前,她還是緊張的。

這和歷練沒有關係。

因為秦以澤的氣勢是從小就養成的,是骨子裡就有的,在加上在軍校的時候就曾經參加過一次跨國大行動,顧喬喬知道,秦以澤的手裡是有人命的。

儘管那是罪大惡極之人!

上輩子在一起生活了三年,偶然聽他說起那次行動中失去的戰友的時候,顧喬喬清晰的記得,當時秦以澤的眼神。

冰冷,犀利,嗜血,卻又帶著一抹悲痛。

此時此刻的顧喬喬心底升起一絲忐忑和不安,她有一種被秦以澤盯上的感覺。

就好像一匹狼一樣,只等著時機一到就撲上來咬斷她的喉嚨。

顧喬喬猛烈的搖頭,如果是那樣,她情願他還像從前一樣冰冷。

噹噹當……

突如其來的敲門聲嚇了顧喬喬一跳。

她的臉色有些蒼白,進她的屋子會敲門的除了沈蔓茹也不會是別人。

因為秦軒根本就不會來。

顧喬喬皺眉,卻本能的開口,「進來。」

沈蔓茹推門進來了。

站在門口看著屋子裡亭亭玉立的顧喬喬,心底複雜而又有些不甘心。

可是更多的是無奈。

兒子性格清冷,五歲的時候就被秦老太爺給帶去了軍區大院。

隨後直到上學才回來。

可是寒暑假卻很少見到兒子的影子,更多的時間是陪在秦老太爺的身邊。

她看到過兒子後背的傷疤,知道那是摸爬滾打留下來的。

她從來沒想過讓兒子去做一名軍人。

那是老太爺的期望,不是她的。

她只想著自己的兒子好好讀書,考上最好的大學,然後在出國留學,這是她從前為兒子想好的路。

可沒想到兒子進了最高軍事指揮學校,雖然那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但是她真的不喜歡。

可她根本就不敢和老爺子硬碰硬。

而兒子除了對她只有母親的尊敬之外,並不親近。

隨後,這鬱結沒等想通呢,兒子又娶回來一個連高中都沒念完的村姑。

膽小,懦弱,為人畏畏縮縮,花錢大手大腳的讓人鄙夷……

這讓她的鬱結,更是雪上加霜。

就更別提除夕的時候,竟然去愚蠢的撞牆進了醫院,現在她出去,還有人興緻盎然的打聽那天的事情呢。

所以,她真的不喜歡她。

甚至對顧喬喬帶著恨意。

可是這幾天的顧喬喬,卻不能讓她忽視,每天那麼耐心的給秦奶奶按摩,不管是不是討好,這份堅持,就連秦軒在看到母親可以拄拐走路不在依靠輪椅的時候,也汗顏。

作為秦奶奶的兒子,他都沒有做到這一點。

剛才婆婆拿來五百元,讓她給顧喬喬送來。

她本來不想來,可是在聽到秦奶奶說的那些話之後,雖然不想承認,卻覺得有道理。

所以她硬著頭皮來了。

也加上這幾天的顧喬喬很乖巧,和從前大相徑庭,而且做飯好吃,收拾東西利索,站在那裡,也有了一點秦家兒媳婦的樣子,這讓她的心結放下了一些。

可是當看到顧喬喬的時候,卻還是心裡有些堵。

所以,臉色就有些淡淡的。

顧喬喬到沒在意,這要是滿面笑容,才是真的驚悚呢。

該有的禮貌還會有,顧喬喬問,「您有事嗎?」

沈蔓茹這才反應過來,她似乎沒看到茶几上的錢,而是將手裡的信封給了顧喬喬,淡淡的說,「明天商城上班,你去隨軍也需要不少東西,能提前買的都買回來,免得到時需要了沒地方去買,我聽阿澤說,那個地方很偏僻。」

顧喬喬低頭看著信封,眸光輕轉,將信封遞給了沈蔓茹,「您拿回去吧,我不需要。」

沈蔓茹看了一眼茶几上的錢,皺眉道,「那點錢是阿澤的工資吧。」

「應該是吧。」顧喬喬不置可否道。

時間還是很長了,她不是每一件事都記得清清楚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