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第34章 談崩了(加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4章 談崩了(加更)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女生小說

「你們這一去不知道幾年能回家一次,那點錢不夠,再說,這是我們給你的。」沈蔓茹皺著眉頭耐心的解釋道。

顧喬喬勾起了嘴角,看著彆扭的沈蔓茹,卻忽然開口問,「可以問您一件事嗎?」

「什麼事?」沈蔓茹不悅的開口。

「我要和秦以澤離婚,你會支持我嗎?」顧喬喬直截了當的問。

沈蔓茹驀然的瞪大了眼睛,這才仔細的認真的大量顧喬喬,隨後看到顧喬喬同樣認真的神色,她咬牙問,「你說的是真的嗎?」

「真的,真真的,我發誓。」顧喬喬還舉起了手。

而這時候的沈蔓茹神色極其的複雜。

來回的變換著,顧喬喬卻發現,什麼情緒都有,似乎唯獨沒有喜悅?

怎麼回事?

她不是應該喜出望外嗎?

顧喬喬上午的時候就想了,這離婚的事情沒必要在瞞下去。

首先和沈蔓茹直接說,肯定會得到她的支持。

雖然知道秦以澤其實不是一個聽父母話的人,但是卻聊勝於無。

可是,沈蔓茹的神情到底代表著什麼?

一向高雅的她,此時臉色竟然有些猙獰,因為生氣,人也在急促的喘息。

手都有些顫抖。

顧喬喬雖然知道她應該沒心臟病什麼,卻在看到她這麼生氣的時候,閉了嘴。

半晌之後,沈蔓茹咬著牙,聲音又氣又恨,「顧喬喬,沒有這樣的,你想嫁就嫁,想離就離,將我兒子當什麼了,你想要我那麼優秀的兒子成為一個離異之人,我告訴你,首先我就不會同意1

她怎麼能讓她寶貝的兒子,成為一個離婚的人。

別人無所謂,但是對於自己完美無缺的兒子,那就是污點。

顧喬喬不理解了,「您這話有點偏激了,現在離婚不很正常嗎,無論達官貴人,還是普通老百姓,這都不是一件丟人的事情,您還是大學教授呢,怎麼思想這麼古板?」

沈蔓茹怒極反笑,對著顧喬喬說,「別拿大帽子壓我,別人是別人,和我沒有關係,顧喬喬,既然決定嫁過來,就要學會如何去做秦家的兒媳婦,至於其他,我只當你今天沒說過這話。」

沈蔓茹扭頭就走。

「那如果您兒子也同意呢?」

沈蔓茹再次的轉過身子,嘴角帶著顧喬喬不解的笑意,篤定的說,「我兒子不會同意的。」

「你就這麼肯定?」顧喬喬蹙眉。

「我的兒子我了解1說完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關門的時候,因為生氣有些重,所以聲音很大。

顧喬喬覺得這一家人都是神經病!

當然了,秦奶奶除外。

她萬萬沒有想到,離個婚竟然這麼難。

而在她的想象里,沈蔓茹應該是最支持的,卻沒想到,竟然反應這麼強烈。

污點?

離婚是污點嗎?

顧喬喬不解。

上輩子是怎麼離的呢?

顧喬喬的神色暗淡下來,上輩子離婚很順利,是因為她和秦以澤說的那句話嗎?

「秦以澤,永遠都不要讓我看到你。」

那時候的她,家人相繼遇難,弟弟因為故意殺人被抓進去,她幾乎家破人亡,秦家也沒好到哪裡去,秦小雨躺在醫院裡,秦奶奶也離開了人世,秦父一夜間白了頭,老太爺急火攻心也倒下去,不到一年就去世了……

顧喬喬臉色陰沉,她想,就算沒有那句話,兩家已然變成了仇人。

這樣的情況下,離婚是必然的。

可是,這輩子呢?

這輩子這些悲劇,是絕對不會在發生了。

不但沒發生,她反而還得到了老太爺的另眼相看。

奶奶身體越來越硬朗,預計不用三天,就可以扔掉拐杖走路了。

而且這輩子都不會在腿疼了。

而她這幾天,宛若蒙塵的珍珠,正在悄然的綻放著獨屬於她顧喬喬的芳華。

上輩子後來也鬧出了很多事的顧喬喬,沈蔓茹都沒提出讓兒子和她離婚。

那麼,這輩子誰會去想離婚的事情呢。

可誰知她是重生而來,記憶都在,那銘刻在心的悔恨和痛苦,她根本就無法擺脫掉。

顧喬喬將信封惱怒的扔在了地上,又將茶几上的錢都掃落下去。

紛紛揚揚的,落滿了地面。

這個時候,門又被推開了。

顧喬喬眼眸泛著猩紅的光,死死的盯著秦小雨,不等她說話,顧喬喬冷聲呵斥道,「出去1

「你……」秦小雨剛邁進去的腳倏然停下來,手心裡攥著的發卡刺痛了她,她惱羞成怒,卻在看到顧喬喬冰冷而又泛紅的眼睛的時候,嚇得心臟都停掉了一拍。

大哥是她從小敬仰的對象,她向來很聽大哥的話,尤其陪奶奶去遛彎的時候,看奶奶輕鬆愉悅的心情,才知道顧喬喬做了什麼。

昨晚的事情,大哥說不對勁,那就肯定不對勁。

所以,她不會再提,然後在奶奶的提醒下,她拿出了自己最喜歡的發卡準備送給顧喬喬。

用奶奶的話說,要分得清親疏遠近。

卻沒有想到,被顧喬喬冷冰冰的趕了出去。

她氣的跑進了自己的房間。

卻心驚的朝後面看惹喬親飛俠創蛩,秦小雨隨即緊緊的關上了房門。

顧喬喬蹲下身子,將地上的錢都撿了起來。

沈蔓茹的放進了信封里,連著秦以澤的工資一起放進了書房抽屜里。

她不會用他們的錢。

而且,那五千元聘禮,也會在離婚後還給他們秦家。

要斷,就斷個乾乾淨淨。

可是想到這裡的顧喬喬,卻覺得心裡還是窩著一口氣。

離婚,竟然沒有想象中的簡單。

顧喬喬搖了搖頭,深呼吸,悶在心裡的那股氣,好似紓解了不少。

她不在去想這些,總之車到山前必有路。

顧喬喬將衣櫃里的刻刀拿了出來。

洗好了手,坐在了書桌前,桌子上放著幾個核桃。

她想清楚了,當務之急還是要自己手裡有錢才好。

沒錢真的是寸步難行。

可惜沒有玉石,只能用現成的材料核桃了。

她會雕刻食材,但是最厲害的是雕刻玉石。

當然了,核雕也是爺爺曾經教過她的。

她無論前世今生,對於雕刻都天分極高。

小的時候,爺爺在發現她的天賦的時候,臉上的神情是悲喜難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