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35章 核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5章 核雕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那時候的奶奶還活著,看著她靈巧的小手,眼淚一滴滴的流下來。

時間太過於久遠,顧喬喬不記得他們說了什麼。

只是爺爺教她的時候,似乎不盡心,卻又想要她都學會。

她都感覺到爺爺的矛盾,好像希望她繼承他的衣缽,卻又不希望顧喬喬進入這個行業。

而她的爸爸媽媽並不喜歡女兒去學什麼雕刻,所以,就在這忽緊忽松的狀態下,顧喬喬竟然奇異的學會了融會貫通。

也輕鬆的掌握了爺爺的獨門核雕技藝。

顧喬喬此時非常感謝爺爺的這種教導,歪打正著也好,隨心所欲也好,總之,這是她未來安身立命的根本。

尤其在以後的日子裡,這些東西越來越值錢了。

不過,她的還不行。

技藝在高,沒有名氣也會大打折扣。

不過,換點小錢也是好的。

顧喬喬終於挑選出了一個適合核雕的核桃。

她微微的闔上了眼帘,閉目冥思了一會,然後緩緩的張開了眼睛。

此時澄澈的雙眸劃過一抹燦爛的光芒,她活動一下手指,讓自己的心思放空。

然後左手拿著核桃,右手拿起了刻刀,在核桃上,刻下了第一刀。

這一刀下去,顧喬喬驚喜的發現,帶著靈氣的手指似乎沾染了神力,然後神力通過手指傳到了刻刀上。

力度和靈活度好到極點,和她想象的一模一樣。

顧喬喬開始雕刻起輪廓來。

她記得中學的時候學過的核舟記,當時學完之後,對於核雕興趣更濃了,然後也模仿著雕刻了一個核雕。

爺爺很開心,雖然作品有些稚嫩粗糙,毛病很多,但是卻不得不承認,顧喬喬的核雕極有靈氣。

然後爺爺還很寶貝的將那個核雕給收起來了。

只不過後來她還要上學,然後也發現了捏著刻刀的手容易長繭子,就不大喜歡了。

真正上心的卻是後來……

也是那幾年,讓她的技藝突飛猛進,也終於達到了爺爺期盼的狀態。

顧喬喬收回了有些惆悵的思緒,一開始是打輪廓,現在就需要全神貫注了。

而她還驚喜的發現,因為手指源源不斷的靈氣,她雕刻的速度比從前要快上十倍不止。

幾刀下去,顧喬喬就進入了狀態。

而秦以澤在書房打了幾個電話之後,就離開了秦家的大院。

關好鐵大門之後,朝著KTV的方向走去。

看似不疾不徐的步伐,實則速度很快。

在轉角的時候,秦以澤站住了。

劍眉微微的蹙起,看向眼前的女子。

天氣冷,穿的不多,而且還愛美的只圍了一個絲巾,臉蛋和鼻頭凍得有些發紅。

是林清歡。

「阿澤。」林清歡軟軟的叫著。

可是在看到那俊美的讓人神魂顛倒的容顏時,心裡早就疼的好像被針扎了一樣。

昨晚,她和秦以澤剛剛打了一個招呼,站在一起還不到一分鐘呢,那個女人就出來了。

縱使她有萬語千言想要和他說,可是在看到那女人出來的時候,秦以澤就及時的扭過頭去喊住了她。

她不過是出國一年,為什麼回來的時候秦以澤已經結婚了呢。

當時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恍如晴天霹靂,整個人都傻了。

那一刻,她的天似乎都塌了。

她哭了三天三夜,嗓子都哭啞了。

曾經以為自己也許是那個特殊的存在,因為秦家老太爺,也因為在軍區大院的那段日子。

秦以澤的冷漠和涼薄幾乎大家都知道,對於女孩子的示好從來視若無睹,也或者冷冰冰的讓對方滾。

雖然那是年少輕狂,但是後來也沒好到哪裡去,似乎有一種從骨子裡發出的寒涼和疏離。

她聰明的沒去表白,也沒糾纏,她拚命的掩去了自己的心思,剪去了長發,像一個假小子一樣的和他還有褚成峰做哥們。

所以,秦以澤難得的和她說話算得上是和顏悅色。

可是,讓她萬萬沒有想到的是,以為不近女色的他,竟然結婚了。

對方還是一個村姑。

她不知道這裡有什麼原因,但是都抵不過他已經結婚的事實。

本來想留起長發華麗蛻變然後讓他驚艷,向他表白的夢破碎了。

她不甘心。

所以吃過午飯,就來到了秦家的門外徘徊。

就在猶豫著要不要進去的時候,讓她驚喜的是秦以澤竟然出門了。

秦以澤看著林清歡凍得有些紅的臉蛋,卻驀然的想起了那個喜歡將小臉埋在圍巾的顧喬喬。

只露出那樣一雙澄澈的雙眸,真的跟那小松鼠很像。

「你怎麼在這兒?」秦以澤見林清歡不說話,只盯著他看,就有些不耐煩了。

「阿澤,我想和你談談。」林清歡溫柔的開口道。

「談什麼?」

「我……」林清歡躊躇起來。

她想,如果她告訴他,她喜歡他,她愛他,他會接受她然後離婚嗎?

如果不會,是不是以後連朋友都沒得做了。

秦以澤抬起手腕看了看錶,低頭說,「給你五分鐘時間,說吧。」

林清歡張了張嘴,看了眼四周,「阿澤,我們找個地方好嗎?」

秦以澤眸光暗沉,「還有四分鐘。」

林清歡不敢在堅持了,抬頭看著那張讓她心悸的容顏,「阿澤,我出國留學才一年,你怎麼這麼快就結婚了?」

「你出國留學和我結婚有關係嗎?」秦以澤淡淡的反問道。

「我不明白,你為什麼會娶她,帝都那麼多的好姑娘,你為什麼偏偏去娶一個村姑?」林清歡不管不顧的問道。

秦以澤的眼眸劃過一抹厲色,淡然的眉目瞬間染上了寒霜,聲音似乎帶著凍結人心的冷意,「林清歡,你嘴裡的村姑是我的妻子,我既然娶了她,她就是最好的姑娘,看在太爺爺的份上我今天給你面子,但是你要記住,我的事你還沒資格來指手畫腳。」

說完低頭看了一眼手錶,冷冷的說,「時間到了。」

他今天還有不少事情要去做,既然在顧喬喬面前說兩天之內解決,就等同於下了軍令狀,那小女人明擺著想看他的笑話,他怎麼可能讓她得逞?

秦以澤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