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37章 輕舟已過萬重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7章 輕舟已過萬重山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大約半個小時之後,電話鈴聲響了起來,老大爺接起了電話,隨後又樂呵呵的遞給了秦以澤。

聽完對方的話,秦以澤沉聲道,「好,我知道了,改日老六居請你吃火鍋。」

話筒里隱隱有一道粗獷的聲音傳來,「小秦爺,您可太客氣了,要請也是我請您埃」

「我還有事,改日再聊。」

「小秦爺。」對方急急的說道,「需不需要我派幾個人幫您?」

「不需要。」說完,秦以澤掛斷了電話。

扔給了老大爺十元錢就大步流星的朝著馬路邊走去。

「小夥子,等一下,我還沒找你錢呢……」老大爺探出腦袋喊著。

可惜,話音還沒落地呢,秦以澤已經上了計程車,隨後,消失在了車流中。

大約一個小時后,一輛軍用吉普車風馳電掣的朝著帝都北部的郊區駛去。

開車的是秦以澤,坐在旁邊的是褚成峰。

車速太快,褚成峰怪叫著,「你要去哪兒啊,開這麼快,我暈車你不知道嗎?」

秦以澤皺皺眉,看向身旁的褚成峰,「去里河庄找朱建國。」說著放慢了速度,略帶不悅淡淡的說道,「真應該將你扔部隊里鍛煉鍛煉,什麼臭毛病都能扳過來。」

褚成峰懶懶的一擺手,「我可不去,我喜歡現在紙醉金迷的生活,對了,你找朱建國該不是昨晚的事情真有問題吧?」

「嗯,白芸和寧玉麗從豪哥那裡拿了一種葯,藥效卻和白芸的反應是一樣的,朱建國定是主謀之一,否則,不會一大早就出門。」

「那怎麼不直接去找白芸和寧玉麗呢?」

「你說呢?」秦以澤用看白痴一樣的眼神看著褚成峰。

褚成峰一拍腦袋,似乎恍然大悟,卻覺得自己還是沒想明白,「是怕打草驚蛇還是擔心那兩個女人連哭帶鬧的不承認?」

「算是都有吧……」說完之後,秦以澤不在說話了,而是握緊了方向盤,劍眉閃過一抹厲色,一踩油門朝著右側的山路拐去。

疾馳而過的車輪捲起了地面上的積雪,一陣寒風吹過,紛紛揚揚的,好似又下了雪一般。

此時,一抹夕陽斜斜的掛在了秦家院子里的海棠樹的樹梢,落日的餘暉給海棠樹和秦家的大院子塗上了一層瑰麗的淡金色。

雖是寒冬,卻又似乎可以看到春天的希望。

顧喬喬極其滿意的看著自己的作品,一個精美絕倫巧奪天工的核雕。

她在船的一個角落,刻下了七個字——輕舟已過萬重山。

這是一艘古代的小船。

船頭和船尾微微的翹起。

中間是船艙,船篷上面的花紋是脈絡分明的箬竹葉,船頭臨風而立一廣袖長衫的公子,五官清晰,眉清目秀。

船艙兩面各有四扇窗戶,其中兩扇可以自由開關。

窗戶雕刻的花紋為繁瑣的雲圖,船艙內也別有洞天,一個綠豆粒大的茶几,旁邊坐著一個女子,秀髮輕挽成一個髮髻,髮髻上斜插了一個木製的發簪,秀眉彎彎,嘴角噙著一絲笑意。

左手拿一本書,似乎在給坐在茶几對面的一雙兒女讀書。

船尾有一個老漢正笑眯眯的手握船槳,頭微微的仰著,似乎在看這天氣是否會下雨。

顧喬喬雖然不想驕傲,但是卻真的很滿意。

她的這個核雕上的人物栩栩如生,或坐或站,各有姿態。

比之課本上的,似乎更勝一籌。

不過顧喬喬心裡沒有底,因為她確實不大清楚八六年的古玩市場,是否有核雕的一席之地。

不過明天就知道了。

顧喬喬看了一眼時間,也到了該做飯的時候。

不過還有一些地方需要在精雕細琢一下,還有,她該給自己起個什麼名字呢。

她站起了身子,將刻刀和核雕都放在了衣櫃里。

她不想讓秦以澤看到。

收拾好之後,顧喬喬去做飯了。

自從三十那天進了廚房之後,顧喬喬基本就接下了秦家的一日三餐,她到沒有在意,而且沈蔓茹做的飯,她並不愛吃,也不想吃。

廚房裡,沈蔓茹在洗菜。

一般的情況下,她和沈蔓茹基本都各做各的。

偶爾說幾句話,也不過是詢問一下而已。

沈蔓茹看到顧喬喬進來,她的臉色有霎那間的凝固,不過很快又恢復了平靜。

顧喬喬紮好了圍裙,秦家的廚房夠大,她恍若沒看到沈蔓茹一般的自顧自的忙起來。

沈蔓茹掃視了一眼顧喬喬,這半年來,她一直用冷漠來表達自己的不滿。

她覺得,只有這樣,才可以讓自己的心裡平衡一些。

可是,卻依然無法否認這個來自於農村的姑娘,成了自己的兒媳婦。

就像那卡在喉嚨里的魚刺一樣,吞不進去,吐不出來。

別無他法,只能慢慢的消化。

可到底意難平。

有的時候,看她那受氣的委屈樣還有眼裡的忐忑不安,心裡不是不內疚,但是一想到兒子的未來要和她綁在一起,就覺得,她是咎由自齲

腳上的泡都是自己走的。

人都是自私的,她也不例外。

兒子的未來和婚姻,她都沒有能做的了主,那麼,她的態度和想法,她自己可以做主的吧。

她以為,顧喬喬會纏著兒子一輩子。

可是當顧喬喬雲淡風輕不帶一絲感情的說出了離婚二字的時候,她沒有喜悅,只有憤怒。

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她是一個極其愛面子的人,兒子娶了顧喬喬已經讓她丟了人,然後不到半年又離婚,這讓她在同事面前,如何抬得起頭來。

而且,那些嘴碎的,又得說自己故作清高,嫌貧愛富了。

沈蔓茹心裡不是沒有恨意,可是事已至此,她還能怎麼辦?

她拿著兩個盤子放到了餐台上,壓制著心裡翻騰的思緒,淡淡的說,「晚上在做個肉末茄子吧,茄子和肉末我都處理好了,你的奶奶愛吃。」

「嗯,放著吧,一會就做。」顧喬喬頭也不抬的說道。

沈蔓茹沒有說話。

顧喬喬睥睨了一眼沉著臉站在那的沈蔓茹,「還有事嗎?」

沈蔓茹靜默了一瞬,嘴角染上一抹冷意,終於問出了自己的要問的話,「顧喬喬,你明明做事利落,廚藝不錯,為什麼在這之前卻一團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