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重生軍少辣嬌妻>第38章 我忽然發現你們秦家不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8章 我忽然發現你們秦家不是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同人競技

顧喬喬握住菜刀的手一頓。

然後抬眼認真的打量起了沈蔓茹。

微卷的半長發,鵝蛋臉,眼角處有一點點的皺紋,不但不顯老氣,反而平添幾分韻味。

養尊處優的她,比記憶里的媽媽要年輕很多。

只是那從心往外散發出的高高在上和優越感,讓顧喬喬略帶譏諷的一笑。

她朝著窗外看去,落日的餘暉下,廚房後面的花園顯得有些朦朧。

外面似乎起風了。

薔薇花的枝條,在寒風中瑟瑟的搖曳。

無論前世還是今生,十八歲之前的她,也是父母手中的珍寶,家裡雖然不富裕,但是媽媽從來不捨得她下廚房做家務。

顧家的兩個女兒都是嬌養著長大的。

很幸福!

可是一旦失去了媽媽的庇佑,就好像那一叢在寒風中的的薔薇花,無人在替她們遮風擋雨,只有靠自己的力量挺過嚴寒的冬天。

所以,後來的她歷盡艱辛,而妹妹卻……

顧喬喬不在去想了,深吸了一口氣,掩去了眸子里的水汽,對著沈蔓茹開口問,「您真的想知道?」

沈蔓茹點點頭。

「記得我剛來的時候,雖然沒有做飯,但是我想幫您刷碗,可您在這廚房裡,怎麼和我說的您還記得嗎?」

沈蔓茹愣住了。

她剛來的時候對顧喬喬一點都不滿意,甚至可以說是厭憎的,她單獨和顧喬喬在一起的時候,言辭都很刻保

刻薄的她,在看不到顧喬喬的時候,心裡覺得自己是惡人,也後悔,可是在看到顧喬喬的時候,心底里的惡魔又再次的被她放出來。

她的臉色變了。

眉頭也皺了起來,似乎真的在回憶自己說了哪些話。

「您和我說的那些規矩和禁忌,讓我覺得自己好像進了皇宮,所以,做事的時候縮手縮腳如履薄冰,自然而然一團糟埃」

顧喬喬語氣嘲諷,眉間卻帶著一抹若有若無的笑意。

從前的她,也確實笨手笨腳什麼都不會啊,不過,真真假假的,誰會知道呢?

沈蔓茹確實真的想起了自己曾經說過的話,說的最多的是:你的手洗凈了嗎……這不是你們鄉下……農村的那些臟習慣不許帶到秦家……

當然還有更多。

口氣自然也是鄙夷不屑的。

沈蔓茹咬咬牙,卻明顯的感到臉色有些漲紅,她惱怒的問,「那現在呢?」

「現在呀。」顧喬喬嫣然一笑,「我忽然發現你們秦家不是皇宮,自然而然就不緊張了……」

牙尖嘴利。

沈蔓茹氣的轉身就走。

顧喬喬懶得去看,又開始切菜了。

秦軒正在和秦奶奶看昨晚重播的西遊記,一邊看一邊哈哈大笑。

此時的秦奶奶雖然身旁有拐杖,可是幾乎是擺設了。

沈蔓茹沒有想到,那個農村姑娘還有點真本事。

可是一想到她剛才諷刺秦家是皇宮的話,又覺得心火難平。

坐在了沙發上,臉色不大好。

秦奶奶似乎沒察覺到,依然盯著電視機,臉上滿是笑意。

秦軒掃視了一眼妻子,看了一眼廚房的方向,悄聲的問,「怎麼了?」

「……沒事……」沈蔓茹想了想,關於顧喬喬想要離婚的話應該告訴秦軒,不過不是現在,還是晚上再說吧。

現在的秦軒對顧喬喬的印象可以說越來越好了。

電視劇好看極了,左鄰右舍的也都在議論這西遊記,可是此時的沈蔓茹卻看不進去。

她站起身子,去了餐廳。

而秦奶奶看著兒媳婦的背影,對著身旁的秦軒說,「家和萬事興,喬喬現在越來越懂事,越來越招人疼,你們再不喜歡,那也是秦家明媒正娶進來的媳婦,沒事的話,你們多關心關心她,那孩子雖然小,可是心裡卻有數。」

「知道了媽,您放心吧。」秦軒認真的答應道。

「再說了過幾天就跟阿澤走了,這一去還不得明年過年才能回來埃」秦奶奶的聲音有些低落。

「差不多吧,部隊有規定,哪是想回來就回來的。」

「說實話,我真捨不得喬喬走呢……」秦奶奶真心實意的說道。

秦軒呵呵笑了,打趣道,「媽,難道您就捨得您的大孫子啊?」

「打小就幾乎跟著他太爺爺,在家裡的時間並不多,來來去去的已經習慣了。」秦奶奶實話實說道。

「我當初是想送阿澤出國留學的,可是爺爺的想法很執拗,大力支持他考指揮學院,我們能有什麼辦法,而且如今南方依然不平靜,我都擔心阿澤會去前線,剛回來的時候,我和阿澤談了這事,他似乎很嚮往,如果不是他所在的駐地也是邊疆,沒準就主動去了……」秦軒的聲音似乎帶著惆悵。

秦奶奶嘆了一口氣,卻對著秦軒擺擺手,「阿澤自小就有主見,你們也別瞎操心了,喬喬去了也好,沒準明年我就能抱重孫子了。」

說這話的時候,秦奶奶臉上染上了一抹喜意。

那可是五世同堂了。

說著話的時候,顧喬喬的飯做好了。

秦以澤沒有回來,秦小雨晚上表現的也挺安靜。

不時的瞄著顧喬喬,顯然被下午那個雙眼泛紅,滿身肅殺之氣的顧喬喬給嚇到了。

顧喬喬感到好笑也有些鄙夷,柿子都挑軟的捏。

這個十六歲的小丫頭,以前欺負她的時候,可是歡快的很。

如今卻慫了。

看來,這膽子也沒多大啊,跟她大哥比,可差的太遠了。

卻驀然的想起,她上輩子偶然在街上看到秦小雨的那一幕。

不自覺的彎著腰,躲在沈蔓茹的身後,水靈靈的眼睛里滿是驚恐和不安。

顯然弟弟的那一刀,成了她的噩夢。

她那衝動易怒的唯一的弟弟,這輩子,她會好好的,然後也會讓弟弟成長為一個頂天立地光明磊落的好男兒。

顧喬喬低下頭,掩去了眸子里的思緒。

一直夜色漸深,秦以澤也沒有回來。

顧喬喬將最後處禮放進了一個小紙盒裡,明天出去探探路,不管價格如何,對於她來講,也就費點時間罷了。

而所有的計劃,都要在核雕賣了以後才能實施。

顧喬喬也並沒有擔心,安安心心的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