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39章 請君入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39章 請君入甕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初五到了。

遠處近處都有鞭炮聲此起彼伏的響起。

初五的另一個名字也叫「破五」,就是「送年」的意思,過了這一天,年基本就算是過完了,然後一切又都恢復到正常的狀態。

商家開業了,有的單位也上了班。

秦以澤一夜未歸,秦家人一早還是有些不高興,不過鞭炮該放還得放,餃子該吃還得吃。

更何況,顧喬喬的餃子餡鮮香美味,在加上蘸料,好吃的恨不得將舌頭都跟著吞進去。

秦軒昨夜聽妻子說了顧喬喬想要離婚的事情,不過也沒有放在心上。

雖然有些不悅,卻也沒有表現出來,他們過幾天就要走了,何苦鬧的不愉快。

而且,這事是萬萬不能讓老母親知道的。

不過顧喬喬的廚藝確實了得,以後兒子有口福了。

沈蔓茹看顧喬喬的樣子,一直懸著的心也稍微的放了下來。

心裡也在琢磨著,婆婆和丈夫還有女兒都愛吃顧喬喬調的餃子餡。

她應該在顧喬喬走之前,將餃子餡都買點回來,然後讓顧喬喬幫著調一下,這樣可以多吃上一段時間。

不過她卻沒想去學,讓她跟從前她百般看不上的顧喬喬學這個,她會沒面子的。

初五早晨的一頓飯,就在這幾個人心思各異的情況下結束了。

等收拾好之後,顧喬喬將一個核桃放在了褲袋裡。

此時秦家人都忙自己的事去了。

顧喬喬站在多寶閣的一側,靜靜的透過窗戶看著大門的方向。

如果這輩子事物發展的軌跡沒有錯位的話,白芸會來找她出去玩。

上輩子的她經歷了難堪的夜晚之後,將自己關在屋子裡,連飯都是秦奶奶給端進來的。

除夕,初一,初三,這三天她接二連三的鬧出事情來,沈蔓茹看到她恨不得都要殺了她。

秦家的春節過得一言難荊

而她本就自卑的心,在連番的受挫之後,連帶著思維都有些混亂。

經過了除夕和初一的鬧劇,初三晚上的事情在秦家人看來,一定是顧喬喬自作自受。

沒人詢問她到底怎麼回事,於是,白芸再次登場,成了她唯一的救星。

然後帶著她出去了,在商場的時候遇到了孫瑩可還有寧玉麗一伙人,又被奚落了一番。

顧喬喬那次是真的怒了。

於是衝上前去和孫瑩可還有寧玉麗打了起來。

顧喬喬從來不知道自己骨子裡竟然還挺狠,差點沒將寧玉麗掐死。

當然了,她卻也是最慘的。

慘到顧喬喬死死的壓制住了不去回憶,沒有去自虐。

孫瑩可和寧玉麗都是幫凶。

最該死的是白芸。

不過今生這一幕是再也不會發生了。

而白芸她是不能放過的。

假如她不來的話,她就得主動出擊了。

還別說,白芸果真沒有辜負她的期望,推開了秦家的大門。

此時諾大的客廳只有顧喬喬一個人。

白芸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多寶閣旁的顧喬喬。

一抹恨意油然而生,這個賤人,怎麼沒去死呢。

她掩去了眸子里的陰毒,緩緩的綻開了笑臉,剛要說話,卻敏銳的發現顧喬喬的神色有些慌張。

而顧喬喬攥著核桃的手在看到白芸的時候,就慌忙的放進了褲袋裡。

然後驚慌失措的看著白芸,甚至有點結巴,「白……芸,你……來了,我先回屋了。」

說著,就好像有鬼追她似的朝著她的房間急匆匆的走去。

和往常一點都不一樣。

而白芸的眼睛在那一剎那,看到了一個核桃狀的東西被顧喬喬塞進了褲袋裡。

白芸狐疑的看向了剛才顧喬喬站的地方,眼睛驀然瞪大,她經常來秦家,這多寶閣上的東西,雖然不敢動,但是卻知道都是什麼。

就在第三層的格子上,那裡本來應該有一個核雕。

很普通的蟬的形狀,不過因為是乾隆年間的物件,所以也是份量很重的古玩了。

而此時,顧喬喬穿好羽絨服又再次急匆匆的走出來。

眼神躲閃,似乎很慌亂的說,「白芸,你去找小雨玩吧,我出去一趟。」

「嫂子,你上哪兒啊,可以帶我去嗎?」白芸似乎忘記了來的目的,也忽略了前天的難堪。

「不可以。」顧喬喬提高了聲音拒絕道,然後又慌亂的解釋起來,「我出去買點日用品,還得給我家裡人買點東西……」

「買東西……」

「沒有沒有,不給我家裡人買東西,你聽錯了,好了,我得走了……」

說著顧喬喬不在看白芸,推門就急慌慌的朝著院子走去。

白芸一下子反應過來,看了眼多寶閣的方向,她知道顧喬喬手裡沒錢了。

她拿什麼去給她的家人買東西?

莫非是偷了那個核雕?

一定是的。

白芸的眸子忽然灼熱起來。

還真是一個好機會埃

她一定要讓顧喬喬在秦家再也待不下去。

她果斷的跑出去,在看到顧喬喬的背影的時候,就悄悄的跟了上去。

顧喬喬眼角餘光看到了那個躲躲閃閃鬼鬼祟祟的身影的時候,嘴角勾起了一絲冷笑。

就這樣,顧喬喬上了公交車,白芸也擠在人堆里跟著上去。

初五這一天的人很多,混在人群里,倒也不容易被發現。

然後到了帝都有名的古玩街。

顧喬喬拿出了一個盒子,還故作心虛的看了看左右,然後才進了帝都最大的古玩店——御寶軒。

當她進去的時候,人就一下子變得沉穩而又淡定。

這個時候,白芸一定是在外面等著呢。

她會在確定顧喬喬果真賣掉核雕的時候,才會離開。

此時,御寶軒的人並不多,但是確實都是衣冠楚楚,非富即貴之輩。

雖然現在是八十年代,改革開放了,但是窮人依然很多,能過個好年就不錯了,誰會有那個閑錢來這裡呢。

就算是閑逛,也沒那個底氣埃

顧喬喬看了一眼四周,朝著一處木質的又寬又大的櫃檯走去。

據她看來,這櫃檯都好像是紫檀木。

櫃檯后是一個戴著眼鏡的中年人,大約有四十歲的樣子。

常在這一行混,他的眼睛可以稱得上是火眼金睛了。

於是樂呵呵的打著招呼,「姑娘,可有寶物要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