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42章 靜夜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2章 靜夜蟬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她說是誰雕刻的?」羅帆詫異的問道。

「那姑娘說是她自己,想換幾個錢花花。」

羅帆皺眉看著精美絕倫的核雕,從兜里拿出了支票,也沒問張毅多少收的,直接寫上了數字。

然後遞給了張毅,懇切的說,「張叔叔,那兩人是我羅家的大恩人,這樣巧奪天工的核雕,如果不是遇到事了,想來不會出手的,本來我們準備了謝禮,卻被她的丈夫給謝絕了,那是一名軍人,我和祖父不好在堅持,我想,請張叔叔將這核雕割愛與我,讓我全了這一番心意,可好?」

張毅凝神想了片刻,看了眼支票的數字,卻不得不為羅帆的爽快鼓掌,三萬元,這個價位他不能拒絕,況且,這裡還有羅帆想要報答恩人的一番心意。

於公於私,他都要成全的。

於是,核雕被羅帆給帶走了。

而此時此刻的顧喬喬完全不知道,她認為很高價的核雕,竟然一轉手,就是三萬元。

顧喬喬一邊朝著京華大商場走去,一邊心裡思忖,這個時候只怕白芸已經快要到家了,但是上輩子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完全是她挖的一個坑。

甚至也沒把握白芸是否會跳進去。

畢竟從某種程度來講,白芸比她心眼多多了。

不過有一句話說的好,聰明反被聰明誤。

她既然敢跟蹤自己,又怎麼會放過這麼難得的好機會呢。

顧喬喬也沒有著急,而是悠哉哉的走進了京華大商場,關於離婚的事情,她還沒有想好怎麼辦,而且,自己的父母在不知道真相的情況下,也未必會同意。

所以,看這情勢,她最後還是要和秦以澤一起離開帝都。

那麼時間還有一個星期,她要開始給家裡人買東西了。

大件的不好帶,不過可以買一些老家沒有的,她心裡合計過了,她一個核雕就可以賣八百元,在走之前,最少都能雕刻七個。

而是還是不重樣的。

就算是一個六百元,七個那也是四千二了。

顧喬喬的眼眸亮晶晶的,這些錢拿回去,足夠家裡人兩年的花銷了。

雖然花銷的方式不同,但是老家還是很閉塞的,有的時候,真的有錢都花不出去。

而且最重要的是原材料極其的便宜。

她準備去買幾個橄欖,然後再去給家裡人買羊毛衫,這個輕便好帶,而且在北方,一年三季都適用。

在臨近中午的時候,顧喬喬拎著袋子回了秦家。

秦家的大門半開著,大黑在門口的一側,看到顧喬喬進來,歡快的撲上前,在顧喬喬的身前身後轉著。

而正在這時,正房的大門開了。

沈蔓茹面沉似水,死死的盯著顧喬喬還有她手裡的袋子。

身後是嘴角帶著得意笑容的白芸。

顧喬喬似乎有些莫名其妙,不過卻不緊不慢的進了屋。

秦軒在屋子裡背著手,焦躁不安的來回走著。

多寶閣上的靜夜蟬不見了。

別看東西小,卻是多寶閣上最有紀念意義的一個物件。

那是他的父親留下來的,是乾隆年間山善大師的作品。

這些其實也不值得他如此憤懣。

他出生於書香門第,自幼就接觸到無數的古董字畫,更有外祖父親自教導,所以對這些別人眼中的寶貝並不在意。

可是這靜夜蟬不同。

這個靜夜蟬一直是父親的心愛把玩之物,後來父親走了,這個靜夜蟬也被他收起來。

不過前些天他為了養護它,就將它拿出來放在了多寶閣上。

可是卻沒有想到……

秦軒狐疑的目光看向走進來的顧喬喬,還有她手裡拎著的袋子。

會是顧喬喬偷拿出去賣了嗎?

心裡,是不大相信的。

多寶閣的東西都很值錢,在剛來的時候,妻子就和她交代過。

可是,正因為值錢才拿的嗎?

可拿什麼不好,為什麼要拿父親最喜歡的靜夜蟬埃

秦奶奶沒在家,秦小雨倒是很安靜的坐在沙發上,不時的偷瞄著顧喬喬,眼神里有著明顯的鄙夷。

不等顧喬喬放下袋子,沈蔓茹壓制了心裡的怒氣,低聲的問,「你去哪兒了?」

顧喬喬看了一眼這幾個人,眉頭蹙起,卻還是回道,「我去御寶軒了。」

「去御寶軒做什麼?」沈蔓茹的聲音一下子提高了。

「我……」顧喬喬說了一個我字之後,似乎有些猶豫,她低頭看著自己的袋子,沒有說話。

「你是不是去御寶軒賣東西了?」沈蔓茹咬牙問道。

「……」顧喬喬沉默了下,點頭,「是的。」

「你賣的是什麼?」秦父有些氣急敗壞。

「是我自己的東西。」

「你自己的?」沈蔓茹怒極反笑,「顧喬喬,你倒是說說你自己的什麼東西?」

「核雕埃」

核雕?

可不就是對上號了嗎?

白芸這次不在和顧喬喬扮演好姐妹了,她看著顧喬喬,痛聲道,「嫂子,你太過分了,秦家對你這麼好,你怎麼可以狼心狗肺的偷拿秦家的東西去賣埃」

顧喬喬的眸光驀然變得寒涼,她看著白芸,氣呼呼大聲的質問道,「白芸,你不要血口噴人,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拿秦家的東西了?」

「顧喬喬,你到底拿沒拿多寶閣上的靜夜蟬?」沈蔓茹陰沉著臉色問道。

「我沒有。」顧喬喬一口否認。

「那你去賣的什麼?」秦小雨站在秦父的身旁質問道。

「為什麼要告訴你,法律有這一條規定嗎?」顧喬喬語帶諷刺。

秦小雨一噎。

臉色也開始漲紅。

哼,即便是做了壞事,顧喬喬的嘴巴還是那麼討厭。

白芸眼睛轉了轉,柔聲的勸說道,「顧喬喬,你就實話實說吧,靜夜蟬是秦爺爺的遺物,賣多少錢都是虧的,現在時間短,我爸爸和御寶軒的老闆認識,可以贖回來的,等在晚點被別人買走了,就來不及了……」

白芸的話,無異於火上澆油。

沈蔓茹走到了顧喬喬的面前,眼眸冒著火,她死死的盯著顧喬喬,忍住想要伸出的手,話似乎是從牙齒里擠出來的,「顧喬喬,你快說賣了多少錢,你又花了多少,這差額我來補,我們去把那東西買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