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44章 你的書都讀到狗肚子里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4章 你的書都讀到狗肚子里去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秦軒這才察覺這事似乎鬧大了。

也好像今天似乎被兩個女孩子給牽著走了。

他看向白芸,又看向了顧喬喬,面沉似水。

沈蔓茹的臉色也不好,驚動了派出所,總歸是沒面子的一件事。

可是價值十幾萬的東西確實丟了。

不過因為丟失了靜夜蟬,因為白芸的指證,更因為顧喬喬強勢的否認,屋子裡吵吵鬧鬧的,這兩個高學歷的大學教授,竟然失去了平日的冷靜和理智。

都沒想著怎麼去制止。

很快的,來了兩個民警。

走到了客廳里,畢竟都是熟人,先是客氣的和秦軒還有沈蔓茹打了招呼,然後認真的問,「秦老師,可以詳細的和我們講述一下事情的經過嗎?」

沒等秦軒說話呢,顧喬喬卻指向了白芸,憤恨的開口,「警察同志,我們家的價值十幾萬的靜夜蟬丟了,白芸誣陷是我偷的,我確實沒拿,所以我懷疑白芸賊喊捉賊栽贓陷害1

「顧喬喬,你卑鄙無恥血口噴人,明明是你拿的,你憑什麼賴在我的身上,你太不要臉了……」說著白芸竟然眼淚落了下來,傷心的對著沈蔓茹說,「沈阿姨,我怎麼可能拿秦伯父最寶貝的東西呢?」

「當然可能啊,你是一箭雙鵰,先是坐實了我偷盜的罪名,然後在讓你的爸爸出面,秦家花上巨款,從你的手裡將靜夜蟬在買回來,人情你有了,巨款也到手了,還除去了我這個眼中釘,白芸,你這是一舉三得埃」

顧喬喬的語速極快,快到兩個民警拿著本子,竟然沒有插上話。

「顧喬喬,你瘋了,你竟敢誣陷我,你要負法律責任。」白芸厲聲的喝道。

「你們兩個不要吵,秦老師,您和我們說說到底怎麼回事?」

一個民警趕緊的開口。

而正在這個時候,本來遛彎的秦奶奶急匆匆的趕回來,她聽人說自己家來了兩個民警,不知道出了什麼事情。

她對著兩個民警笑了笑,「孩子,先耽誤你們一點時間,小雨,去沏茶。」

秦小雨被父親呵斥完之後,就沒敢插嘴。

她的腦子裡亂鬨哄的,此時聽到奶奶的吩咐之後,連忙顛顛的去沏茶了。

秦奶奶定定的看著秦軒,沉聲的問,「到底怎麼回事?」

秦軒張了張嘴,卻忽然覺得,這事有些難以啟齒。

顧喬喬看向秦奶奶,「奶奶,家裡的靜夜蟬丟了,白芸誣陷是我偷拿的,我沒有做自然不能承認,因為白芸也有嫌疑,所以她就說一定要報案,我就替她打了電話。」

秦奶奶看著顧喬喬,片刻之後,眼底都是令顧喬喬想要落淚的信任和溫暖。

她覺得自己真沒出息,一個眼神就令她如此心酸,可見這秦家到底帶給了她什麼。

「喬喬,奶奶相信你。」

秦奶奶格外認真的說完,忽然舉著手裡的拐杖朝著秦軒打去,恨恨的罵道,「你的書都讀到狗肚子里去了,這屋子裡除了我之外你年齡最大,學歷也最高,可你有長輩的姿態嗎?」

沈蔓茹這才回過神來,覺得這話也在罵她,很難堪,紅著臉低下頭。

「我問你,你有證據嗎?」秦奶奶厲聲的問道。

「……沒有。」秦軒低聲的回道。

秦奶奶又是一拐杖打下去,秦軒疼的皺眉,也覺丟人,剛要辯駁,秦奶奶厲聲的問道,「沒有證據的事情,你是怎麼將這事鬧到報案的,秦軒啊,你真是我的好兒子1

此時秦軒的臉色有些青紫,這裡他年紀最大,學歷最高,可是怎麼就報案了呢。

他看向了顧喬喬。

那孩子此時眼眸似乎含著淚,有些委屈,可是即便是這樣,脊背也挺的筆直。

身旁是被扯壞的袋子,裡面的東西凌亂的散落著。

他後悔極了。

他怎麼就鬼迷心竅的將小事變成了大事?

本來可以關門解決的問題,卻招來了公安的。

剛剛撿起的面子,又丟了。

秦奶奶坐在了沙發上,看都沒看沈蔓茹,而是看向白芸,沉聲問,「白芸,你是怎麼回事,為什麼口口聲聲要報案?」

「明明是顧喬喬偷拿了東西去賣,她卻將髒水潑到了我身上,靜夜蟬價值不菲,我可不敢背這黑鍋,所以,只能提出報案了,因為這是最公平的辦法。」白芸擦去眼淚,似乎很委屈的說道。

「白芸,你既然說我拿了東西,你有什麼證據?」顧喬喬忽然開口問道。

「你在多寶閣旁鬼鬼祟祟的,等你走了,東西就沒了,不是你是誰?」

「我走了之後,還有你埃」顧喬喬淡淡的笑著,眼睛的餘光帶著冷意,「我看你褲袋裡好像有東西,莫不是你將靜夜蟬藏起來然後好陷害與我,否則,為什麼那麼巧,你就在街上看到我了,帝都這麼大,你遇到我,是不是太巧合了?」

白芸聞言一愣,也知道這事後期有破綻,可她眼眸一轉,說哭就哭,委屈的看著沈蔓茹,她知道,也只有沈蔓茹會聽她說話了。

她哽咽道,「沈阿姨,我也是一番好意,靜夜蟬那麼珍貴,如果落到別人的手裡就太可惜了,我也是為沈阿姨你們著想,如果知道結果會這樣,我無論看到什麼都不會說出來的。」

不得不說,白芸的淚水真的是說來就來。

而且,她長得溫柔,哭起來也自然惹人憐惜。

而顧喬喬此時,卻好似一把出鞘的寶劍一樣,渾身泛著令人心寒的冷意。

所以室內的氣氛有些怪異。

顧喬喬哭不出來,上輩子的她,淚水流的太多了。

「白芸,你把你褲袋裡的東西拿出來,我看著那麼像靜夜蟬的形狀呢。」顧喬喬卻不想墨跡下去,直接的指了出來。

大家都朝著白芸看去。

白芸此時穿著的是毛衣外套,外褲是咖啡色的,褲袋的地方,確實好像是一個果核大小的東西。

她看到大家的目光看向她,有些惱羞成怒,「顧喬喬,你想搜身,開什麼玩笑,你有這個資格嗎?」

「我當然沒有搜身的資格,你如果心裡沒鬼,就主動拿出來讓大家看看。」

顧喬喬故意用居高臨下的目光看著白芸。

白芸惱怒了。

她的手,伸進了褲袋裡,在摸到那個東西的時候,全身僵住,臉色刷的一下變得青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