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第45章 兩個女孩的戰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5章 兩個女孩的戰場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女生小說

白芸摸到那個東西的手,竟然微微的顫抖了起來。

秦奶奶的眼睛閃過一抹精光,淡淡的開口,「白芸啊,拿出來看看,如果不是,奶奶親自給你賠禮道歉,否則,你這樣出去,一輩子都說不清楚了。」

白芸的心咚咚的跳著,好像下一刻就跳出了胸腔一樣。

她死死的咬著牙,看著秦奶奶犀利的眼神,然後將求助的目光看向了沈蔓茹。

可惜,沈蔓茹此時卻也盯著她,目露狐疑。

「白芸,奶奶說的對,既然你都報案了,這樣走出去,總是說不清的,讓大家看看吧。」

秦軒的聲音不大,卻帶著隱忍的怒意和壓迫感。

白芸心裡存著最後的希冀,緩緩的掏出了褲袋裡的東西。

秦軒眸光一縮,失聲道,「靜夜蟬。」

他幾步就走到了白芸的跟前,沖著愣怔的白芸伸出了手。

白芸獃滯的將那個靜夜蟬遞給了秦軒。

秦軒接過來,看到沒有什麼損壞,他看著白芸,臉色鐵青,死死的擰緊了眉頭,「白芸,你可以告訴我,這靜夜蟬為什麼在你的口袋裡嗎?」

是啊,為什麼在她的口袋裡?

白芸的腦子裡嗡嗡直響,有那麼一刻,甚至是空白的。

她站在客廳的中央,朝著四周看過去,沈蔓茹是滿眼的不可置信,秦小雨則是捂著嘴瞪大了眼睛,秦奶奶的目光彷彿如利劍,那兩個民警則是犀利的看著她。

這個時候的白芸,羞憤難堪,又無地自容。

她最後的目光落在了顧喬喬的身上。

顧喬喬依然站在散落物品的旁邊,身姿筆直,眸光清寒,嘴角卻是嘲諷的笑意。

白芸驀然好似回過神來,沖著顧喬喬大喊道,「一定是顧喬喬,一定是她偷偷的將這靜夜蟬塞到了我的口袋裡,是她偷拿的,我沒有,不是我1

「白芸,我國法律講究的是物證和人證,這兩樣你都有,算的上的是人贓並獲。」

顧喬喬的目光掃向了秦軒和沈蔓茹,意味深長的接著說道,「就算個別人想要睜眼說瞎話,可是兩位民警還在呢。」

秦軒和沈蔓茹臉色變得青白,自然是聽懂了。

以前覺得顧喬喬丟人,可是今天的他們在顧喬喬面前竟然有無地自容的感覺。

甚至都沒敢和顧喬喬的視線碰上,就倉皇的移開了。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如果是我,我怎麼可能會跟沈阿姨他們揭穿你,如果是我,我不會堂而皇之的將東西放在褲袋裡,我早就藏起來了,怎麼可能讓你發現,沈阿姨,這不合情理啊?」白芸對著屋子裡的人急迫的解釋道。

顧喬喬真挺佩服白芸的臨危不亂的,這眨眼之間,就可以想出這麼多的解釋之詞。

如果換做是別的女孩子,早就嚇懵了。

「白芸,這事很簡單,如果我還和從前一樣膽小懦弱,今天你的計謀真的得逞了」

「都說吃一塹長一智,而且過了年長了一歲,我吃了你那麼多的虧,我總的長點記性才是。」

「所以,我不但極力否認,還幫著你報了案,而且我還看到你褲袋裡的異常。」

「假如我不說,誰會知道靜夜蟬會在你的口袋裡,你有恃無恐,認為沒人發現,等你給我按了罪名之後,你就可以帶著靜夜蟬大搖大擺的走出了秦家的大門。」

「然後在外面轉一圈之後,你會以秦家功臣的姿態出現,屆時,秦家不但會給你一筆巨款,還會將你視作秦家的恩人,所以,你不但訛了錢,還賣了人情,白芸,你說這合不合情理?」

顧喬喬聲音清脆,擲地有聲,有理有據,思路分明,雙眸氤氳著不一樣的光澤,室內甚至出現了短暫的凝滯。

白芸的臉色蒼白,眼睛瞪的死死的,氣急敗壞的低吼道,「顧喬喬,你血口噴人,我從來沒有這麼想,也不會這麼做,我白家雖然不是大富之家,可是卻也什麼都不缺,和秦家幾十年的鄰居,我怎麼可能訛秦家的錢,你這個理由太荒唐了。」

「你既然有錢,為什麼借我的八百元還不給我?」顧喬喬厲聲逼問。

此時這秦家的客廳,竟然成了兩個女孩的戰常

秦奶奶用威嚴的目光警告秦軒和沈蔓茹不許插言。

既然民警都進了秦家,那塊遮羞布,也早就被扯下來了,丟人不丟人的,也早就無所謂了。

等聽到顧喬喬的話的時候,沈蔓茹一愣,白芸不是說顧喬喬的錢都被她自己揮霍掉了嗎?

怎麼還會借給白芸八百?

「我什麼時候借你的錢了?」白芸大驚,張口就尖利的否認著。

沒有借條沒有證人,她才不會承認。

「就在去年的十月份,你和我一起去銀行取出來的,存摺上有取款日期,不過沒有借條你自然不會承認,但是我敢用我家人的生命來發誓,可你敢用你家裡親人的生命來發誓嗎?」顧喬喬冷冷的質問道。

白芸張著嘴,用一種全新的眼神看著顧喬喬,這一刻,她不得不承認,顧喬喬再也不是那個愚蠢懦弱的農家女了。

她敢發誓嗎?

雖然不信鬼神,但是家人的生命她可以拿來發誓嗎?

即便是發誓了,她還有另一件大事在等著她呢。

白芸的心好像有無數條毒蛇在撕咬著她,陰毒的目光似乎是毒蛇的信子。

似乎要將顧喬喬撕咬個粉碎。

她的腦子裡雖然亂做一團,但是卻在想著,那東西是怎麼在她的褲袋裡的。

她拿沒拿,她自己是最清楚的。

看著顧喬喬嘴角的笑意,她似乎恍然大悟,大喊道,「顧喬喬,是你,是你,一定是你乾的對不對?」

「我幹了什麼?」顧喬喬好笑的反問。

「是你靜夜蟬塞到我的褲袋裡,對不對?」白芸的神情有些猙獰,再也不復往日的溫柔。

「白芸,你還真是死鴨子嘴硬,我將東西塞你褲袋裡,你會不知道?更何況,我今天和你可沒好到貼身的距離,我距離你沒有五步遠也有六步遠,相信在場的人,都看到了吧……」

大家的目光都看向了白芸的長褲,女孩子愛俏,褲子都是貼身的。

想要往貼身的褲袋裡塞東西,就是自己也要費點勁,更何況距離五步之外的顧喬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