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46章 秦以澤回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6章 秦以澤回來了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秦軒的臉色愈加的鐵青,他以前認為顧喬喬有點愚蠢,可今天的他覺得,他比顧喬喬還愚蠢。

竟然被一個小姑娘給愚弄了。

越想越覺得顧喬喬的話是對的,這孩子以前確實膽小懦弱,不大敢說話。

只是最近這幾天膽子起來,人也變得聰明大方了。

如果是從前的她,遇到這樣的事情,是不會為自己辯解的這麼條理清晰的。

最大的可能就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知道嗚嗚的哭。

最後的結果不言而喻,肯定是什麼都說不清楚,而白芸則是帶著靜夜蟬大搖大擺的走出了秦家的門。

等在進來,他和沈蔓茹不但要雙手遞上巨款,還要對這孩子心存感激。

想通了這些,秦軒的目光就變得複雜了。

可同時,卻也猶豫了,難道今天真的要將白芸送進派出所嗎。

送,必須送!

他咬了咬牙,必須要給白芸一點教訓,連他都算計,以後還不得上天埃

而且,這案,可是她提議報的。

她還真是吃定了顧喬喬不敢和她對峙埃

白芸忽然嗚嗚的哭起來,剛要接著哭訴,就聽到秦奶奶的拐杖在地板上剁了一下,淡淡的開口道,「白芸啊,今天是大年初五,可沒有在別人家哭哭滴滴的道理,你爸媽難道沒教過你嗎?」

聲音不輕不重,卻讓白芸的哭聲戛然而止。

臉色也異常難堪,她混亂的大腦試圖整理出一條清晰地思路,解脫眼前的困境。

而正在這個時候,秦家的門被推開了,一股冷冽的寒風攜著一道高大修長的身影走進了客廳。

然後在他的身後跟著走進來幾個人。

顧喬喬一愣。

竟然是鼻青臉腫的朱建國,臉色慘白的寧玉麗,得意洋洋的褚成峰,還有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白父白母。

彷彿心有所感。

秦以澤的目光遙遙的看向了顧喬喬,陽光下,一雙泛著寒光的星眸帶著篤定的神色。

那是在告訴顧喬喬,他將初三晚上的事情,查清楚了,而且,人也帶來了。

顧喬喬抿緊了紅唇。

她從來沒有懷疑過這個男人的能力。

無論前世還是今生,這個年僅二十二歲的年輕軍人,有著無人可知的可怕的行動力。

上輩子,她被下了迷藥,然後被賣到了距離帝都兩千多公里的西南大山深處。

可是秦以澤只用了五天的時間就找到了她。

他翻過絕命崖,孤身一人進了村。

那一天的山村,歷來野蠻無知而又無視律法的村民,終於知道了什麼叫做噩夢……

他將她救出了大山。

昏迷前的那一眼,是她和秦以澤上輩子的最後一面。

後來的她才知道,在送她進醫院之後,秦以澤就被帝都軍區的人給帶走了。

等他出來后,面對的就是顧家秦家天翻地覆的劫難。

顧喬喬的手攥在了一起,用力的握了握,又緩緩的鬆開。

壓制住眸子里翻卷的如暴風雨般的思緒,她淡淡的移開了目光。

而白芸本來就焦頭爛額,在看到朱建國和寧玉麗的時候,嚇得雙腿一軟,就癱倒在了地面上。

接下來的事情自然很順利。

朱建國也許是被秦以澤打怕了,也許是被抓住了把柄,所以不顧白父白母和白芸凌厲殺人的目光,將事情的經過交待了一遍。

最後對著顧喬喬說,「對不起,當時我也是一時糊塗,沒有阻止她們的胡鬧,要怪都怪我,請您饒了我這一回。」

秦以澤聽到胡鬧兩個字,倏然間就一腳踢出去,將朱建國踢倒在地,冷冷的問,「是胡鬧嗎?」

朱建國不敢在吭聲了。

而這個事情的發展完全超乎了秦軒和沈蔓茹的認知。

秦奶奶面沉似水,咬著牙,但是卻沒做聲,因為還沒到她說話的時候。

這白家,當真是欺人太甚!

寧玉麗低著頭,心裡也怕的要死,恨朱建國的叛變,恨白芸的無能,更恨顧喬喬。

可她卻不敢抬頭。

這事肯定會被爺爺知道的,她不敢想象後果。

白父和白母沒想到事實的真相是這樣的。

白母上前扶起來女兒,一巴掌打在了她的後背上,恨鐵不成鋼的罵道,「你這個傻孩子,怎麼這麼糊塗啊,你和喬喬平日里這麼好,怎麼敢這樣胡鬧,快,趕緊去給你嫂子賠禮道歉……」

白母是一個聰明人,在聽完朱建國的話的時候,就知道這事,可大可校

而且關鍵在顧喬喬身上,只要顧喬喬開口說原諒,那麼就萬事大吉了。

最後,她會將這事歸結為小姐妹之間的小矛盾。

所以她一邊虛張聲勢的打著白芸,一邊給白芸遞眼色。

白芸自然不傻,否則怎麼會將從前的顧喬喬哄得團團轉,她不敢去看秦以澤面若寒霜的臉,心裡知道,自己在秦以澤的眼裡是什麼樣的人了。

既然秦以澤那裡沒有了希望,那麼今天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她一下子就領悟到了母親的苦心,白芸變臉極快,來到了顧喬喬的面前,噗通一聲給顧喬喬跪下了。

顧喬喬愣怔了一下,看著跪在自己面前的白芸,想起了前世自己跪在孫瑩可面前的屈辱。

心裡終是升起了一絲快意。

片刻之後,她似乎才回過神來,然後朝著旁邊挪了挪,看了屋子裡神情各異的臉,皺眉道,「你這是做什麼,屋子裡長輩這麼多,你卻跪在我面前,想要逼我答應你什麼嗎?」

顧喬喬的話,讓白芸更加的屈辱。

她這是白跪了。

顧喬喬提前就堵上了她的嘴。

她跪也不是,站也不是,白父厲聲的喝道,「白芸,起來說話,這像什麼樣子?」

白芸站起來,對著顧喬喬彎腰鞠躬,抬起頭懇切的說道,「嫂子,我這是一時糊塗,看在我們往日親如姐妹的份上,原諒我這一次吧,其實我當時也後悔了,所以將那杯加了葯的橙汁自己喝下去了,看在我及時悔悟的份上,放過我這一次吧。」

及時悔悟?

真真的好笑。

顧喬喬盯著白芸,「既然後悔了,就應該將橙汁倒掉,為什麼還要喝進去,你有這麼傻嗎,而且明知道那包間里的人是你的表哥,卻硬說秦以澤,騙我進去,還不是你認為我已經喝了加了葯的橙汁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