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第47章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7章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女生小說

「我……」白芸張張嘴,竟無言以對,可是她不能放棄,掩去了眸子里的惡毒,苦苦的哀求道,「我知道,我怎麼說你都不相信,可我真的知道錯了,看在我是你在帝都唯一的好朋友的份上,你饒了我這一回,我以後一定會摹!

這樣能屈能伸的白芸,讓顧喬喬確實有些膽寒。

不是她沒出息,是因為白芸今年才十八歲。

就已經比那些三四十歲的人還要看得清形勢。

這樣的女人,是一個人物。

上輩子的她什麼樣了?

顧喬喬凝眉細想,似乎自從她出事之後,就再也沒有聽過白芸的消息。

好像連白家的消息都很少聽到。

不過這樣的人,再加上顯赫的家世,定是活的很好的。

她定定的看著白芸,忽然嗤笑出聲,「白芸,你這朋友我不敢再要了,一是我沒錢了,以後和你出去玩,不能在請你吃飯了,也沒有錢借給你花了,而且你心眼太壞,我們這朋友,以後沒得做了。」

顧喬喬沒說白芸慫恿鼓動她的那些話和那些事。

雖然可以再次的證明白芸的包藏禍心。

但是卻也給人提供了她確實愚蠢的笑料。

有的人不但不同情她,還會反過來諷刺她:讓你幹啥你就幹啥,讓你死你也去死嗎?

所以,蠢過一輩子就夠了,這輩子不會與人把柄的。

白芸的臉色一會青一會白,她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責難和屈辱,可是情勢比人強,她不得不低頭。

她咬牙,繼續哀求,「嫂子,你看最後你也沒什麼事情,反而是我自作自受,老天也是給我一個教訓,我以後再也不敢了,這次你就大人大量的放過我吧。」

顧喬喬失笑,「白芸,你殺人的時候,沒將對方殺死,是不是你就沒罪了?」

「我……」

顧喬喬卻不想在和她說下去了,她看著白芸青白交加的臉,忽然開口道,「你只要做成一件事,這事我可以不追究。」

白芸狐疑的看著顧喬喬,喃喃的問,「做成什麼事兒?」

「我知道你喜歡秦以澤,心心念念的都是要嫁給她,陷害我也是因為不甘心,所以,只要你能說動你的澤哥哥和我離婚,我保證這兩件事,都不追究1

顧喬喬的話,無異於一塊落進湖面的巨石,驚起了滔天的巨浪。

有那麼一刻,室內竟然安靜的可怕,似乎連針落到地上的聲音都可以聽到。

所有的人都在看著顧喬喬和秦以澤。

沒等秦奶奶說話呢,秦以澤如畫的眉目瀰漫上了一層寒霜,如冰雕,如寒玉,冷的徹骨,讓他身邊的白父都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

秦以澤的眼睛危險的眯了眯。

幾步就走到了顧喬喬的面前。

他在來之前,已經和西城區的分局打了招呼,估計在有幾分鐘人就來了。

看顧喬喬的嘴皮子利索,也是想著讓她知道白芸的真面目,長點記性,所以一直在旁觀。

可是顧喬喬卻對著白芸說出了這樣的話。

那麼他一夜的奔波,豈不是成了笑話?

秦以澤自然不能忍受。

他一把的拉住了顧喬喬的手,對著客廳里兩個話都插不上的民警冷聲道,「你們分局的人馬上就到,將這三個人帶走,是違法還是犯罪,我相信你們會弄得請。」

然後又對著褚成峰快速的吩咐,「剩下的交給你了。」

說著看都不看眾人,拉著面色大變的顧喬喬朝著他們住的房間大步流星的走去。

砰的一聲,關上了房門。

白芸聽到秦以澤的話,再也忍不住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他真狠啊,一點都不在意兩家的情分,竟然說讓她進局子就進局子。

她撲到了沈蔓茹的跟前,正要苦苦哀求,卻被秦奶奶凌厲的聲音打斷,「閉嘴。」

轉頭對著白父和白母沉聲道,「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明知道顧喬喬是我秦家的孫媳婦,竟然還敢下藥陷害,還敢偷拿我秦家的東西誣陷喬喬,你們這是欺負我秦家沒人嗎?」

老太太的聲音字字犀利,帶著滿腔的怒氣,也帶著悔意,她大意了。

怎麼會由著喬喬和這個蛇蠍心腸的女人在一起玩呢。

白芸看向沈蔓茹,哭的悲切,「沈阿姨,救救我,你平日里最疼我了,放過我這一回吧,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秦奶奶對著沈蔓茹冷冷的哼了一聲。

沈蔓茹此時也終於回過神來,看著眼前滴淚交加的白芸,眼裡都是震驚和不可置信。

這孩子過年才滿十八歲吧,怎麼心腸這麼毒,這麼多算計呢。

這一幕一幕的,都成了連環計了。

真的是太嚇人了。

她萬萬不能讓小雨在和她在一起了。

女兒單純,比顧喬喬還好騙,以後被賣了沒準都得幫人家數錢呢。

沈蔓茹雖然清高自傲,就算是依然看不起顧喬喬,但是此時此刻,卻知道該站在誰的身邊。

她冷冷的撥開了白芸的手,「白芸,你的心思太深,也太可怕了,以後別再叫我沈阿姨,也別來我家了。」

白母來到了秦奶奶的面前,哀求道,「老太太,看在我們兩家做了這麼多年鄰居的份上,這次放過小芸吧,她才上大一,這要是進去了,以後可怎麼辦?」

「你光想著你女兒怎麼辦,怎麼就沒想想我的孫媳婦真的被你女兒害了會怎麼辦,白家媳婦,做人不能太自私。」

秦奶奶的聲音不大,卻帶著冷意。

這是白母從來沒看到的。

而這個時候,分局的人也來了。

白芸和朱建國還有寧玉麗被帶走了。

白父和白母也跟著去了分局。

而秦家的客廳恢復了安靜,秦奶奶的臉色很冷,沒有看秦軒和沈蔓茹,對著有點懵的秦小雨說,「你大嫂買回來的東西是誰給弄亂的?」

「奶奶,是……」

「是誰?」秦奶奶驀然的提高了聲音。

「是我和白芸。」秦小雨嚇得趕緊回答。

「整理好。」

「是,奶奶。」

秦小雨連忙去收拾散落在地板上的羊毛衫和化妝品,小心翼翼的放到了袋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