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重生軍少辣嬌妻>第48章 在你眼裡,婚姻就這麼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8章 在你眼裡,婚姻就這麼兒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歷史穿越

秦軒的手裡是那一枚靜夜蟬。

今天發生的事情一件接著一件,讓他此時腦子裡依然有些混亂。

秦奶奶看著低頭沉默的兒子和兒媳婦,長嘆了一聲,眼睛裡帶著失望。

室內的空氣有些緊張,也有些壓抑。

好似有一塊大石頭一樣的壓在了秦軒和沈蔓茹的心頭,讓他們喘不過氣來。

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不過是一個女孩子,怎麼就攪動起了這麼大的風波。

秦奶奶看著兒子和兒媳婦,想著剛才顧喬喬的話,心裡湧上了一抹無力感和擔心。

「秦軒,我對你很失望。」

說道這裡秦奶奶用拐杖敲了敲地板,聲音不大,帶著一點嘲諷,「秦軒,我一直認為你滿腹經綸睿智沉穩,可是卻萬萬沒有想到,你和你的媳婦兩個人加一起都快一百歲的人了,竟然被一個十八歲的女孩耍的團團轉埃」

這話說的兩個人臉色漲紅,好像被人給打了一巴掌一樣。

尤其這話是從向來都溫和待人的老母親嘴裡說出來,更是讓他們無地自容。

「顧喬喬年紀小,見識少,白芸騙她我可以理解,可是你們竟然被騙成這樣,我真的理解不了。」

秦軒低著頭,確實不敢看老母親,說穿了今天這事在其他人的眼裡,他真的是蠢到家了。

「媽,對不起,我今天犯了糊塗。」

「不是犯了糊塗,是因為你們本來就對喬喬有成見,那孩子除了是農村來的,又哪裡不好呢,讓你們一旦有事,就聯合外人來針對她誣陷她?」

秦奶奶驀然的提高了聲音,「而且她再不好,也是我們秦家的人,是阿澤的媳婦,別說她沒拿那東西,就算是拿了,也要關上房門自己解決,可你們呢……」

說道這裡,秦奶奶站起來,用拐杖指著也跟著站起來的兒媳和兒媳婦,恨鐵不成鋼的說,「你們不相信自己的兒媳婦,卻相信白芸的話,然後跟著外人一起誣陷她,竟然還鬧到報警的地步,這是顧喬喬長了心眼,看出來東西在白芸那兒,否則,她是不是會被你們送進派出所?」

「媽,當時情形有點亂,不管如何,我都沒想過要報案的,我……」秦軒乾巴巴的解釋道。

「你什麼你,最後還不是來了民警,現在看著白家丟人,可你們比白家還丟人,兩個大學教授竟然聯合外人一起對付自己的兒媳婦,說出來都讓人笑掉大牙,你們丟的不是顧喬喬的臉,你們丟的是你們自己的臉1秦奶奶厲聲的訓斥道。

「媽,都是我的錯,我一會就給喬喬道歉去,您千萬不要生氣,氣壞了身子,兒子更是無地自容了。」

秦軒看著老母親激動的神情,顫抖的手,他是真的嚇壞了。

秦奶奶犀利的目光轉向了沈蔓茹,不輕不重的開口,「沈蔓茹,我知道你喜歡白芸,也想著讓她做你的兒媳婦,今天我鄭重的告訴你,就算是顧喬喬真的和阿澤離了婚,白芸這輩子也別想登我秦家的門1

「媽,我……」沈蔓茹難堪極了,她還從來沒被秦奶奶這麼指責過,而且出了這樣的事,她該有多蠢還會喜歡白芸啊,可她卻無法辯駁。

秦軒心下一沉,如果因為這件事兒子和兒媳婦離婚,秦老太爺不會輕饒他的。

而且,這樣愚蠢的他,在幾個兄弟面前都抬不起頭來。

「媽,他們不會離婚的。」秦軒急急的說道。

這事還沒到不可挽回的地步,喬喬那孩子心軟,自己拉下臉跟她道歉,肯定會雨過天晴的。

秦奶奶失望的看著兩個人,這兩個人因為對喬喬的成見,所以,根本沒看到那孩子變了。

變得和從前截然不同。

而今天的離婚的話,也不是氣話。

她知道,喬喬是認真的。

她長長的嘆了一口氣,一瞬間似乎老了好幾歲,她喃喃道,「我真後悔啊,就不該給你們時間去慢慢相處,也不該縱容你們對喬喬的慢待,阿澤本來就性子冷,在有了你們這樣的公公婆婆,喬喬對這個家,只會越來越失望,我甚至都不敢想象,在我沒看見的地方,你們是如何對待她的,我也錯了,我是家裡的長輩,卻讓顧大哥的孫女在這裡受盡了委屈,都是我的錯礙…」

秦奶奶拄著拐杖,推開了秦軒,步子有些蹣跚的朝著自己的屋子走去。

秦軒無力的跌坐在了沙發上。

沈蔓茹站在那裡,看著女兒怯生生站在一角,心裡也亂極了。

可是秦奶奶有一點說的對,他們被白芸利用去誣陷自己的兒媳婦,確實愚蠢之極。

這點理智她還是有的。

就算是去給顧喬喬道歉,也是她應該做的。

可是,假如顧喬喬沒有嫁進秦家,這前前後後的事情,又怎麼可能發生呢?

她知道這樣想不對,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而此時,秦以澤和顧喬喬的房間里。

顧喬喬的手一直被秦以澤抓著,手腕有些疼痛,她掙扎了半天,也沒脫離開好像鐵鉗一般的控制。

他的手心似乎帶著迫人的灼熱,而她的手有些涼涼的,這樣的反差讓她肌膚顫慄。

「放開我……」顧喬喬惱怒的低吼著,「很疼的。」

秦以澤聽到這話,倏然的鬆開了手。

手鬆開了,人卻逼近了,高大的身軀將顧喬喬控制在了門板的牆角,讓她感覺到呼吸都有些窒息。

秦以澤的薄唇抿成了一道冰冷的直線,眼角的寒光雖然一閃即逝,卻也讓顧喬喬身子顫抖了一下。

她強自鎮定,抬眸狠狠的盯著秦以澤,咬著紅唇,幾息之後,還是很沒出息的移開了視線。

秦以澤的胸膛起伏好似在呼吸吐納一樣,竟然連聲音都提高了,「結婚可以是條件,離婚也能成為一個條件,顧喬喬,在你眼裡,婚姻就這麼兒戲嗎?」

顧喬喬驀然抬眸,渾身如被雷擊。

婚姻是兒戲?

他憑什麼這麼說?

他有什麼資格這麼說!

她在最美的年華里愛上了他,愛的那麼刻骨銘心又那麼卑微。

她的愛情,始於秦以澤,卻終結與和他的婚姻,也終結與最美的時光。

而她的心,卻千瘡百孔無處安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