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重生軍少辣嬌妻>第51章 道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1章 道歉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歷史穿越

顧喬喬在聽到關門聲音的時候,終於反應過來。

不知道為什麼,她的臉騰地一下紅了。

羞惱的眼神死死的盯著木門,卻沒膽量去打開。

她本能的低頭看自己的胸口。

雖然衣服寬大,可是她知道那裡也是曲線曼妙的。

就好像兩個熟透的水蜜桃。

小嗎?

還擔心嚇到她?

什麼東西會嚇到她?

顧喬喬卻驀然的一愣,隨即羞憤的直咬牙。

如果沒猜錯,是那個意思嗎?

前世的她雖然不到三十就結束了生命,可是在那兒都是中年婦女的后廚里,那些女人們向來口無遮攔葷素不忌。

顧喬喬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心底升起了一絲羞窘,她覺得自己理解過度了。

如今的秦以澤才不過二十齣頭,他怎麼可能會想的那麼多?

說自己小,應該是年齡小吧。

顧喬喬壓制住了胡思亂想。

可卻還是有些詫異。

卻原來秦以澤除了冷漠之外,還有這樣的面孔。

但是不管什麼意思,卻和她再無關係。

同時心底瀰漫上了喜意。

真好埃

馬上就要和他離婚了。

從此之後,這所有的噩夢就會永遠的遠離自己。

顧喬喬腳步歡快的脫下了羽絨服。

集體供暖的西城區,中午的時候,室內溫度最高。

她的心裡開始認真的規劃著。

當務之急是多雕刻一些東西去御寶軒賣。

然後處理這裡的沒用的衣物。

能郵走的去郵局郵走,實在礙眼的統統扔掉。

清除好自己在這裡的痕,永遠的離開秦家這個鬼地方。

不過,帝都還是要來的。

畢竟她雕刻出來的東西,確實在這裡才可以體現出價值。

顧喬喬拿著手裡的幾個橄欖和核桃,滿臉都是憧憬。

就在這個時候,門被悄悄的打開了,一個袋子從門縫中遞過來,然後那隻小手又嗖的一下縮了回去。

是秦小雨,沒敢進來。

因為她發現,她的大嫂在剛才面對他們一家人的時候,很有些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架勢。

也許這個比喻不對,但是她也想不出更好的形容詞了。

不過她可不敢來觸霉頭。

畢竟他們都幫著白芸冤枉她了。

可她也沒想到,白芸竟然這麼恐怖。

顧喬喬不在意的掃視了一眼房門,很快就是陌路人了。

她才懶得搭理她呢。

然而。

沒等她完全的計劃好和抒發自己喜悅的心情的時候,又傳來了敲門聲。

是秦奶奶嗎?

想到這個老人顧喬喬心裡有些愧疚,不管前世還是今生,秦奶奶是真心將她當做孫媳婦的。

可她,這次是真的走了,再也不會回來了。

不過一想到秦奶奶健康的雙腿,她的愧疚就好了很多。

她快步的走到了門口,打開了房門。

然後,帶著笑意的神色,就凝固在了臉上。

秦軒和沈蔓茹。

這兩個人她一點都不想看到。

他們來幹什麼?

繼續指責還是遷怒於她順勢而為的報了案。

不過這畢竟是秦家,她顧喬喬也是有風度的。

她沉吟了一下,就從褲袋裡拿出了一張紙,遞給了秦軒,「我昨晚用核桃雕刻出了核雕,是一艘小船,賣給了御寶軒,這是發票,您看下。」

秦軒怔怔的接過了發票。

上面寫著御寶軒三個大字。

下面是名稱:輕舟已過萬重山。

價格,八百元。

秦軒的臉色漲紅,好像燙手一樣的將發票遞給了顧喬喬,看了一眼身邊的妻子,硬著頭皮說,「喬喬,我們兩個是來給你道歉的。」

道歉的?

還真稀奇埃

顧喬喬秀眉微挑,就讓開了門口。

秦軒和沈蔓茹走進來。

顧喬喬仔細的查看,卻發現秦軒確實帶著真誠,眼睛里也是悔意。

就好像有一年爸爸因為考試成績誤會了她,罵了她兩句,她躲到後院,後來爸爸滿村的找她,等看到她的時候,眼神也是這樣的。

可是沈蔓茹的眼底明顯的不甘願。

甚至有點遷怒的感覺。

不過也許因為秦奶奶的關係,也因為今天她叫囂的最歡,她壓制了下來。

甚至喬喬的目光。

這真的難得埃

顧喬喬的眼眸劃過一抹興味。

她收起了發票,靜靜的看著秦軒和沈蔓茹。

然後又微微的低下頭。

內心裡不屑卻又很期待。

沈蔓茹那人清高自傲,讓她跟她賠禮道歉,沒準心裡都罵翻天了。

但是面上還要維持著優雅。

她是不是以為她顧喬喬會不讓他們道歉,大度的原諒他們呢。

開什麼玩笑?

室內出現了短暫的沉默,秦軒率先打破了沉寂,言辭懇切的說,「喬喬,對不起,今天的事情是我的錯,我不但懷疑你,還冤枉了你,甚至寧可相信外人,也不相信自己的兒媳婦,我今天很愚蠢,所作所為不配為長輩,我很羞愧,也無地自容,所以我鄭重的和你道歉……」

不得不說,秦軒的道歉很真誠。

顧喬喬剛才還不屑和冷硬的心,竟然有了一絲絲回暖。

她唾棄與自己的心軟,可是卻控制不住眼底的霧氣。

兩輩子加在一起,她真的很委屈也很悲傷。

她不過是嫁給了秦以澤,可是為什麼就好像她做了十惡不赦大逆不道的事。

一個個,恨不得將她踩在泥里再也不能翻身。

秦軒和沈蔓茹,憑良心講,哪怕對她有對白芸的一半的一半好,哪怕對她有一點點的善意,她也不會從一個開朗愛笑的女孩在短短的不到一年的時間裡,硬生生的活成了一個卑微的怨婦。

她也是好人家的女兒,也是父母手裡的珍寶。

為什麼在他們的眼裡,竟然連一根草都不如呢?

此時的顧喬喬滿腹悲憤,卻不知道如何化解。

淚水滴滴答答的落在了地板上的時候,顧喬喬才驀然驚覺。

她轉過頭,抹去了淚水。

也沒刻意去遮掩。

畢竟也算歪打正著。

受了這麼大委屈的顧喬喬,過了年才十九歲,哭一哭太正常了。

不哭,才是不正常的。

果然秦軒更愧疚了,「喬喬,我和你婆婆不敢讓你馬上原諒我們,但是請給我和你婆婆一個機會,從今以後,再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