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53章 各方求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3章 各方求情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雖然依然有些沒臉見顧喬喬的感覺,但是這第一步還是要邁出去的。

而且,秦軒的心裡卻還是有一件事沒放下,他猶豫了一下,還是忍不住問道,「喬喬,你的核雕刻的就是小船嗎?」

說著拿出了一個核雕。

那也是一隻小船,不過和顧喬喬的比起來,卻還是有著很大的距離。

顧喬喬拿過了小船,打量了起來,功法稍顯粗糙,船艙的門的花紋也不對稱,船夫表情獃滯,比例也有些失調。

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埃

顧喬喬對自己的作品更有信心了。

她放下了核雕,「我刻的是小船,不過從船型還有人物都不一樣。」

「御寶軒直接給了你八百元嗎?」秦軒好奇的問道。

「沒有啊,一開始給的六百,我就猶豫了一下,沒想到看我猶豫,張老闆就又加了二百,然後我就同意了。」顧喬喬漫不經心的開口道。

「是張老闆,御寶軒的二掌柜?」秦軒不可思議的問道。

「我聽他這麼自我介紹的。」

秦軒此時的心好像貓撓一樣,這真是可惜啊,他竟然都沒看到顧喬喬雕刻的東西。

能讓人精張毅二次加價的東西,放眼帝都,還真沒有幾件。

據說張毅出價向來是一口價,不管是賣還是買都是如此。

因為他的價格詭異的接近對方的心理價位。

所以他在古玩圈子裡,還有一個名字叫「張一口。」

秦軒似乎忘記了秦家人和顧喬喬的不愉快,也許也是為了藉此緩和關係,他看著顧喬喬,聲音很有些痛心疾首,「喬喬,你那核雕,沒準賣虧了……」

賣虧了?

怎麼會呢。

顧喬喬不解的看向了秦軒,「不都說御寶軒童叟無欺嗎,怎麼會虧呢?」

她其實也覺得,這八百元真的不少了,尤其在這1986年。

這個時候,錢很值錢!

秦軒覺得和顧喬喬一時之間說不明白,他因為沒有看到實物,也實在不好肯定張毅是否坑了顧喬喬。

但是可惜的是,依照秦家和御寶軒的關係,只怕想都未必可以。

而張毅能買顧喬喬的東西,想來未必知道顧喬喬和秦家的關係。

顧喬喬看了一眼秦軒的神色,就知道他對自己的核雕很好奇。

不過她到沒有在意。

虧了就虧了吧,再說了,自己手速快,多雕刻幾個,就都回來了。

而且,和御寶軒也是要長期合作的。

而秦軒來不及遺憾,飯菜就做好了。

秦奶奶剛才就坐在了顧喬喬的身邊,安靜的聽兒子和顧喬喬說話,心裡也終於好受了一點。

不管以後如何,這終歸是一個好的開始。

餐桌上的氣氛很安靜,沈蔓茹沒滋沒味的吃著菜。

這才沒幾天啊,這嘴巴怎麼就養刁了呢。

總感覺自己做的菜好像不是沒放油,就是沒放鹽的。

她抬頭悄悄的看了一眼顧喬喬,卻詫然的發現,這孩子吃飯的樣子很好看。

低眉斂目,不快不慢,優雅而又怡然。

要不說呢,當一個人摘下有色眼鏡看一個人的時候,肯定是和從前天差地別的。

亦舒寫過,當一個男人不再愛他的女人,她哭鬧是錯,靜默也是錯,活著呼吸是錯,死了都是錯。

同樣的,一個人討厭一個人的時候,她笑也是錯,不笑也是錯,連走路的姿勢吃飯的樣子都是錯……

而此時的沈蔓茹卻又覺得她怎麼就妥協了呢,在她的心裡,這個顧喬喬調教十年都未必上得了檯面。

可如今……

她拒絕在想下去。

飯剛剛吃到一半,電話鈴聲就響了起來。

幾個人對視了一眼,秦軒示意秦以澤別動,他走到客廳接起了電話。

是白家老爺子打過來的。

懇求秦軒高抬貴手放了他不懂事的孫女。

並言稱會親自上門賠罪。

這話自然是假話。

白家老爺子身居高位,怎麼可能登門呢。

不過是一個說辭罷了。

秦軒其實在剛才就料到今天不會平靜。

他安靜的聽白家老爺子說完,就溫和而又不失強硬的開口道,「這事已經不是我秦家和白家的家事了,不管是違法還是犯罪,自有專門機構對他們裁決,我相信法律也相信公安。」

對方嚓掛了電話。

而隨後,又來了幾個電話,都是說情的,秦軒依然是和白家老爺子一樣的說辭。

不過秦軒在對待這些外務上,卻是清醒的很,輕言細語的和對方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講的一清二楚。

很是尊重事實。

而毫無意外的,對方在聽到秦軒的話之後,啞口無言。

秦軒不得不這樣做,否則,白家很可能會顛倒黑白,輕描淡寫的說成是孩子們之間的糾葛。

而他,也自然早就做好了準備。

顧喬喬到沒有想到事情竟然鬧得這麼大。

那些平素只在報紙上電視上看到的人,都當起了和事佬。

不過聽到秦軒委婉的拒絕後,顧喬喬倒是對秦軒這人有了一些改觀。

不過,這些,這秦家的一切,很快就和她沒有任何關係了。

想到這裡,顧喬喬的胃口出奇的好。

雖然飯菜的味道實在一般。

而秦家老太爺的電話,讓這頓晚飯匆匆的結束了。

先是秦軒被罵,然後是秦以澤,聽到老太爺中氣十足的罵秦以澤招蜂惹蝶的時候,顧喬喬深有同感,而秦以澤安靜的聽著,神色淡然如水。

老太爺罵夠了,才告訴秦以澤,明天帶著媳婦來軍區大院。

並且告訴秦以澤,這事的後續他秦以澤不方便插手,由他去和白家的老頭子斗。

然後才氣呼呼的放下了電話。

1986年的春節,卻註定不在平靜。

帝都的北城區。

這裡有一座不亞於秦家的大院子。

主體建築是二層樓房,屋檐上雕欄畫柱,四周是青磚壘就的高牆。

如果從空中俯瞰,會發現其實這一片是一個整體,但是卻被四道高牆給硬生生的切割開了。

而就在高牆大院內的一處院子里,竟然有一處暖房。

迎面而來一股濃濃的春意。

暖房大約有二百多平方,是長方形的,朝陽的一面是大塊的玻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