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重生軍少辣嬌妻>第55章 喬喬的手出了問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5章 喬喬的手出了問題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同人競技

而同一時刻,帝都的某醫院,羅老驚喜的將核雕握在了右手裡。

閉目冥想了一會,才不舍的將核雕放在了玉盒裡,對著羅帆說,「我相信這是喬喬雕刻的,她定是遇到了難處,張毅光是看到了核雕的巧奪天工,卻不知道這核雕還有其他的寶貝之處,我們先替喬喬收著,等有機會在說……」

「爺爺,我今天倒是聽說了一件事……」

「什麼事,說來聽聽。」羅振宇慈和的看著自己的寶貝孫子。

羅帆於是將今天下午聽到的關於白家和秦家的事情說給了羅振宇聽。

畢竟都是一個圈子的。

第一時間得知消息也很正常。

羅振宇聽到之後,氣的面色大變,恨恨的開口,「秦家的人真是愚蠢,竟然和外人一起陷害自己的兒媳婦。」

「嗯,我聽說因為顧喬喬是從農村來的,沈蔓茹一點都瞧不起她,想來私下裡喬喬的日子也不會好過到哪裡去。」

「農村人怎麼了,他秦家的門第和我們羅家差不了多少,你三嬸也是農村來的,可我們羅家上下待她多好……」

羅帆趕緊的勸道,「爺爺,可別生氣,秦奶奶是個明白的,她丈夫也是個乾脆果斷的,否則,就不會將幾個人送到分局去了。」

羅振宇自從被大師所救之後,對待人和事,都存有感激之心,所以聽到這事,尤其顧喬喬還是自家的救命恩人,自然很生氣。

他又叮囑了羅帆幾句,羅帆連連點頭。

羅振宇看著玉盒,目光卻露出了深思之色。

所有這些顧喬喬一無所知。

收拾好一切之後,她就回了房間。

通常這時候,秦以澤是不會和她待在一起的。

他會安靜的陪著秦奶奶看電視。

顧喬喬的心內依然難掩雀躍。

她是真的高興。

白芸是她心口的刺,如今看她百口莫辯的進了局子,顧喬喬心口的刺終於拔掉了。

秦家處理問題的態度讓她無話可說,而她也有錯。

愛上了不該愛的人,進了不該進的家,她也是咎由自齲

都說人貴在有自知之明,但是被爺爺慣大的她,確實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也幾乎不大明白門第懸殊的後果。

所以才在進了秦家不到一年的時間,看到那明顯的區別後,才越來越膽小懦弱甚至自卑。

也許因為太在意,所以才給自己套上了枷鎖。

其實,從前的她,不是這樣的。

是她愛的沒了自己。

不過,這些都是前塵往事了。

秦家沒了她,也就不會再有接下來的那些災難了。

秦奶奶依然健康,秦小雨依然活蹦亂跳。

而她也會很快的回到父母身邊。

這才是一別兩歡,各自安好。

顧喬喬洗漱好之後,秦以澤依然沒有回屋,她索性拿出了一枚橄欖果仁,帶著刻刀進了書房。

坐在椅子上,就像昨天那樣的活動了一下手指,然後閉目冥思了一下。

才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她準備在這橄欖上刻上十八羅漢,然後鑽孔穿線,可以當成一個掛件。

有信佛的人看到,自然是喜歡的。

她伸出手,就落下了刀。

卻在下一刻,倏然一驚,顧喬喬的眼睛一下子瞪大,看著似乎凝滯的手指,有些不相信的眨了眨眼。

隨後又用刀劃下去,但是手指依然紋絲不動。

而光滑的橄欖核沒有一點痕。

顧喬喬的心咚咚的狂挑起來,她的手為什麼忽然不能動了?

她臉色一下子變得慘白,難道她的手出了問題嗎?

不能動,是要成植物人了嗎。

顧喬喬不信邪的又拿著刻刀使勁的刻下去,依然停落在剛下刀的位置一動不動。

手不能用了嗎?

那麼,她豈不是成了一個殘廢?

別說給家人過好日子了,她沒準成了父母的拖累。

顧喬喬都要哭了,後背都驚出了冷汗。

倏然的放下了手的刻刀,趕緊的活動起來。

然後她震驚的發現,她的手指又能動了。

依然靈活的隨心所欲。

隨後的顧喬喬又實驗了很多次。

最終發現,她只要不用刻刀在核桃上或者橄欖核上雕刻,就一切正常。

而她將刻刀放在要雕刻的物品上的時候,詭異的似乎就凝固了時間。

可她手指的靈氣依然有。

按在自己的心口,都熱熱的感覺。

到底是怎麼回事?

老天這是在玩她嗎?

這也太不公平了。

為什麼要扼殺掉她賴以生存的雕刻技能呢。

隨即顧喬喬心神一凜,趕緊的摒棄掉了這個想法。

老天是公平的。

否則,她怎麼會重活一回呢!

誰都可以說老天不公平,唯獨她顧喬喬不能。

可是,到底是怎麼回事埃

顧喬喬欲哭無淚。

她焦躁不安的在書房裡來回的走著。

腦子裡也亂鬨哄的。

到底是怎麼了呢?

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匪夷所思之事?

顧喬喬懊惱的抓了抓頭髮,心裡後悔死了。

假如從此之後再也不能拿刻刀了,那麼她賣給御寶軒的核雕真的是虧死了。

要知道,那核雕上面還有靈氣呢,沒事拿在手裡把玩的話,對身體可是大有好處的。

她還想著給秦老爺子和秦奶奶每人雕刻一個呢。

因為她速度很快,幾乎是幾個小時就雕刻出一個。

她甚至會拿多少錢回家呢。

現在好了,別說速度了,就連一刀都刻不下去了。

顧喬喬苦苦的思索著。

不時的活動著自己的手腕。

而就在這個時候,腦子裡忽然靈光一閃,然後身體就僵住了。

難道……

她舉起了右手,如果說成功的將白芸踩倒在地,靠的確實是她的手。

白芸不會傻到偷拿秦家的東西,還明目張的放在了自己的褲袋裡。

就算是拿了,她也會早早的將東西藏起來。

沒錯!

那靜夜蟬是顧喬喬早晨的時候拿走的。

她想給白芸秦軒和沈蔓茹一個機會,放過他們,也放過自己,因為離開了秦家就再無交集。

她也會讓這一切都隨風而去。

假如她從御寶軒回秦家的時候,白芸閉嘴不提此事,也或者秦軒和沈蔓茹像秦奶奶那樣的無條件的相信她,她不會將靜夜蟬塞到白芸的褲袋裡。

也不會順勢而為的報了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