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重生軍少辣嬌妻>第56章 灌鋼法煉製的刻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6章 灌鋼法煉製的刻刀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都市言情

她會悄無聲息的將靜夜蟬放到多寶閣下面的一個夾縫裡,然後在幫他們找到。

雖然這樣做,有些不厚道。

可是,對待白芸,她做不到以德報怨。

上輩子的她愚蠢,做了丟秦家面子的事情,他們不相信她情有可原。

但是從除夕開始,她一日三餐盡心儘力,初一的時候更是拿出了看家的本領,她幫著秦以澤救人,還每天晚上按摩治好了奶奶的風濕。

這些難道不夠嗎?

不夠讓他們相信她善待她一次嗎?

就一次,她不多求。

可惜,沒有!

沒事還好,一旦有事他們就會馬上進入將她當成仇人的狀態。

所以,她必須給他們一個教訓。

否則,離婚了沒準也會潑自己一身髒水。

尤其還有白芸那唯恐天下不亂的人。

所以,她於電光石火之間,手隨心動,趁著白芸和秦小雨翻她的袋子,她生氣推開秦小雨的時候,將靜夜蟬塞到了白芸的褲袋裡。

最後的白芸自食其果。

顧喬喬怔怔的看著手,當時的手指可真靈活啊,就好像魔術師一樣的神奇。

還有那種可以將一切都掌控在手指上的感覺。

如行雲流水一般的美妙。

而她此時卻苦笑連連。

難道這是老天對她行為不正的懲罰嗎?

顧喬喬臉色肅穆,也逐漸的平靜下來,都說舉頭三尺有神明。

她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而她的手指是有靈氣的,自然不會贊同她的做法。

所以給她施以懲罰!

是這樣的嗎?

顧喬喬胡思亂想著。

如果真是這樣就好了,只是不知道懲罰的時間多長。

是一天還是兩天,也或者是一個月兩個月?

還有,到底是不是這個原因,顧喬喬不得而知。

她發愁的是,今天買東西花去了五百多。

如果一直不能雕刻,她目前所有的計劃都成了空。

顧喬喬站在書桌前,微微的抬頭,舉起了手,不死心的就要對著燈光再次的查看。

卻一下子愣住了。

透過手指的縫隙,秦以澤雙臂環胸斜倚在門邊,正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顧喬喬心臟突的一跳,她剛才沒有自言自語吧。

指縫裡的男子似乎有些好奇,她這舉著雙手對著燈光的樣子,到底是要做什麼。

所以,那平素深如幽海的眸子,今晚卻意外的清澈。

顧喬喬連忙的放下了手。

而秦以澤卻不給她反應的機會,不疾不徐的走進了書房。

低頭看著擺在那裡的刻刀,看了散落在書桌上的核桃和橄欖一眼,似乎瞭然了。

父親說顧喬喬雕刻的核雕雖然看著是高價,可沒準被張毅給坑了。

不過可惜的是沒看到是什麼樣子。

卻也無法做判斷。

但是話又說回來,真被坑了,也只得忍著。

他回眸看向顧喬喬,「如果你以後想要出手核雕,我可以給你介紹一家古玩店,是我的戰友家裡開的,價格也很公道。

顧喬喬詫異的抬眸,他這是什麼意思?

她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說什麼。

而秦以澤說完話之後,便不再看她,而是低頭看著那擺在小箱子里的一樣樣的刻刀。

越看神色越鄭重。

最後他頭也沒抬的問顧喬喬,「我可以拿出來看一看嗎?」

可以嗎?

還是不可以!

這樣有禮貌的秦以澤穿著白色的高領毛衣,筆直修長的雙腿包裹在黑色的西褲里,身姿如松柏一般的挺拔。

可是燈光下的他,卻猶如一方美玉,溫潤而又清貴。

而他當真是君子。

他雖然近距離的看著,但是在顧喬喬沒有同意前,卻沒有伸手去拿。

顧喬喬說不出心裡的滋味,禮貌其實也代表著疏離。

不過她還是點點頭,「可以。」

秦以澤慢悠悠的拿起了一把個頭最大的刻刀,仔細的看起來。

也許男人天生就喜歡這些刀劍類的東西吧。

反正,秦以澤的神色和溫和,不過眼底卻還是帶著一絲興味。

半晌才放下了刻刀,難得的開口贊道,「這不是雕刻師常用的白鋼刀,這刀應該是用特殊的鐵石用灌鋼法煉製而成,刀鋒泛著寒光,少說也有三百年了,說它削鐵如泥並不誇張……」

顧喬喬心裡自然知道爺爺的這套刻刀肯定是有年頭的,也許還是有歷史的。

不過爺爺卻沒有對她提太多。

而今天秦以澤說的這些,她其實一點都不懂。

沒想到他懂得這麼多,竟然還知道什麼灌鋼法,他是怎麼看出來的呢?

不過顧喬喬眉頭卻微微的蹙起,上輩子她的這套刻刀去了哪裡呢?

假如是秦以澤得到,她相信依照他的品性,是會想方設法的送到自己的手裡的。

畢竟,按照他剛才的說法,他是知道這套刻刀的價值的。

斷然不會貪了他的東西的。

可是到死她都沒有看到。

想到這裡,她淡淡的開口,「爺爺給我的時候,沒說那麼多。」

秦以澤倒也沒有意外,他看了一眼顧喬喬,想起了今天的事情,他緩緩的開口,「雖然我的父母已經道過謙了,但是我還是想和你說一聲對不起。」

顧喬喬勾了勾嘴角。

今天也許是她活到現在,收到的道歉最多的一天吧。

好笑嗎?

其實真的好笑。

上輩子的她是真的被那些人欺負的很慘,卻沒有人和她說一句對不起。

但是這輩子,只是稍微的動了點心眼,卻得到了那麼多的愧疚。

她有些迷惑。

卻似乎也知道,做人其實最難。

這個世界也許就是這樣吧,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的,最後的最後,誰又能說得清呢。

她倏然的想起了有人和她說的話,一個人只有自立自強的時候,別人才會尊重你。

她現在不在渾渾噩噩的,腦子清明,知道自己要什麼,不要什麼,是不是就是他所說的自立自強?

然後得到了人的尊重。

顧喬喬看了一眼秦以澤,眸光清涼,「都過去了,我不會放在心上的。」

「明天太爺爺還會問你這兩件事的經過,老人家嫉惡如仇,極是護短,但也恩怨分明,你不用特意為爸媽他們粉飾,實話實說就好。」

顧喬喬心裡不以為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