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第59章 破繭成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59章 破繭成蝶?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女生小說

今天要去老太爺那裡,沈蔓茹讓她和秦以澤早點去,別耽誤了時間。

所以等兩個人出來的時候,還不到八點。

誰也不知道,昨夜竟然下了一場雪。

此時大地一片銀白。

很多家都沒來得及清掃門前的雪。

今天的陽光很燦爛,映照在皚皚白雪之上,有些刺人。

顧喬喬開心的眨了眨眼睛,嘴角不自覺的彎起。

秦家距離公交車站大約有幾分鐘的距離,兩個人踩著路上的積雪朝前走去。

秦以澤的眼睛略帶危險的眯了眯。

顧喬喬前後的反差太大。

尤其是除夕前後。

根本就是兩個人。

也不對,應該說是三個人。

在他的印象里,和他結婚之前的顧喬喬性子很開朗,很喜歡笑,笑聲也很好聽。

書上形容的那種銀鈴似的聲音,他以前覺得只是存在於書本里,但是,後來他才知道,世上真有人可以笑得這麼好聽。

而她看人的目光也是大膽而又直接。

好似所有的情緒都表現在那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里。

而他因為有著這樣一副好皮囊,女孩子喜歡他是輕而易舉的事兒。

所以面對顧喬喬毫不掩飾的愛意,他很平靜。

雖然和她談了那麼多,可她還是非他不嫁。

也許是不忍打碎她臉上的明媚的笑容,在加上當時顧爺爺無奈而又堅決的說辭。

最後他點頭同意。

沒想到隨後已經痊癒的顧爺爺竟然於睡夢中悄然離世,一年後,在顧喬喬滿十八周歲的時候,他們直接領證,一個月後就舉行了婚禮。

他走的很匆忙,甚至來不及和家人以及她道別。

幾個月後,他率領的獵豹中隊成功的將某國潛伏進我國的特務組織連根拔起,並藉此在邊境成功的掌握了主動權。

為後來的談判打下了堅實的基矗

隨後,他再次回到了帝都。

幾個月音信皆無,家裡人也早已經習以為常,可是沒想到顧喬喬的反應那麼大。

也許是第一次經歷吧。

他沒解釋,因為這是顧喬喬自己選擇的,他要讓她習慣甚至接受。

說他無情也好,說他冷漠也罷,他覺得,人都得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可是他沒想到幾個月不見,顧喬喬竟然變化那麼大,不敢正眼看人,臉上總是很愁苦,總是獃獃站在一個地方,似乎看不到奶奶和母親忙碌的身影。

臉上再也沒有了笑容,看起來略帶壓抑。

唯一不變的就是她看到他時,眼裡滿滿的愛意。

雖然是休假,但是他的事情卻很多,每天早出晚歸的,看到顧喬喬的時間也很少。

然後就是除夕那天,其實他並不是去見同學,他要去指揮部和上級彙報工作。

可是那天她跟瘋了一樣的阻止他出去,本來是喜慶的除夕,顧喬喬卻哭得歇斯底里,並用死亡來威脅他。

他淡漠的轉身,卻沒有想到,顧喬喬竟然真的朝著牆壁狠狠的撞過去。

他都沒想到顧喬喬竟然有著這樣的勇氣和力氣。

如果不是他反應快,攔了一下,顧喬喬的額頭絕度不會是僅有青紫而已。

隨後,母親急火攻心昏過去了。

而顧喬喬也處於昏迷狀態。

隨後都送去了醫院。

母親很快的醒來了,可是顧喬喬卻依然陷入昏迷中。

檢查的結果是一切正常,連輕微的腦震蕩都沒有。

但是,就是昏迷不醒。

主治醫師最後的說辭是,這是病人受到刺激時的自我保護,也算是一種休眠。

所以,又帶著她和已經醒過來的母親回了家。

等他彙報完工作回家的時候,就看到了一個破繭成蝶一般的顧喬喬。

眼裡在沒有一絲愛意,看他的眼神有些幽遠和蒼涼,還有恨意。

說話不在支支吾吾,而是不卑不亢,站在那裡,猶如寒冬綻放的梅花,也如雨後的青竹,清冽而又帶著獨屬於顧喬喬的那種風骨。

她不在討好他,也不在討好他的家人,除了奶奶,她似乎沒正眼看過其他人一眼。

他甚至沒有聽到她像前幾天那樣喊他的父母為爸媽。

直到今天為止,記憶里那種明媚的讓人不忍直視的笑容再也沒有了。

她的笑容很淺很淡。

似乎一陣吹來,就會將笑容吹散。

隨後,她就多了秘密。

而她的秘密,似乎是她的一個世界,她將門關的死死的,無人可以窺探。

整個人也似乎脫胎換骨了一般。

和白芸的爭鬥中,將白芸壓得死死的。

但是卻聰明的將自己置身在道德的最高點。

並選擇在這樣的時機再次提出離婚。

當看到顧喬喬是認真的時候,他痛快的同意了。

本就無愛的婚姻,在婚姻的另一方連陪在她身邊的時間都很少的時候,不如放手。

這樣,他會少了一份牽挂。

而他,也會在離婚的時候,給他補償的。

畢竟,是他娶了她。

想到這裡的秦以澤看著前面腳步輕快的顧喬喬,漆黑的眸子一片暗沉。

而此時此刻的顧喬喬不知道秦以澤竟然在琢磨她,她的心情極好,猶如飛出牢籠的小鳥一樣。

所以,看秦以澤也順眼了許多。

下了公交車之後,乖巧的跟在他的身後,朝著軍區那威武的大門走去。

這裡她還真的是第一次來。

例行的登記完之後,和秦以澤朝著馬路盡頭的那棟三層小樓走去。

站崗的士兵真多埃

有的樓房前,都有一個類似電話亭的小崗樓,那裡也站著身姿筆挺的軍人。

這裡戒備森嚴,進來的人,會不由自主的有了一種肅穆和神聖莊嚴之感。

右邊的空地是一個大操場,昨夜的大雪早就掃的乾乾淨淨了。

路上也同樣如此。

積雪並沒與運出去,而是整整齊齊的堆成了雪牆。

長方形的線條筆直分明。

顧喬喬難掩好奇之色。

她在北方長大,是看著雪長大的。

卻沒有想到,這雪還可以沏成雪牆。

帝都馬路上的雪,掃完之後,是都運走的。

不過,像這樣的大雪,以後是越來越少的。

這一路上,也遇到了很多熟人,秦以澤禮貌的打著招呼。

卻沒有停下腳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