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第60章 打一巴掌給個甜棗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0章 打一巴掌給個甜棗嗎?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女生小說

顧喬喬只負責微笑就可以。

很快的,到了秦家老太爺的小樓。

室內簡潔樸素,和秦家的老宅截然不同。

不過室內很溫暖。

只有一個負責採買和做飯的小兵。

畢竟這裡只有老爺子一個人住,真的是簡樸的不能在簡樸了。

這是顧喬喬沒有想到的。

都說人老了,特別喜歡熱鬧和享受天倫之樂,但是老爺子顯然不是這樣。

他更喜歡的是清凈。

所以獨自住在軍區大院里。

不過看到秦以澤和顧喬喬進來,老太爺還是很開心的。

圓臉的小兵大約有十七歲,長了一個笑模樣,好奇的打量了一眼顧喬喬,就麻溜的將茶水放在了茶几上。

老太爺吩咐道,「將冰箱里的魚肉和大蝦都拿出來。」然後又不客氣的對顧喬喬說,「喬喬,今天你做午飯,太爺爺想吃你做的紅悶大蝦和糖醋魚。」

這話讓顧喬喬愣了一下,隨即笑了,「好的,太爺爺。」

說著就要起身跟小兵走,沒想到被老太爺一擺手攔住了,「有小濤給你打下手,不著急,來,跟太爺爺說說,初三和昨天的事情……」

顧喬喬看了一眼秦以澤,對方緩緩的開口,「實話實說就好。」

於是顧喬喬語調平穩的和老太爺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邊。

沒有添油加醋,也沒有什麼過多的個人情緒,似乎在講述著和她毫不相關的事情。

其實,這也是因為顧喬喬確實放下了。

她好不容易重來的人生才剛剛開始,不會讓自己陷入痛苦和仇恨之中。

老爺子泛著精光的眼睛,打量了一下顧喬喬,心裡暗暗的點頭。

卻也還是有些疑惑。

不過這些疑惑不足以讓他糾結過多,他也沒有再罵秦軒和沈蔓茹。

他對著顧喬喬開口道,「喬喬,你的公公婆婆固然可恨,可你識人不清,錯把豺狼當綿羊,也是大忌,就算不在秦家,你總要去面對這個社會,沒人會去手把手事無巨細的教你如何做人,所以唯一可以依靠的是你自己,從前糊塗可以說是年少不經事,但是以後遇到類似的事情,卻要多分析,長個心眼,人總要經歷過了,才能一點點的長大,你是個好孩子……」

顧喬喬坐在了沙發上,她以為老爺子會幫她罵一頓秦軒和沈蔓茹好表明自己的立常

因為很多老人都是這樣做的。

可是,老太爺卻似乎是在教訓她,不過口氣很溫和,最後也誇讚了她。

這算是打一巴掌給個甜棗嗎?

不過相對比較起來,她還是喜歡聽老爺子的訓斥。

人生本來就像老爺子說的這樣,沒人會一直扶著你走路,也沒人手把手的教你做人。

能依靠的還是自己。

總要擦亮一雙眼睛,多長几個心眼,才會讓自己的人生少些波折。

「太爺爺說的對,我記住了。」顧喬喬真誠的開口說道。

秦以澤略帶詫異的掃視了一眼顧喬喬,沒想到她竟然很虛心。

秦老太爺笑眯眯的剛要說什麼,門口就傳來了女孩大刺刺的聲音,「太爺爺,我來了……」

顧喬喬一愣。

隨即看向了門口。

然後就看見初三那晚看到的女孩嬌俏的笑著走進來。

好像是叫林清歡吧。

後面跟著的那人她昨天剛剛見過,是褚成峰。

林清歡顯然是經常來,而老爺子對她似乎比對秦小雨還慈愛一些。

竟然由著林清歡拉著他的胳膊撒嬌。

顧喬喬神色淡然,懶得去看林清歡的惺惺作態,眼底劃過一抹譏諷。

這老太爺也是一個糊塗的,難道他不知道林清歡醉翁之意不在酒嗎?

不過,這和她可沒有一點關係。

秦以澤這塊肉骨頭,誰愛啃誰啃,只要不怕咯牙就好。

林清歡坐在老太爺的身邊,看著顧喬喬,竟然和白芸一樣的稱呼起了嫂子,她笑得面如春花,「嫂子,我們初三那晚見過,我是林清歡,你記得嗎?」

本以為顧喬喬會順勢接下話,說她記得,卻沒有想到顧喬喬竟然直接搖頭,「我這人對見過一面的人一般都記不住,所以我真的忘了。」

褚成峰驚訝的看著顧喬喬,似乎也沒有想到顧喬喬竟然這麼直接。

林清歡的笑容凝固在臉上只有一瞬,才調皮的眨眨眼,「那一回生二回熟,現在肯定記得了吧。」

「那是自然。」

林清歡似乎是不經意的看著秦以澤,眸光微閃,「阿澤,明天有個聚會,你和嫂子一起來吧。」

一直低眉斂目喝茶的秦以澤微微的抬起了眼眸,眼底劃過一抹不耐和厭煩。

林清歡的臉皮是變厚了,還是真的想通了?

他真的無法確定。

但是,有一點,他對她那僅有的一點好印象,隨著那天林清歡的表白而煙消雲散。

視線掠過眾人,看向窗外,這時候,應該去和褚成峰打球去。

只是顧喬喬……

算了,改日再說吧。

秦以澤慵懶的朝後沙發的後面靠去,「明天我有事。」

「真的假的?」褚成峰怪叫道,「你沒幾天就又走了,和我們聚一聚,就這麼難嗎?」

秦以澤睥睨了一眼褚成峰,「真有事。」

林清歡掩饒失望,親熱的看著顧喬喬,「嫂子,你去吧,聽褚成峰說你唱歌可好聽了,我們好多人都想聆聽你的歌聲呢……」

顧喬喬覺得煩躁。

以前看不懂這明修暗道暗度陳倉的把戲也就罷了,如今看明白了,就覺得真膩味。

跟肥肉一樣的膩味人。

顧喬喬站起來,「秦以澤不去,我也有事,而且會唱歌的人到處都是,實在不應該大驚小怪才是。」

說完看著老太爺,「太爺爺,我去廚房看看,有些東西小濤不知道怎麼處理。」

說著,顧喬喬就站起來,目不斜視的朝著廚房走去。

林清歡的身子僵了一下,不動聲色的攥了攥手,看秦以澤和褚成峰還有老太爺說話,她笑了,「太爺爺,我去廚房幫嫂子。」

「去吧去吧。」秦老太爺揮揮手,不過眉頭卻皺了皺。

總覺得,今天的林清歡和往日有點不一樣。

可別又是一個白芸埃

不過應該不會吧,因為在她出國前,自己問過她是不是對阿澤有意思,當時這丫頭可是堅決否認,並且毫不猶豫的出了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