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64章 不但傾家蕩產,還要負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4章 不但傾家蕩產,還要負債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她現在想的是趕緊出手,然後回去好好的睡一覺。

於是顧喬喬拿出了橄欖掛件遞給了沈老。

沈老接過來,眯起眼睛看了一會,千錘百鍊的心,卻還是有些震驚。

這是好東西。

握在手裡的時候,竟然有絲絲縷縷的暖意,讓他陣陣作痛的胸腔好受了許多。

雖然他一生清貧,但是卻不代表他不懂古玩。

而且最重要的是,這東西合了他的眼緣。

沈老沉吟了一下,從中山裝的上衣口袋裡掏出一紙包,遞給了張毅,「這是我戴了幾十年的玉佩,是我娘留下來的,四六年的時候,替我擋了一顆子彈,五幾年的時候,又替我擋了一刀,我以為會陪我到死,可昨晚卻忽然的碎裂了,都說御寶軒修補技術帝都一流,你試一試吧,能修就修,不能修就算了。」

張毅震驚的打開了紙包,顧喬喬瞄了一眼,卻驚訝的發現,那玉佩竟然碎成幾十塊,這還能修補嗎?

「沈老,我一定盡最大的努力修補,但是想還原不可能了……」張毅神色鄭重,實話實說。

沈老不在意的一揮手,「沒事,儘力就好。」

然後看著顧喬喬,直截了當的說,「小姑娘,這東西我看中了,你想賣多少錢?」

顧喬喬沉吟了一下,「家裡人說最低三千八……」

「額的個親娘啊,你咋不去搶呢,三千八,這麼小個東西竟然要三千八,那大門外地攤上十塊錢可以買一大把,三千八,可以買幾萬個包子勒……」

沒等沈老說話呢,一旁端著保溫杯的勤務兵,瞪著兩個牛眼睛,操著魯地的口音,不可置信的看著顧喬喬。

「你看到那小青花瓶沒,你給三萬個包子,你問問老闆,他換不換?」顧喬喬指著一個擺在多寶閣上的一個小瓶子問道。

眾人一起看向張老闆,張毅一攤手,表示他很無辜。

「我給你十塊錢,你不用一把,你買回一個這十八羅漢來,今天這掛件我就白送給你。」

顧喬喬雖然沒生氣,但是心血凝結的作品被人這樣貶低,還是不舒服的。

「額的個親娘唉,你這小姑娘不但漫天要價,還牙尖嘴利,好男不跟女斗,我讓著你。」

說完,對著沈老眨眨眼,似乎示意沈老不要上當。

要知道,他的津貼一年還不到三百呢,又不是玉佩,竟然敢要這麼高價。

肯定是看沈老好騙呢。

可惜,沈老沒接收到勤務兵的眼神,而是哈哈的笑了幾聲,看了一眼手裡的橄欖掛件,問勤務兵,「咱們還有多少存款?」

勤務兵本能的捂住了斜跨的軍用挎包,警惕的說,「么有多少了……」

「沒多少是多少?」

「也就千把塊……」勤務兵的聲音有點低。

「準確數字1沈老的聲音有些凌厲。

「1892.731勤務兵立馬答道。

「……」沈老猶豫了一下,眉頭皺了皺,不過還是將橄欖掛件遞給了顧喬喬,「可惜,差的有點多。」

然後對著勤務兵說,「好了,這回存款保住了,高興了吧。」

小兵嘿嘿的笑著,嘴裡碎叨叨的,「這錢可是咱們全部的身家,您要是買了那個小東西,咱們喝西北風去……」

顧喬喬怔住了。

看張毅的畢恭畢敬,她就知道這人身份跟地位絕對不低。

這樣的人,全部身家只有這麼點錢嗎,誰信呢?

開什麼玩笑呢?

可是看到沈老乾脆利落的朝著大門走去,一邊走還一邊咳嗽,那個小兵也端著水,亦步亦趨的跟著。

顯然那水應該是止咳的水吧。

眼看著就要消失在大門外,顧喬喬腦子裡一熱,開口喊到,「沈老先生,等一下……」

說著朝著門口疾步走去。

沈老停下腳步,疑惑的看著顧喬喬,「啥事啊丫頭?」

顧喬喬將手裡的橄欖掛件遞給了沈老,「存摺給我吧,我同意了……」

小兵一把的捂住了挎包,悲憤的說,「這是首長的葯錢,俺不給你這個奸商。」

「你說誰是奸商呢,我這是勞動所得,怎麼就成了奸商了?」

顧喬喬沒好氣的說道,「你在不給我,我可要後悔了。」

沈老看著顧喬喬,犀利的眼神有些暗沉,「可你不是虧了嗎?」

「是虧了……」

沈老再次的將掛件接過來,手心裡又傳來了熟悉的暖意,他不再遲疑,對著旁邊的小兵說,「將存摺給這丫頭,再打個欠條。」

他不能占這個便宜。

「額的個親娘啊,首長啊,我們不但傾家蕩產,還要負債纍纍嗎?」

沈老樂了,讚許的拍了拍小兵的肩膀,「不錯,這成語用的好,很恰當……」

「可是……」

「沒有可是,這是命令1沈老的氣勢忽然嚴厲起來了。

小兵一臉悲憤的拿出了存摺,又打了欠條,沈老簽了字,然後小兵不甘願的將這兩樣遞給了顧喬喬,小眼刀子飛的嗖嗖的。

顧喬喬嘿嘿一笑,打開了存摺,隨意的問道,「密碼呢?」

「後面有,1234561

小兵沒好氣的開口道。

顧喬喬本能的看了一眼那存摺上的名字,沈瑜。

好熟悉的名字埃

欠條上也是這個名字。

顧喬喬皺了皺眉,卻忽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存摺,又看了一眼已經戴上老花鏡仔細看掛件的老人一眼。

掩去了心裡的驚濤駭浪。

悄悄的深吸了一口氣,問小兵,「這錢我能取出來嗎?」

「當然能啊,難道俺們還會騙你不成?」小兵氣呼呼的說道。

顧喬喬一想,也對啊,同名同姓的多了去了,於是也不矯情,利落的看了一眼欠條,期限是一年後。

會直接轉到存摺上。

本想將欠條還給沈老,轉念一想,假如沈老真的是像大家說的那樣公正廉潔,他肯定不會佔便宜的。

況且,沈老一點都不吃虧。

還應該說是他命好。

「沈老,這掛件您回去就戴上,別離身,相信我,對您只有好處沒有壞處。」顧喬喬不放心的叮囑著。

沈老看掛件的繩子,是用很結實的絲線編成的,在橄欖處打了一個結,於是點頭,「謝謝丫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