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軍少辣嬌妻>第65章 他的夫人怎麼可能像小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5章 他的夫人怎麼可能像小姑

小說:重生軍少辣嬌妻| 作者:喬一水| 類別:

然後轉頭,大步流星的走出了門外。

顧喬喬將欠條放在了存摺里后,直接放進了羽絨服的口袋裡。

「丫頭,恭喜埃」張毅笑眯眯的在顧喬喬的身後說道。

「同喜同喜。」

張毅失笑,卻還是很遺憾。

看著顧喬喬說完就走的樣子,就知道,這丫頭以後再也不會來這裡賣東西了。

哎呀……

張毅捂住了胸口,感覺很痛心埃

而在顧喬喬快步的走出御寶軒的時候,從一輛黑色的小轎車裡,下來一位鬚髮皆白的老人。

拄著拐杖,神色威嚴的看向御寶軒的大門。

竟然是御寶軒的顧老爺子。

他的視線掃視了一眼大門口,卻忽然全身都將僵直住,似乎這一刻血液都凝固在了一起。

驀然瞪大的雙眼看著一個穿米黃色羽絨服的小姑娘從御寶軒的大門走出來。

那面容,赫然和他的夫人相差無幾。

一時之間,好像所有的聲音都已經遠去,他感覺到心跳加快,呼吸急促,嘴裡竟然有咸腥的味道。

一口血噴出來,老爺子直直的朝著後面倒去,僅存的理智告訴他,那不是他的夫人,他的夫人怎麼可能像小姑娘一樣年輕。

可是……

不等他想清楚,就陷入了無邊的黑暗之中,眼前閃過玉娘滿是恨意的雙眼。

隨後,他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顧喬喬一門心的朝著附近的儲蓄所奔去,就沒有看到御寶軒門口的混亂。

她順利的取出了五百元,美滋滋的將存摺又小心的放在了口袋裡,然後坐上公交車回了秦家。

如果她沒有猜錯,沈瑜就是那個沈瑜。

她也知道,沈老之所以寫下欠條,就是不想欠人情,甚至連價都沒還。

也是不想和她有牽扯。

畢竟身居高位,凡事總要小心的。

顧喬喬也沒那麼大的臉去攀附沈老。

所以她毫無負擔的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而醫院裡,張毅一臉凝重之色的看著搶救室的大門。

心裡卻早已亂成一團。

看著目光閃爍的顧城,還有他的兩個兒子,張毅知道,假如顧老當家的真的在沒找到親生兒子前就去了,這顧家,只怕是真的落在顧城母子的手裡。

那個名義上的二夫人,可不是一個善類。

那麼,這傳承了幾百年的顧家,就徹底的煙消雲散了。

而他,沒有任何立場來保住御寶軒和顧家。

想到這裡,張毅就很悲痛,那個從來沒見過面的大少爺如今也過了六十了。

肯定是兒孫滿堂。

但是,為什麼就找不到呢。

想到這裡,張毅卻神色一凜,平常的時候,他不會想到這一點,但是在顧老當家生死存亡的那一刻,張毅卻忽然想,那個住在北山的二夫人,真的會甘心由著老當家的找大夫人和大少爺嗎?

這裡,她到底動沒動手腳?

張毅內心思緒翻騰,面上卻又不動聲色。

他眼角的餘光,一下子看到了顧城的兩個兒子竟然對視一笑,隨後又若無其事的移開了。

張毅心裡暗恨,這些白眼狼,享受著顧家的一切,卻時刻都盼著老當家的去死。

然後好霸佔老當家的家產。

張毅以前提過一次,被老當家的警告之後,就再也不提了。

後來他才想明白,老當家的和顧城有著五十多年的父子親情,他確實多嘴了。

可是看到顧城看不出真假的悲痛神色,他只感覺一陣頹然和無力。

但願,老爺子能化險為夷,躲過這一劫。

晚上的時候,顧喬喬才終於醒過來,伸了伸懶腰,感覺渾身舒爽,好似重新活了過來一樣。

這一伸懶腰,才發現肚子餓得咕咕叫,一看時間,竟然都晚上七點鐘了。

趕緊的爬起來,洗了一把臉,走出了房門。

秦奶奶已經扔掉了拐杖,坐在沙發上和秦以澤說話。

秦以澤的樣子似乎有些疲憊,這人一直精力很旺盛的樣子,這樣子的他真的很少見。

不過儘管是這樣,依然耐心的和奶奶在說話。

顧喬喬也發現了,在這個家裡,秦以澤對奶奶最親,其次是小雨,然後才是秦父和秦母。

秦奶奶看到喬喬出來,連忙開口說,「我們都先吃完了,就差你和阿澤了,正好你們一起吃……」

顧喬喬點點頭,就要去廚房,秦小雨卻歡快的端著兩個盤子走出來,「大哥大嫂,快來吃飯……」

這聲音叫的那個順啊,顧喬喬簡直無語了。

這秦小雨心大,白芸臉皮厚,難怪兩個人可以好成那樣呢。

不過顧喬喬自然不會煞風景,重回之後,她的願望就是高高興興堂堂正正的離開顧家。

而不是上輩子猶如喪家之犬一般。

顧喬喬看著小雨,「謝謝你了小雨。」

她自己都沒想到,竟然可以這麼心平氣和的與秦小雨說話。

而秦小雨離她很近,崇拜的看著顧喬喬,「你的手真巧,對了,你回來就睡覺,我都沒來得及問你那十八羅漢賣掉了嗎?」

秦軒也跟著問。

顯然很關心。

顧喬喬知道,秦軒不是關心錢,而是關心掛件的價值。

被他認同的掛件,如果沒有相應的價位,他心裡肯定覺得被怠慢了,肯定會升起一種義憤填膺的感覺。

於是顧喬喬點頭,「比您說的還多了將近一百元。」

「那就好,那就好。」

「大嫂,你真厲害1

秦軒笑了,扶了扶眼鏡,「還算御寶軒識貨。」

「沒賣給御寶軒,賣給別人了,今天也不知道張老闆抽的什麼瘋,連看都不敢看,就告訴從此之後不收我的東西。」

秦軒張大了嘴巴,愣愣的看著顧喬喬,「他真的這麼說的?」

顧喬喬點點頭,不在意的開口,「以後他就是想收,我都不會給他的,言而無信的小人。」

秦軒目光閃爍了一下,和自己的母親對視了一眼,卻不知道如何開口。

一直沉默的秦以澤忽然開口道,「你如果想找一家穩定的,我可以一會就帶你去。」

顧喬喬一怔,凝眸看向秦以澤,幾息之後才搖頭說,「不用了,我最近都刻不了東西了,太累了,體力透支,手指不穩,刻出來也不好看。」